Saturday, October 31, 2020

“除非颁布紧急状态否则无法阻选举” 慕尤丁呼吁选民“自己小心”


 上星期,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在与数位马来统治者经过商讨之后,一致拒绝慕尤丁政府所提出的颁布紧急状态的建议。

然而,在事隔一个星期后,慕尤丁首次通过网络直播时开腔提及颁布紧急状态一事,称由于宪法规定,因此砂拉越州选和三脚石补选是势在必行举行。

他指出,就算选委会、卫生部和他自己都担忧,即在疫情期间若办选举将导致新冠肺炎疫情恶化,但除了颁布紧急状态之外,国盟就别无他法必须依法举办选举。

他表示,来临的三脚石国席补选将在12月初举行,而砂拉越州选也随时可能到来。

他引述《联邦宪法》及《砂拉越州宪法》指出,议席悬空或议会解散60天内必须举办选举。

他说:“今天我主持了国家安全理事会的特别会议时,选委会秘书向我提出,指很多选举官员为三脚石补选的执勤深感担忧,因为他们害怕感染冠病。”

“此外,卫生总监(诺希山)也向我汇报表示,若砂拉越州选必须举行,他担忧砂拉越内陆地区的卫生设施不完善。”

“因为诺希山担心,此举将无法负荷选举后可能出现冠病确诊案例激增的情况。”

另一方面,他也表示,由于砂拉越整个州属的面积很大,因此前线人员及公共卫生相关的资源分配也将面对极大挑战。

“如果选举后爆发疫情而颁布限行令,经济冲击及政府的开销也非常可观。”

“尽管如此,但根据联邦宪法规定,我们必须要举办选举,所以我们又能做什么?”

“除非根据宪法第150条文,在三脚石及砂拉越颁布紧急状态,我们才能暂缓这两场选举,直到2019冠病疫情结束。”

“但是,若因为某些理由无法暂缓选举,我只能呼吁三脚石和砂拉越的人民,你们就小心吧!”

“自己照顾自己,如果选举来临,就遵照SOP和严守纪律。”

网恋半年 初次见面即开房 女郎珠胎暗结要渣男负责


 (吉隆坡31日讯)31岁女子与网上交往逾半年的男网友首次见面,便在后者甜言蜜语下与对方发生关系,男子事后即对女子态度冷淡疏离;更甚的是女子在数个月后竟发现怀孕,男方也不肯负责。

事主邓女士说,她于去年9月透过手机交友应用程序,认识32岁的男子程氏(译音),彼此言谈投机,很快就熟络起来,当时对方已开始要求见面并要到她住所。

“我已多次拒绝对方见面要求,不过彼此还是一直保持联系,直到今年5月初,行动管制令放宽后,我答应与他见面。”

邓女士(左2)促程氏负担起照顾孩子的责任。左起叶慧莉、游佳豪、赖俊权。
邓女士(左2)促程氏负担起照顾孩子的责任。左起叶慧莉、游佳豪、赖俊权。

她指出,她与对方见面的地点是在餐厅,用餐后,对方要求在附近散步,后来见到有家酒店,对方要求一起到酒店聊天。

她说,她当时推辞了数次,不过最终还是在对方游说下答应,之后也在酒店内发生关系。

“他此后没再主动联络我,我联络他时又显得很冷漠,不想与我见面,因此我明白对方目的,便没再联系他。”

她透过行动党直辖区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游佳豪召开记者会时,如是指出。

邓女士指出,数个月后,她觉得肚子不舒服,看了医生后建议她到医院做详细检查,但她因工作关系没时间,就自行到药剂行购买排便成药吃但见效甚微。

她说,她在10月初再找医生检查时,才确定自己怀孕,医生推算受孕时间是5月初,程氏也是唯一和她发生关系的人。

“有朋友建议我人工流产,但孩子已近6个月,不能进行堕胎。”

邓女士讲述与程氏相识经过。
邓女士讲述与程氏相识经过。

非要对方娶她
“要他分担照顾孩子责任”

邓女士说,她找程氏并不是要对方娶她,而是希望对方能为孩子负责,在孩子出世后,承担照顾的责任。

她指出,她本身独居也要工作,无法全天候照顾孩子,只希望对方能承担这份责任。

她强调,若非因为孩子需要照顾,她也不会再次联络程氏。

“在我联络他告知怀孕一事时,对方就说要安排我与他父母见面。”

她说,程氏也要求检验孩子核糖核酸,但她答应后又多番推辞,不肯检验。

她指出,她预产期是明年1月,她到医院为生产排期时,对方父母也随行而至,还向医生提问是否可以检验核糖核酸,到了约定要检验的日子时,对方又不出现。

医生建议备案
她却连渣男全名都不懂

邓女士指出,医生曾建议她报警备案,但她前去报案时,警方要提供程氏全名、身分证号码,但她都不知道。

“我联络对方试图得到以上资料遭拒后,对方就把本身的社交媒体户口删除。”

此外,她说,她尚未告知父母本身怀孕一事,家人都不知道她怀孕;“我不知道如何告诉他们,还在考虑着。”

游佳豪促程氏应该站出来面对此事,承担责任;并指对方不应该让邓女士自己一人承受这压力。

出席记者会者包括投诉局副主任赖俊权、投诉局福利组协调员叶慧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