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7, 2020

租金贵零游客撑不下去了.鸡场街商家纷“退场”



(马六甲6日讯)随著疫情的发生及行管令的实行,把多年来“火红”的旅游业降到“冰点”,而依赖旅游业生存的鸡场街及周边老街商店经过2个月的被禁止营业及零游客率,正面临重新洗牌的局面,如今虽然获准开业,但在租金昂贵及“门可罗雀”的压力下,已促使部分商家退出老街。随著这些商家的退出,老街接下来的风貌,亦会有所改变。

老街商家的租户近年来承受越来越高昂的租金,今又遇上旅游业暂停及行管令,商家在收支失衡之下,亦要负担员工薪金,难免背负千斤重,这促使许多商家面对著去与留的问题,在所能承受的超过底线后,纷纷撤出老街。
目前,有的业主愿意体恤商家的困境给予租金折扣,但亦有的业主至今不肯退让,保持原有租金收费,或者让租户延迟缴付,然而老街一片淡静,商家就算打开门,也很少人光顾,高昂的租金连续累积数月,已叫租户难以承受。



随著一些商家的退出,老街的风貌将出现改变。(图:星洲日报)


部分商家撤出老街

古城老街游客锐减的情况,自去年杪就已显现,今年初冠病在国际爆发,严重打击仰赖游客生存的街道,这已迫使商家撤出老街,还留下的,不是苦撑,就是见步行步。
根据“马六甲古城老街屋调查”于2014与2020年初,针对老街371间建筑的调查显示,存在于老街区的住家、空置建筑、仓库、酒店,在相隔6年后,数据已有不同。



陈寿锦:目前的状况令老街面对重新洗牌的情况。(图:星洲日报)
陈寿锦:目前的状况令老街面对重新洗牌的情况。(图:星洲日报)

陈寿锦:老街应加强文艺发展

华堂领袖陈寿锦说,“马六甲古城老街屋调查”在今年初冠病未爆发时的普查发现,老街的空置建筑从2014年的44间,增加至72间,而酒店则从36间增加至51间,租金高昂及业主的出租制,是其中因素。
他说,如今冠病疫情发生,促使老街有机会修生养息,在旅游业及商业活动未复元前,老街将持续寂静一段时日,而老街的面貌,也会随著这个局势有所改变。
他建议老街的大地主如回教理事会、青云亭可在这段时期探讨长远计划,为商业味浓的街道,注入人文风气,加强人文艺术的发展。
陈寿锦指出,政府也可以运用资源,协助修复与维护,重要的是,老街不应过度发展,功利与人文艺术之间必需取得平衡。



陈益龙(左)以行动支持街坊,向李运龙(右)经营的妈妈味馆购买午餐。(图:星洲日报)


陈益龙:会观望至12月

老街的剪纸人家业者陈益龙说,老街租金高昂,就算业主给予高达70%的折扣,商家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依然很难继续熬下去。
他指出,老街有些业者已获得屋主的租金折扣,但也有业主坚持保持原本的租金。
在当地创业14年的他,则会观望至12月,如果情况没有缓和,他可能另作打算。
“我在荷兰街长大,80年代时这条街道很少车辆,许久才有一辆车经过,行管令时,这种情况就像回到了从前。”

他指出,老街的经济活动需要一段很长的复元期,一场疫情带给当地业者重创,短时间内不容易愈合。
“这里是旅游区,以往走几步,手机就可感应各商店内的网络服务,但现在都没有了,商店没有开,网络服务也停止了。”



老街的店铺张挂出售或出租布条。(图:星洲日报)


预测9月第二波倒闭潮

他说,由于现在还未全面解封,有些已停租的商家暂时没有前来搬运,相信解封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商店关闭,预计到了9月,商家可能面对无法负荷的底线,会有第二波的倒闭现象。
陈益龙表示,老街若发生洗牌现象,他建议业主筛选租户,以维护老街的文化特色为前提,减少目前过多的商业味或者无本地特色的舶来品生意。
对于社团组织,陈益龙希望会馆或宗祠若收回产业,应以组织的力量,为地方推动文化活动,同时向来访旅客展示及介绍其优美的建筑特色,以支持人文活动来回馈社会,为地方付出一份力。



安静的鸡场街,正面临著考验。(图:星洲日报)


李运龙:老街需时恢复生气

妈妈味馆业者李运龙说,疫情只是带来暂时性的停顿,老街的生命力需要时间去恢复,他相信这个过程不会太久,惟目前需要有耐心熬过去。
在巴刹南马长大的他说,他将采取观望,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这段时期,他会坚持下去。
“我在这里营业已13年,刚开始时,旅游业并不蓬勃,直到2008年后,甲州因享有世遗地位,旅游业即活跃起来。今天的这个情况,比起2013年起步时更糟糕。”
顾客以居民熟客为主
李运龙说,他在数天前灰复营业,顾客多数是当地居民和熟客。

他指出,其家族从前经营娘惹风味食物,承办娘惹家庭喜宴时,他们都是以讲究手工细致的娘惹菜上桌,而他也跟著家人的方式,承续了准备娘惹食物的精工程序。
“接下来,我计划推出原料包装,为顾客提供多一种选择。”
李运龙说,老街朝向商业化是一种正常的进行式,在充满竞争的市场上,这也说明适者生存的道理。



王绥方说,虽然街道已有许多车辆,但消费者不多。(图:星洲日报)


王绥方:多元经济活动引客

叶大婶土产业者王绥方说,老街必须拥有多元的经济活动,才能吸引不同的消费群到来光顾,否则过于单元,不但商家面对竞争,消费者也感觉乏味。
王绥方本身在鸡场街成长。他说,八、九十年代,鸡场街非常热闹,街道是一条双行道,沿街有各种各样的商业活动,有金铺、有打铁的、理发店、幼儿园、卖炒粿条的等等。
他说,金声桥下有一座巴刹,人来人往,桥下的空地,是小孩们玩耍的地方,他和同伴们常在那儿打羽球。
“我长大后离开这里8年,回来时就已不一样了。”
王绥方在鸡场行经营土产生意近10年,这一次疫情严重打击收入,除了租金不说,10多名员工的薪金需支付,也是一笔承重的负担。

“前几天遇上开斋节假期,还有一点客人,但情况还是糟糕。现在路上虽有车辆,但消费者不多。”
王绥方说,街道上已有一些商家决定彻出,但他还是会撑下去,希望来临的日子,情况会好转。



老街一些业主为回教局。(图:星洲日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