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5, 2020

老慕,避过国会未必能保相位!


首相慕尤丁滥用管制令和疫情作为借口,指示原本应该开1个月的国会会议变成“一日国会”,而最新的事态发展,则是这“一日国会”最终只会是“1小时国会”。

从1个月国会变成1小时国会,慕尤丁和国盟政府的烂借口都是“为了疫情”。
就让我们尝试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的疫情真的不适合开国会会议吗?
首先,222名国会议员在出席本次会议前都会先进行冠病病毒检验,因此最后将获准进入议会厅参与会议的议员,都被证实没有确诊,身上没有携带病毒,感染风险偏低。
第二,国会议员的座位将会进行特别安排,以确保议员们保持安全社交距离。YB们已经收到通知,一些议员将被安排到旁听席就坐,或是议会厅内议员座位区后方的官员座位区。

就国会采取的这2项防范及安全措施来看,人民实在不明白为何国会会议只能开1个小时,不能将原本一个月的国会会期缩短一半至2个星期,或是反对党最后再退而求其次要求的8天会议?
更重要的是,政府为有条件管制令颁布的宪报写道,虽然与管制令条例有冲突(禁止群聚),但任何议员都可以出席国会会议。

显然,目前的疫情情况是允许国会会议进行的。大家也没有忘记慕尤丁最近宣布延长有条件管制令时曾说,我国的疫情取得了数项正面发展,国内绿区高达94.4%,确诊病例维持双位数,康复率已超过75%。

谈到国会会议,疫情却“被恶化”了,同样的慕尤丁,以“国内疫情尚未全面缓和”为由指示了1小时国会会议的进行。
人民及公民社会的质疑,首相及整个国盟政府的70人庞大内阁,必须解释。尤其国盟政府的部长、副部长,大家都当过22个月的反对党吧?以前是怎么高举议会常规,援引条文捍卫自己的国会议员基本权利的?
如果你们还是反对党,我不信你们会因为疫情,甘于接受“1小时国会”的安排,肯定大吵特吵,高喊要监督制衡了!
国盟政府“厉害”了,直接将所有YB们“封口”。一场国会议员只能闭上嘴巴乖乖坐着,不能质询政府,整个政府从首相到各部门部长,尤其是卫生部长完全不需要接受问责,这还叫国会吗?
在疫情这个的非常时期,国会却失去功能,反对党起不了监督作用,执政党对抗疫情不必回应人民代议士提出的问题,所有议员无法将人民心声带上国会,国盟政府的“1小时国会”,简直是大马国会史上最糟糕的一天。

人民都很清楚,1小时国会完全是政治考量。从国会秘书礼端被指因为马哈迪对慕尤丁提出的不信任动议获得议长接纳而被调职来看,慕尤丁及他的阵营对这个不信任动议非常愤怒。
更甚的是,新任国会下议院秘书是从首相署“空降”的人物,没有如从前般进行国会内部擢升,这位新任秘书会听命于首相还是议长?你我心中都有答案。
虽然有人说慕尤丁已经是首相,根本不需要在国会证明自己拥有大部分议员的支持,但如果有机会向人民展现自己获得足够支持,堵住政敌的嘴,在国会让自己的相位和领导的政府从此不受质疑,反将马哈迪一军,为何他不这么做?
慕尤丁亲自证明了,自己“不够数”的风险很高。

土团党的36名国会议员中,5人是敦马阵营(马哈迪、慕克力、赛沙迪、马智礼及阿米鲁丁),慕尤丁拥有31名议员支持;加上国阵43席、伊党18席、GPS的19席、沙立新党、沙团结党及沙人民团结党各1席,他掌握的支持有114席。
114席刚过国会简单大多数,但未过危险期,稍有不慎相位就会岌岌可危,国盟盟友也可以轻易撤回支持作为威胁。
避得了一时,避得了一世吗?接下来3年在国会一旦遇上争议性的法案及动议,只要有2、3位议员跑票或缺席(前提是反对党团结及到齐),国盟政府就会面对法案/动议不通过的风险。
今年的财政预算案将会是焦点,一旦不过关,根据西敏寺制度,预算案被否决等于对政府投下不信任票,政府将面临垮台。
其实,“一天国会”按照原本计划只处理政府法案/动议,敦马的不信任动议也难有登上国会殿堂的机会,慕尤丁的恐惧与不安在外界的预料之外。

如今敦马阵营在党内开始发动连环攻势,巫伊对慕尤丁欲正式成立国盟的计划显得毫无兴趣,人民也对慕尤丁基于政治目的漠视议会民主大扣分。
面对内忧外患的他,以后还要寻找更多烂借口保住相位吗?就算避开国会这个战场,也不代表他的相位能稳固到来届大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