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3, 2020

阿兹敏也想当第九任首相




吉打州希盟政权倒台,出乎预料的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竟然不是土团党州议员,而是阿兹敏的门徒。
吉打州政权变天,其实对慕尤丁没有任何的好处。因为这个局势发展已经超越马哈迪的绝对底线,形同慕派和马派在土团党内部已经没有谈判回旋的余地。纵然在即将来临的党选里成功保住土团党主席的职位,留下来给慕尤丁的只怕也只是破碎的江山。这么一来,慕尤丁的政治筹码更加稀缺,也就更难和巫统抗衡。至于真正的赢家有两个,那就是获得州务大臣职的伊斯兰党,以及变天的推手阿兹敏。

阿兹敏撬动吉打政局的行动,堪称一石三鸟之计。首先,慕尤丁和马哈迪在吉打政权变天过后肯定彻底翻脸。接下来土团党党选无论谁胜谁负,都不可能有和解的可能性。这就造成刚刚加入土团党的敏派国会议员顿时奇货可居。如果土团党选慕尤丁险胜,那为了继续稳住党内的阵脚来抗衡已经连任总裁职的马哈迪,他就必须获得敏派的支持。他可能必须在党选后对阿兹敏委以党内高职(若党章准许),如总秘书等;并且在党基层组织内大量引入敏派的支持者,以替代马哈迪的基层势力。这么一个洗牌,阿兹敏就可以把本身的力量无缝对接引进土团党,而重构后的土团党,阿兹敏的内部势力肯定高涨。


万一慕尤丁在党选内阴沟里翻船呢?在党内操作失灵的情况下,慕尤丁无可避免的必须在国家政治上更加依靠阿兹敏,以保住首相的职位。这种依托关系会逼迫慕尤丁释放更多政治资源,包括可能委任阿兹敏为副首相,以获得他的忠诚。获得了这些资源过后,阿兹敏一样会用回希盟政府时出任经济事务部长的那一套桥段,通过拨款、政策倾斜、体制内的决定权等等手段来打造忠于本身的国会议员党团(caucus)。只要成功控制临界数量(critical mass)的国会议员,那么阿兹敏基本上就是造王者,无论谁主导政府,他都处于不败之地。



坊间流传慕尤丁、阿兹敏和希山慕丁正在共组新政党,其实当中猫腻不少。慕尤丁至少在土团党内拥有半壁江山,任相过后影响力和马哈迪比其实有过之而无不及。至于希山慕丁在巫统党内更是苗根正红,势力庞大。虽然眼下在巫统党内他并没有任何高职,但是那只不过是要不要的问题。因此,这两个人实际上并没有组织新政党的确切理由,至少以眼前的形势来看并不迫切。唯一迫切需要新政党的其实只有阿兹敏。他离开公正党过后虽然加入了土团党。但是他还有数量庞大的非土著支持者,无法进入土团党正式的党组织。此外,在土团党内阿兹敏的地位并无法一言九鼎。这就让他的政治前景很被动。如果有办法把慕尤丁和希山慕丁这两个巨头一起纳入新党里,那么新党会更有底气。那策动吉打政权交替,很明显就是要让慕尤丁和马哈迪彻底翻脸,坚定慕尤丁自组新政党的念头。
阿兹敏这一石三鸟之计,既可以保住自己的地位,更可以乘机把自己纳入担任首相的快车道。只要形势应许,阿兹敏将极力争取成为国盟政府里真正的第二号人物,为出任第九任首相铺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