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4, 2020

家,再也回不去了! 思念孩子坚持步行返乡 确诊保安过劳暴毙路旁


(关丹14日讯)永远回不了家的路!

感染新冠肺炎的保安员,由于失业加上思念家里的孩子,竟选择从柔州徒步走路回登州家,因长时间步行疲劳不堪,途中不幸暴毙彭州云冰路旁。
这名30岁死者被指上周开始从柔州昔加末出发,朝家乡瓜拉登嘉楼方向走去,周二(12日)被民众发现伏尸云冰大路旁。


大马伊斯兰办理遗体葬礼组织,得悉彭州第5名新冠肺炎死者家境清寒后,义务协助代办葬礼。
大马伊斯兰办理遗体葬礼组织,得悉彭州第5名新冠肺炎死者家境清寒后,义务协助代办葬礼。


死者生前来自瓜拉登嘉楼,在行动管制令实施前,本在昔加末医院担任保安员,但已被原雇主解聘。随后因管制令期间一直处于失业中,不仅收入全无,更因与孩子分处两地而思念孩子。

死者独居及没有交通工具代步,无法搭巴士返回登州家乡,决定徒步上路后,有人曾于上周五(8日)在死者跨越某个军警防疫路障时,发现死者已经显得疲惫不堪。当时,他也获好心军警提供食物充饥,并被劝告勿再持续徒步,惟死者还是坚持完成回乡之途。

就在死者持续徒步时,远在瓜登的家属因与死者失去联络,担心死者状况下向警方求助,寻找死者下落。


葬礼工作人员必须穿上防疫衣,以进行新冠肺炎死者葬礼。
葬礼工作人员必须穿上防疫衣,以进行新冠肺炎死者葬礼。
穿上防疫衣的葬礼工作人员顶着烈阳,将死者棺木抬入指定的墓园。
穿上防疫衣的葬礼工作人员顶着烈阳,将死者棺木抬入指定的墓园。


死者姐姐透露,死者是顾家的人,他的逝世让家人震惊,却只能接受事实。
死者遗体在云冰慕阿占医院解剖及确诊是新冠肺炎患者后,即被院方送往关丹中央医院。
因死者暴毙地点靠近云冰慕阿占沙,遗体因此被送至慕阿占医院,并因确诊染有新冠肺炎后,纳入彭亨州新冠肺炎死者名单,成了全马第110名死者(第6743号),也是彭州第5名新冠肺炎死者。


徒步回乡却半途暴毙的死者,永眠在关丹实达利伊斯兰墓园。
徒步回乡却半途暴毙的死者,永眠在关丹实达利伊斯兰墓园。

伊葬礼组织助入土为安

大马伊斯兰办理遗体葬礼组织执行主席拉菲再纳说,死者家境清寒,也无能力支付1500令吉葬礼费,于是组织决定义务协助完成死者葬礼,让他入土为安。
他说,这包括购买棺木、墓地费用,并依据卫生局定下的新冠肺炎死者身后事标准作业程序,进行宗教仪式。
拉菲再纳透露,新冠肺炎死者身后事标准作业程序,包括遗体需裹上两层塑料袋,3层白布及两次清毒后,才能入棺进行葬礼。

“长约3小时的葬体在关丹哈兹阿末路的实达利伊斯兰墓园完成,所有参与葬体者必须穿上防疫衣等配备。”
拉菲再纳说,因近日天气炎热,以至穿上防疫衣的工作人员,满身大汗及感到窒息,而必须分批进行埋土工作。
他说,整个葬礼中,他只穿了3小时的防疫衣,就已险些窒息。
“难以想像前线医护人员每天都得穿上防疫衣的情况,只能佩服他们的能耐。”

拉菲再纳透露,这是该组织随曾协助在吉隆坡医院病逝的新冠肺炎死者葬礼后,第2次协助卫生局办理葬礼。

彭第5名新冠肺炎死者

彭亨州之前已有4名新冠肺炎死者。首宗死亡病例是61岁阿利兹米,4月3日晚上10时45分在关丹中央医院逝世。

第二名死者是华裔老翁(85岁),4月16日下午不治。第三名死者是67岁老翁,4月22日晚上病逝。第4名男死者(64岁),4月29日下午4时许不治,生前患有慢性疾病。
这4人皆属关丹峇厘岛感染群。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