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8, 2020

九旬老母谁来照顾? 6子女起纠纷





(新加坡8日讯)九旬老妇育有6子女,孩子却因谁来照顾老母起纠纷,大哥甚至报警指弟弟不孝。弟弟:“照顾30多年,已尽孝道,问心无愧。”


老妇长子欧宗孔(70岁,烧焊工人)告诉记者,90岁的母亲育有2子4女,之前由弟弟照顾了32年,去年弟弟以儿子要结婚为由,无法腾出空间给母亲住,突然提出要把母亲交给他这个大哥照顾。


他当时与弟弟和大姐开了家庭会议,说好每个月轮流照顾母亲,不过三个妹妹完全不管,大姐则是早前到中国探望女儿,目前因疫情不能回国,他只好让母亲继续住家里。
但他发现,弟弟在母亲去年11月搬到自己家中后便不闻不问,侄子也没结婚,因此想把母亲交回给弟弟帮忙照顾,却遭对方拒绝。
他几次给弟弟打电话,最终都以争吵结束,他称弟弟还爆粗口威胁他说:“如果不爽就叫流氓来打我!否则我们法庭见。”


九旬老母目前和长子同住。
九旬老母目前和长子同住。

他表示,母亲在弟弟家生活多年,一手带大两个孙子,搬走时十分不舍,得知弟弟的态度后还曾在房内默默流泪。
记者联系到弟弟欧宗兴(63岁,自雇人士),他指自己32年前搬到新组屋后就一直独自照料父母,父亲在养老院的钱也由他承担直到过世。

他表示,不能因自己经济能力较强就继续独自承担,而且当时大哥和大姐也答应照顾,自己每月也会给母亲200元(600令吉)生活费。
他还指,独自照顾母亲期间,兄弟姐妹只有过年时才来看望,现在却倒打一耙指他不孝,自己也很无奈,并称已尽孝道,问心无愧。
记者也尝试联络老妇的四个女儿,但均无法找到人。

不愿分摊女佣费用

母亲不肯住养老院,子女不愿分摊女佣费用。
欧宗孔指出,由于母亲不愿住养老院,于是就在去年10月聘请了女佣 ,而弟弟除了支付首月的薪水外,至今一直都是他在承担这笔费用。

他表示,女佣每个月的薪水600多元(1800令吉),他希望其他兄弟姐妹也能分担一些,不然就轮流照顾。
另一方面,欧宗兴则透露,女佣的人头税由他负责支付,而且过去30多年来已经付出够多,这么多年也从未和大哥计较。
他还表示,愿意出钱给母亲住养老院,目前就等大姐从国外回来,再碰面商量。

晚景凄凉
老母悲伤落泪


这名老母在受访时哭述,和次子一家同住时,对方经常会对她发脾气并大喊大叫。
欧宗兴则称,母亲有时难伺候,生病时也是他支付医药费,自己最近生意不好,才会让大哥帮忙照顾。
“我会向社工寻助,看要怎么解决这次的问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