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30, 2020

希盟政府瓦解前221会议完整版·阿兹敏:支持任相届满怎是背叛?










阿兹敏:敦,我要求解释一件事:为何支持敦你出任首相,直到任期届满,居然是一种背叛希盟的行为?希盟的立场是什么?
刘镇东:这是违反了1月7日达致的协议……
阿兹敏:没有任何时间上的协议,我们都在会议上,敦今晚已经说了,他不会决定日期……
刘镇东:我们同意敦的话,但当时同意是出任一届,我想,我想……

卡立沙末:不要紧不要紧,我想最重要的是所谓的背叛是加入巫统啦加入伊党啦,或组成新联盟啦,那是我们所谓的背叛,所以我想这足以说明啦。
阿兹敏:但,我们都没谈到巫统的事……
哥宾星:我们要稳定一切,你要知道,我们是政府,我们要解决问题,每天读报都是这些课题,我们不回应因为我们要落实政策,但这些事不断重复,但不要责怪巫统与伊党。
卡立沙末:当然我们要责怪巫统与伊党。我要说的是,现在的不稳定是因为我们在11月23日做了决定,但却不断推翻,我知道你不要回到那天,但你……


赛夫丁:明确说明安华第8任首相
赛夫丁:敦,希盟诞生时是非常明确的,敦是首相而副首相是旺阿兹莎,当我们成了政府我们要开始执行安华在1星期内获得特赦的工作。我们说得很明确,之后他会是第8任首相。
整个背景是交棒,我们不谈做一届,那些有出席会议的会知道,这记录的时限也很明确。
我强调,我从未翘过任何希盟会议,在我们做政府之前。
莫哈末拉迪:不要提时间点

莫哈末拉迪:赛夫丁,我刚才听到一个说法,为什么我们没有timeline?拉菲兹说2年,意思是这2年是可以讨论的,但他说不要……因为这会导致首相成为跛脚鸭,2年……因此讨论的重点是,是有一个建议,但我们不要提到时间点,因为唯一的问题,我们不要首相成为跛脚鸭首相。
我们知道交棒是我们要的,但我们不要提到任何日期。
赛沙迪:让首相决定
赛沙迪:所以不是APEC之后的2年、3年……让首相决定!

刘镇东:质疑协议令人伤心
刘镇东:在2017年7月13日,我们委任敦马为主席,在那一晚,敦提出了一项建议、一个日期,2年。敦说,就让我们不要提到日期,就让我们去新闻发布会,就让我们当作是内部共识……是有些内部共识但不要提到时间点。
我的意思是,我们全部都在会议上,但我想,够了,我们同意敦马安华……我希望没有人回去质疑2018年1月7日的决定,这其实是我们……我们为了这个付出了我们的生命。
如果我们继续质疑那个协议,那令人伤心。

卡立沙末:共识为APEC后交棒
卡立沙末:我想,安华与敦之间的事已经解决了啦。
马哈迪:我们要向媒体解释,即我们已经一分为二?这是你要的吗?还是你要说:不,我们有共识,我已经说明,即由我来决定,我也已经说明,即那将会是在APEC后。
阿兹敏:但是,就算是过了APEC,也是没有共识的。对。
安华:就遵从一个人的吧……

阿兹敏:不是我不遵从……不要责怪我,你去看记录,我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有不同的意见,为什么只是责怪我?拜托!
赛沙迪:我从一开始就有同样的立场,你们刚才提到的日期,我都有在场,我没有其它要求,你说要标准化,但你不断催逼敦离开,不断要求一个日期,从2年到APEC后到要求一个日期。
我坚持的是一个我们大家都达致共识的决定,不是安华不是敦,而是希盟主席理事会在11月23日上达致的共识决定,就坚持这个决定。
若在这之后,有人在外面攻击,或者敦突然说要5年,我们依然坚持11月23日的决定,否则一旦改变了,就会没完没了。
林冠英:应尊重安华敦马共识
林冠英:我想,敦,我们应该记得,我们是在大选前做个决定才向人民这样说,如今这里有一个共识,是安华与敦之间的共识,让我们维持这个共识,不能让其它内部理由来改变这个共识,毕竟人民是因为这样才支持我们。

我想,可以结束这个冗长的谈论,既然安华与敦已经有共识,就该尊重。(是什么样的共识?)让敦和安华说明吧。
赛沙迪:你一直催逼敦,我说出来何错之有?
林冠英:赛、赛、我们从来都没有催逼敦……
赛沙迪:那是一种伎俩,你在这里讲一套,出去外面又做一套,土团党从来没有到外面攻击,我已经在这里5年了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我有多保护这个联盟。
卡立沙末:我们不能做到如你所愿,你也不会做到我们所要的事,因此……才会提出中道性的建议……(杂音)不必要啦,共识就是,(敦马交棒)是在APEC后,但没有定一个日期,事情解决!”

马祖基:应让敦马决定
马祖基:我可以说几句吗?首先我不要打岔太多,因为刚才大家都在辩论重复的课题,但我看到几点,一是要敦继续成为首相,以及定下转移职权的日期。虽然大家都说了很多,但大家都一致支持敦的领导。
我想,我觉得我们应该一致交给敦来决定什么时候移转职权,不用去执著是不是在APEC之后或什么日期的,因为这事越来越受关注,若没有做决定,情况会更糟,而我也非常不认同,即巫统与伊党在这事有重大角色,事实上这是希盟内部问题,须先自我检讨。
确实,人民如今已经对希盟失去信心了,不是因为职权转移而已,我想人民评估我们,是从日常生活里的各种问题,以及政府的施政方针来衡量。但是,我们完全把这些问题弃之不顾,却纠结在职权转移上,因此我们必须停止这一切。

希盟主席理事会也必须做出决定,即支持敦的领导,让他来决定;如果还要敦定下一个在APEC后的日期,就是不相信敦的领导,如果是这样,可以肯定的是也会有人支持敦的领导,在国家目前的情况来看,有很多经济问题的情况下,我要求让敦来决定,若无法再决定,土团党将会做出决定,谢谢。
末沙布:争做决定会做回反对党
末沙布:土团党做决定、诚信党做决定、行动党做决定……这样我们会做回反对党(有人说:是),轻松点。(一阵说话声及争吵声)

卡立沙末:我们尝试寻找共识,不要这样下最后通牒。如果你一直要求要怎样寻找共识?
莫哈末拉迪:你那边也下了最后通牒,也在那边重复、争吵。
卡立沙末:等等,我们在寻求共识。
末沙布:土团党要自己做决定,这是(他们的)最后通牒,我们已经做了很久的反对党(有人说:不是问题)。
赛沙迪:我们在一起在23日做了决定。
卡立沙末:你一直在重复一样的东西。(有人说:敦,说些话吧)
赛沙迪:为什么敦会这么说?因为你们一起逼迫他,每一天!(一片争吵声)

卡立沙末:让敦解释,敦是很厉害解释的,不要企图说什么敦是因为这个、那个而那样说,够了啦。
赛沙迪:我们土团党可以质疑交棒吗?不可以对吗?所以不要!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做?因为其他成员可以质疑敦!在23日我们做了决定,我们应该要捍卫它,之后我们没那么做,如今我们又来到了这场会议!我们一直在改变目标……
卡立沙末:没有,我们没有改变目标。
赛沙迪:你在这么做,现在你说的是不再允许敦来决定,但你说的是APEC之后,一直在改变!
卡立沙末:APEC之后是敦说的(有人说:是,他说的),OK?这是他说的。刚才他已经同意。
安华:由于现在土团党已经下了最后通牒,我们必须达成共识,因此我不要再建议什么。交由敦要说什么,我交给他。
因为最后通牒一旦成立,对……就有分裂的风险,我希望其他人也不要这样。

那么,OK,我让步,交给敦。
马哈迪:不要逼我定下日期
就算给我做到完也算是一种催逼,我可能还要续任呢,所以不要逼我定下来日期,我会做决定(此时传来敲桌子声音),如果你相信我,我会做决定,但我不必告诉你我什么时候要退位,ok?可能是国会解散前一日,可能是,我没有说是国会解散前一日,我只是说可能,不要引述我,不要引述我。
但,请不要定下一个日期,我会决定,因为这不止是……如果你不认同,你也需要认同,对吗?

好了,你们可以叫记者进来,我们还有其它事情……
(完)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