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7, 2020

选政府不能选“养猪的人” 哈迪:穆斯林再残暴都是“牧牛人”




选政府不能选“养猪的人” 哈迪:穆斯林再残暴都是“牧牛人”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声昨晚在霹州峇眼拿督出席“国民和谐”集会时表示,就算穆斯林领袖再残暴,他最终都还是个“牧牛人”,而不是“养猪人”。



“如果我们互相容忍,就算政府残暴,最多只会成为牧牛人。

如果是其他人领导的话,却会成为养猪人。”


他也表明,马来人与伊斯兰政府就像是一个“牧牛人”政府。

他说,如果马来人与穆斯林拒绝让“牧牛人”掌政,就会由“养猪人”所领导。



“你真的要斗,那你要成为养猪人或牧牛人?你必须明白,这就是政治。”

虽然并没明言,但哈迪意有所指,所谓的“养猪人”是谁呼之欲出。

“马来人作为大多数族群,原本应该是国家的主人,

但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马来西亚却由其他人所领导。”



“我们是大多数族群,乃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因为他们团结,我们分裂。”

“两年前我出声你们却叫我不要插手” 柔摄政王疑发文轰政府?




“两年前我出声你们却叫我不要插手” 柔摄政王疑发文轰政府? 


大马日前再也守不住,终于爆发了武汉肺炎确诊病例。



疑不满政府处理武汉肺炎事件的柔佛摄政王东姑依斯迈,昨日在社交媒体上疑以不点名的方式批评政府。

根据报道,一名网民在推特上向东姑依斯迈申诉,指首相敦马无能,并希望柔佛摄政王东姑依斯迈出手相助,至少让柔佛不会出现疫情。







东姑依斯迈于是回应称,其实他两年前已看出问题。

“2年前我告诉过你什么?各种课题接踵而来。



经济、宗教、种族关系紧张、政策不一致、生活费高涨,如今是医疗卫生问题。”

“过去我发声,人民却叫我不要插手政府行政和政治。现在呢?”

“别等待事态严重才行动。至少做一件正确的事情,聆听人民心声。”

柔佛摄政王以不点名方式批评:“过去两年,其实他每一天都接获人民投诉,不满政府治理、宗教、种族、经济与最近的医疗卫生问题。



“今天我希望你们明白,我两年前所预料的事情,如今已成为事实。”

其实,在还未大选之前,东姑依斯迈曾不点名挞伐马哈迪以“船尚能良好运行”为由反对换政府。

大选变天后,东姑依斯迈在龟咯岛皇家地及罗马规约等课题,再次与马哈迪角力。

华人在经济扮演重要角色 沙首长:绝不是来自中国的外来者




华人在经济扮演重要角色 沙首长:绝不是来自中国的外来者 


沙巴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日前出席一场州内的农历新年活动时强调,



沙巴的华人跟州内其他族群一样,都是沙巴的大马公民,绝不会被视为来自中国的外来人。

他表示,沙巴有超过30个族群,每个族群包括华裔在内,都扮演重要角色。



他说:“印尼有姆律人、印度也有印度人,但是在沙巴出生的姆律人和印度人,都不会被标签为外来人。”

沙菲益今日在州政府新春团拜强调团结多元种族的重要性。



他指出,华社在经济及商业发展,以及吸引外资来沙巴方面,扮演特別重要角色。

因此,他强调州政府将会一视同仁,公平对待各个族群,为下一代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他也说,从华人风水角度来看,今年鼠年需要更加勤奋打拼,希望全民与政府配合,共同为沙巴州发展努力。

希盟再成功创史上最高纪录 霹新村获1500万重铺愈300道路




希盟再成功创史上最高纪录 霹新村获1500万重铺愈300道路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今日为班台2020年花灯展主持开幕致词时宣布,霹雳州新村去年总共获得希盟政府拨款愈1500万元,进行163项工程及重新舖设超过300条新村道路。



而且全部工程已经赶在农历新年前大功告成,大幅改善的基设对霹州新村人民来说就是名符其实的新春大红包!!

也是霹州行动党主席的倪可敏指出,为了照顾新村人民,房屋地方政府部去年下半年总共获出了1423万元来提升州内新村的各种建设,



包括重修破烂的道路、修复破损的民众会堂等,加上希盟国州议员的拨款,州内新村去年获得的拨款相信已经远远超过1500万元,成功创下了史上最高纪录!

倪可敏指出,新村游子此次回乡过年,细心的都会发现村内过去许多破烂的道路如今已经焕然一新,



证明了希盟政府用心照顾人民好的一面,执政短短20个月完成了百姓“路平、灯亮、水沟通”的愿望。

倪可敏说,希盟政府去年为新村进行的建设只是一个开始,相信今年将会做得更多更好。

今年全国新村将获8500万元发展拨款

倪可敏也透露,今年希盟政府将再接再厉,再拨出8500万元予全国新村做为发展用途,因此他有信心希盟政府将在首届五年任期内可以在霹州新村完成铺设至少1000条道路的宏愿,用行动努力改善新村人民的生活环境。



今年进入第三屆的春灯万盏班台花灯展将从年初一进行到元宵节,是全霹雳最大的花灯展,动用了上千人力去设计展览,是班台最佳的新春旅游热点,公众受促切勿错过。

今年的花灯展万人空巷,除了成功邀请到霹州州议会议长拿督倪可汉、霹雳州行政议员黄美沄及我国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三人联手主持亮灯开幕仪式,倪可汉与黄美沄也为花灯展联合拨款3万令吉。

值得一提的是倪可敏也代表国会拨款5千令吉支持班台花灯展,相信这是班台区史上第一次获得大马国会的拨款,

体现了曾任三届班台州议员的倪可敏饮水思源、念旧的一面。

出席今天开幕仪式的嘉宾众多,市议员林宗荣、刘昌隆、张传文及村长林美燕等也都一起参与其盛,场面热烈。

希盟是全民政府 林冠英向华社提3大保证




希盟是全民政府 林冠英向华社提3大保证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财政部长林冠英日前出席“2020年庚子年巴生新春大团拜”致词时向全马华裔保证,希望联盟是全民政府,不会减少华小拨款和关闭华小,亦不会杯葛华商。



他说:“希望联盟要代表所有马来西亚国民不要代表族群,当有节庆大日子,不分种族不分宗教,全马人民共同庆祝,新年是大马人民一起庆祝。”

他再一次保证,政府不会带有种族歧视,包括禁止非穆斯林庆祝个别宗教仪式。




“希盟政府不会禁止非土著非马来人当部长,希盟政府不会杯葛华商,政府不会用种族歧视来禁止任何非穆斯林庆祝宗教仪式,因为我们代表全民不分种族不分宗教。”

林冠英有信心,在2020年,国家经济会更好,减轻人民生活负担。



“今天国家所面对的问题,除了前朝政府所遗留下来的经济和其他种种问题要去治理,更重要的是政治不是很稳定,

政府行政部门执行力不到位,种族主义、宗教主义的升级。

这将会破坏国民团结并影响经济成长。”

“我们都是马来西亚公民,热爱我们的国家。



希望政府在政策上能公平的对待所有族群,

不要让极端主义者破坏种族和谐,要严厉的消除贪腐,正视行政部门效率,

多听取民意,制定对的政策,把国家经济搞好,让人民受惠。”

他强调,国家经济好将造福所有马来西亚公民。

最新一年的首富宝座 五强人马再度洗牌



根据2011年开始推出“南洋富豪榜”以来,大马首富的桂冠常年落在“亚洲糖王”郭鹤年的身上,只有1年因股价波动而略逊于阿南达克里斯南。

最新一年的首富宝座毫无悬念,但比较令人吃惊的是,五强人马再度洗牌。

前十来年,我国十大富豪的排名向来稳定,但这两年开始出现剧烈的变动,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些“老牌”富豪排名开始往后退,新富豪们则力争上游开始争夺更高的名次。

尤其是过往的“万年老二”丹斯里林国泰,在去年至少力守五强位置,今年却再度后退到第八。已故丹斯里李深静的家族,从去年的季军退至第五。

反倒是在柬埔寨打江山的丹斯里曾立强越来越猛,自前年跻身十强后便高歌猛进,从去年的第七,直接飙到“大马第二富”的位置!



图:(互联网)大马首富郭鹤年多年来在各大富豪榜蝉联冠军,虽然身家逐年减少,但还是让我国富豪们望尘莫及。

在2019年,他的身家虽然减少了11.5亿令吉,但还是以424.4亿令吉总身家称霸,仍胜于亚军丹斯里曾立强和季军丹斯里郑鸿标的总和。

而且,他单独一人的身家,就占了40大富豪总身家的15.5%,看来短时间仍难以被超越。

我国40大富豪在2018年的身家总共蒸发高达224亿令吉,是“南洋富豪榜”5年内首次见总身家呈跌势。

但在2019年,虽然马股指标富时隆综指在去年跌6%,是全球最差,大马富豪们却非常争气,齐齐激励40大富豪总身家再度回到涨势。

根据《南洋商报》的统计,去年40大富豪们的总身家达2735.3亿令吉,比前年的2681.5亿令吉,增加多53.8亿令吉或2%。



十强人马没有变动,但排位却是“大风吹”。

首先,金界控股(Nagacorp)的创办人兼掌舵手丹斯里曾立强从第七名一跃到亚军,逼得前年才上升一个名次的大众银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股)创办人丹斯里郑鸿标,再度跌回到季军。

前年的季军富豪IOI集团(IOICORP,1961,主板种植股)已故主席丹斯里李深静,先前将种植和产业事业版图交给两位儿子拿督李耀祖和李耀昇,受到种植和房地产的低迷影响,李氏家族的财富减少11.9亿令吉,以182.4亿令吉位居第五。

殿军继续由“马赛地大亨”丹斯里刘楚群蝉联,去年身家小涨2.4亿令吉,达184.4亿令吉。

维持排名不变的还有第六的丰隆集团的丹斯里郭令灿、齐力(PMETAL,8869,主板工业股)丹斯里管保强与家族排行第九,以及十大富豪的门槛,也就是贺特佳(HARTA,5168,主板保健股)的关锦安与家族。



以往的常见三强人马阿南达克里斯南,排名跃进一位至第七。

今年“南洋富豪榜”的门槛为砂拉越油棕(SOP,5126,主板种植股)执行主席丹斯里林昌和,刚好为10亿令吉,比去年少1000万令吉。

“南洋富豪榜”的百亿俱乐部,今年失去了1位大将!

前年才刚刚获得会员资格的关锦安,却因为去年股价大跌身家蒸发12亿令吉,导致财富从108.6亿令吉缩水至96.6亿令吉,短短1年就被迫取消会籍。

除了曾立强,关锦安也是富豪榜“步步高升”的例子之一,本报从2011年开始整理富豪榜时,他还处于第27的位子,这两年已经坚守在十强之内。

今年百亿俱乐部的“老幺”,换成排行第九的管保强与家族,身家少了3.5亿令吉,至118.2亿令吉。这九大富豪的联合身家总计1747.9亿令吉,占40大富豪的64%身家!



有趣的是,今年的亚军曾立强是榜中财富增加最大的富豪,被挤到季军的郑鸿标,却是身家缩水最多的富豪。

在柬埔寨金边方圆200公里内能垄断博彩业直到2045年的金界控股,去年股价超乎表现狂涨61%,激励曾立强的身家大涨74.4亿令吉。

这意味着,单凭他一整年多出的身家,在“南洋富豪榜”中就可以排名第13,仅次于将矿湖化腐朽为神奇的双威(SUNWAY,5211,主板工业股)丹斯里谢富年,还高过“长老级富豪”杨忠礼机构(YTL,4677,主板公用事业股)的家族。

谢富年的身家涨幅虽没有曾立强多,但在榜中可是排行第二,多了25亿令吉;第三则是郭令灿,涨21.7亿令吉。

相反的,大众银行股价在去年从24.76令吉,大跌22%至19.44令吉,跌幅为该股史上之最,郑鸿标从去年1月正式退休,但昂贵的估值触发卖压。

这显著影响郑鸿标的身家,在短短1年缩水57.8亿令吉或22.9%,从252.8亿令吉减少至195亿令吉。

另一位跌幅颇高的富豪,就是云顶(GENTING,3182,主板消费股)由林国泰领军的林氏家族,不过缩水的幅度已经比前年少很多。

前年,这位被博彩税、福斯主题乐园种种不利打击的富豪,身家缩水了72.5亿令吉;去年则是受到云顶马来西亚(GENM,4715,主板消费股)买下林氏家族持股且蒙亏的帝国度假村所影响,导致身家少了35.3亿令吉。

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消费股)的两大灵魂人物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和拿督卡马鲁丁,身家联合跌14.2亿令吉,名次跌幅也是全榜最凶,足足跌了12个名次,来到第30名。

我国最大家禽业者龙合国际(LHI,6633,主板消费股)时隔7年风光重返马股,大股东三兄弟刘正源、拿督刘应源、丹斯里刘团源与家族立刻以20.4亿令吉的财富,空降“南洋富豪榜”第29位。

去年重新挂牌的龙合国际,是自2017年7月乐天大腾化学(LCTITAN,5284,主板工业股)上市以来,马股最大型的IPO,吸引不少国内外投资者的目光。

另外,本次也迎来两位富豪重新归榜,巧合的是,两人都是从事种植生意,双双抢了今次富豪榜的两个名额,那就是丹斯里张晓卿和丹斯里林昌和。

张晓卿与家族的财富来自常成控股(JTIASA,4383,主板工业产品股)、常青油棕(RSAWIT,5113 ,主板种植股)和世华媒体(MEDIAC,5090,主板电信与媒体股),以12.1亿令吉的财富回到第38的位子。

而林昌和来自砂拉越油棕(SOP,5126,主板种植股),排名第40。

有人欢喜有人愁,3位富豪在今年跌出“南洋富豪榜”,主要是受到股价下跌的冲击,财富减少到10亿令吉以下。

其中包括绿盛世(ECOWLD,8206,主板产业股)的梁国华,以及巴迪尼控股(PADINI,7052,主板消费股)的杨邦骏。而雪兰莪实业的温秋齐(译音)家族,因为已经在去年私有化并除牌,无从再从上市公司的市值计算身家,因此移出榜外。这3位富豪在去年的总身家有34亿3000万令吉。

警方与通讯部发严厉警告 散播武汉病毒假新闻罪成坐牢对付




警方与通讯部发严厉警告 散播武汉病毒假新闻罪成坐牢对付 


由于武汉肺炎的假新闻严重被不良媒体与网民,夸大用词和散播引起人民情绪不安的假新闻,



为此警方和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发出警告,任何散播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虚假内容、谣言或假消息者,将受到严厉对付。

根据联合文告指出,这种行径会引起恐慌及破坏国家稳定。




“警方及通讯委会严正看待此行为,不会对任何散播假消息而引起民众恐惧、恐慌。”

目前,双方已鉴定4人,协助调查散播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假消息,同时发现社交媒体及网络留言是主要散播假消息的主要平台。



散播假消息者将在刑事法典第505条文被控,一旦罪成可监禁最高2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同时可在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法令第233条文被控,若罪成监禁最高1年或罚款最高10万令吉,或两者兼施。

民众受促在相信或转发有关病毒消息前应先查证,尤其是非卫生部发出的信息。

欲知准确消息,可游览卫生部网站或世界卫生组织。

哈迪没把人当人看待 林冠英:会怎样对待猪就可怎样对待人




哈迪没把人当人看待 林冠英:会怎样对待猪就可怎样对待人 

针对哈迪前晚声称,穆斯林再怎样残暴都是“牧牛人”;而穆斯林绝对不能选择“养猪的人”管理国家。

对此,财政部长林冠英反击哈迪的言论。

他说,希盟站稳立场,是不分宗教种族而代表全部族群的全民政府,因此不会把某个族群指成是“牛”是“猪”!


林冠英指出,猪在穆斯林眼中是肮脏的动物,如果他们可以把人说成“猪”,是没有把人当人看待,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要怎样对待猪,就可以怎样对待人民。

“身为政治人物的我们需要站稳立场,捍卫联邦宪法所给予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不能够让极端主义者,或是种族主义者来破坏国民团结与和谐!”

他说,关乎这一点,国民必须谨慎,对付一些来自反对党,尤其是伊党以及巫统所发表的煽动言论。

“他们巫伊党先前发表的言论包括禁止非穆斯林担任部长、不能给拨款华小,将华小灭掉、穆斯林杯葛华商或非穆斯林以及剥夺华裔投票资格等言论。”

另外,他相信,今年的经济会比去年好,但至于为何迟迟不能废除大道收费站一事,他则回应因为有一马资金舞弊案(1MDB),国家流失了1500亿令吉,等于政府缺少了60%的资金。

他说,废除大道一事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即延长20年大道收费的期限间,降低大道的收费价。

他是周一出席北海德教会紫威阁午宴时,如此表示。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声昨晚在霹州峇眼拿督出席“国民和谐”集会时表示,就算穆斯林领袖再残暴,他最终都还是个“牧牛人”,而不是“养猪人”。



“如果我们互相容忍,就算政府残暴,最多只会成为牧牛人。

如果是其他人领导的话,却会成为养猪人。”

他也表明,马来人与伊斯兰政府就像是一个“牧牛人”政府。

他说,如果马来人与穆斯林拒绝让“牧牛人”掌政,就会由“养猪人”所领导。



“你真的要斗,那你要成为养猪人或牧牛人?你必须明白,这就是政治。”

虽然并没明言,但哈迪意有所指,所谓的“养猪人”是谁呼之欲出。

“马来人作为大多数族群,原本应该是国家的主人,

但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马来西亚却由其他人所领导。”



“我们是大多数族群,乃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因为他们团结,我们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