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7, 2018

狗咬狗,一嘴毛巫統批評國陣成員黨忘恩負義;砂州副首長:巫統太傲慢欺負成員黨,一黨獨大才是倒台主因



狗咬狗,一嘴毛!巫統批評國陣成員黨忘恩負義!砂州副首長:巫統太傲慢欺負成員黨,一黨獨大才是倒台主因!

巫統在砂拉越4成員黨宣布脫離國陣之後,發表措辭強烈的文章批判他們忘恩負義;面對馬華表示《考慮退出國陣》的聲音,巫統更是毫不留情的痛批馬華才是巫統沉重的包袱;納茲里更揚言國陣已經沒有存在價值,馬華民政國大黨如果要就拿去,巫統孤軍奮戰更自由。

砂州政府當然立即不客氣的反擊了。他們說,國陣失敗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巫統一黨獨大,態度太傲慢狂妄自大不可一世。國陣政權倒台,最應該負起責任的就是巫統!把失去政權怪罪到其他成員黨身上,是完全不負責任的行為。

砂州副首長丹斯里詹姆斯說,新設立但還未註冊的砂拉越政黨聯盟(Gabungan Parti Sarawak,GPS),目前仍在稍作調整,確保符合砂州人需求和願景。

詹姆斯也是砂拉越人民黨(PRS)主席,他說,由土著保守黨(PBB)總秘書拿督亞歷山大(Alexander Nanta Linggi)領導的小組仍在處理上述事宜。

「砂拉越政黨聯盟仍在培育階段,因此,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善。」

詹姆斯今日主持砂拉越人民黨最高理事會議後,接受媒體訪問時如是指出。

「因此,我們不能說砂拉越政黨聯盟的結構,與舊國陣一樣,這不會是舊酒裝新瓶。」

他還說,有關小組將建議砂拉越政黨聯盟的方向及該擁有的特質。

「若與國陣的風格一樣,一定會被人民拒絕。」

他說,砂拉越政黨聯盟不能有主導政黨,就如國陣內的巫統。

「巫統很傲慢、固執,不會聆聽小黨的心聲。」

在第14屆大選後,國陣有4個成員黨,即土著保守黨(PBB)、砂拉越人民黨(PRS)、砂拉越人民聯合黨(SUPP)和民主進步黨(PDP)決定退出國陣,並組成砂拉越政黨聯盟。

他說,在今天的會議,砂拉越人民黨最高理事會討論有關砂拉越政黨聯盟該擁有的特質。

他說,砂拉越人民黨將建議土地改革,特別是原住民土地權利,以解決打達雅族(Dayak)所面對的問題。

「達雅族內,有很多抱怨原住民土地權利問題,我們必須儘快解決這些問題。」

他還說,砂拉越人民黨也要求將年度撥款發放給「其他宗教單位」(UNIFOR),好讓基督徒、佛教徒和非伊斯蘭信徒,興建宗教場所。

「我們必須記得,非穆斯林是砂拉越多數民族,我們必須迎合他們的需求。」

他還建議將隸屬首長署的「其他宗教單位」,升格為部門。

「我們也想要砂州公共服務重組,以反映砂州社會結構和獨特性。

「不能只是聘請你認識的人,而是要唯才是用。」

他說,砂州公共服務的組合不平均,因此需要糾正。

他說,他不認為砂州公共服務是由單一族群主導。

「你知道我所謂的不平均是什麼意思,大家心照不宣。」

勁爆新聞~ 移民局總監證實納吉夫婦交怡島St Regis酒店度假網民質疑為何度假三天需帶30個行李?



(吉隆坡17日訊)移民局總監拿督斯里慕斯達法阿里證實,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夫婦目前身在蘭卡威,夫婦倆並沒有出國。

慕斯達法阿里接受「馬來郵報」詢問時說,納吉夫婦目前正在蘭卡威島的St Regis酒店度假。

他強調,根據移民局規定,他們被禁止出境。



慕斯達法阿里

詢及納吉和其家人是否如外界傳聞所說藉由前往蘭卡威再趁機潛逃至泰國,慕斯達法阿里澄清這只是不實傳聞。

另一方面,巫統蘭卡威區部主席拿督納華威透露,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和夫人拿汀斯里羅絲瑪以及家人昨晚抵達蘭卡威度假。

納華威接受馬新社詢問時說,納吉和家人是於昨日晚上8時左右抵達蘭卡威國際機場,全家人將在這島嶼度假3天。

納華威也說,他和巫統蘭卡威區部的領袖前往機場接機,主要是給予納吉和其家人精神上的支持。

國陣上個月在509大選把中央政權輸給希望聯盟後,納吉和羅絲瑪以及家人即前往印尼度假,惟納吉和家人出過受阻,移民局更將他們列入禁止出國名單。

據英文報章《星報》報導,納吉夫婦昨天帶有30個行李,抵達蘭卡威機場。



該報章引述一名巫統領袖的消息稱,納吉夫婦是在昨天傍晚7時10分抵達蘭卡威,除了兩夫婦之外,他們的子女也隨行。

消息說,納吉夫婦抵達蘭卡威之後,在當地一間酒店,會見當地巫統領袖。

自從509大選國陣倒台之後,納吉夫婦也被禁止離開大馬。

目前兩夫婦正受到反貪委員會的調查。

昨日宴會上【 納吉尋求互相寬恕?】安華7個字霸氣狠狠打臉納吉



開齋節首日,前首相納吉認為,由於政權和平更迭,因而呼籲民眾忘掉前嫌互相寬恕,惟希盟實權領袖安華卻認為,只要納吉涉及偷錢,就要面對法律制裁。

「這個精神正確,但是要要依法辦事。如果是人身攻擊,那麼我們大可寬恕原諒。」

「他偷了錢,就要面對法律程序。」

安華昨天晚上在檳城峇東埔出席開齋節晚宴受詢納吉的言論時,如是評論。



陪同在側的安華妻子兼副首相旺阿茲莎只說:「如他(安華)所言。」

政府加緊追查一馬公司案,甚至消息指出,當局有意以不誠實挪用資產和洗錢罪來提控納吉。

納吉多次堅稱一馬公司案的錢沒有不見,也表明自己清白,沒有挪用公帑。

此前,納吉說,在齋戒月之前大馬的政權和平更迭由新政府領導,希望政壇無論朝野皆保持良性競爭。



最好還是在幕後工作

安華早前致詞重申,已獲得元首寬赦,因此可以再度參政。

不過,他說,迄今沒有獲得任何官職,因此最好是在幕後工作。

「時機一到,我就會成為首相。數名朋友要求我參選,但如果沒人要讓出席位,我會等待。」

「如果我成為首相,真主所願,我一定會在峇東埔擺設第一個宴會。」



風雨不阻三千人出席

儘管暴風雨早前席捲現場,但不阻3000名群眾出席是項活動,而許多人都向安華夫婦握手問好。

兩夫婦身穿奶白色衣服,而保鏢嚴密保護兩人。記者則無法進一步提問兩人。

其他出席者有檳首長曹觀友和行動黨資深領袖林吉祥等。

扎希變票房毒藥,巫統不是紙老虎 ~~論單打獨鬥,巫統仍是國會議員人數最多的單一政黨,比希盟任何一個成員黨都多,不可小看



趕在巫統黨選提名截止前,現年81歲的前財長兼丹州話望生區部主席東姑拉沙里,正式回應基層要求他競選的呼聲,親自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將攻打黨主席職,對壘之前已表態參選的巫統代主席兼前副首相阿末扎希。

這次的巫統黨選具有多層意義,不僅從黨主席到最高理事職等高職全面開打外,也關係到約15萬巫統黨員,要在6月30日這一天,選出哪位新領導人,帶領這個獨立以來首次成為在野黨的國陣老大哥,繼續其未來的政治鬥爭。

509大選首次政黨輪替後,巫統是所有國陣成員黨中第一個改選的政黨,黨內求變、想要看到新領導層的聲浪高,已多年不在黨主流的東姑拉沙里,一時之間備受看好。



曾與首相敦馬哈迪爭巫統黨主席落敗,另創四六精神黨,過後又回歸巫統的東姑拉沙里並非新臉孔,年齡、體力等和阿末扎希比較,並不具優勢,目前也不在最高理事會內,為何基層開腔要他競選?

最直接了當的說法,是任何與前首相納吉掛鉤的領袖,如今都被視為票房毒藥,對巫統翻身沒有加分作用,甚至會被外界視為仍由同一批人掌權,因此基層更傾向相對沒污點的資深領袖來領導這老牌政黨。



東姑拉沙里行事謹慎,雖然5月下旬開始出現要他擔起重任的呼聲,但他用了兩個星期才下定決心,主動召開新聞發布會,也突顯他並非單打獨鬥的形象,兩名副主席候選人,即前第二財長佐哈利和前柔佛大臣莫哈末卡立,分別坐在他左右,等於是以間接的方式告訴黨員,其團隊已逐漸成型。

佐哈利獲得巫統直轄區多個區部祝福攻打副主席職,而莫哈末卡立則是巫統柔佛州聯委會主席,不過兩人皆在大選落敗,加上只有3個名額的副主席職出現多角混戰,讓此次巫統黨選更有看頭。

雖然東姑拉沙里聲勢看漲,但軍閥和金錢政治向來是巫統揮之不去的夢魘,加上這次因時間緊迫取消了候選人到各州和基層交流的見面會,候選人是否會派出代理人用錢拉票,也值得關注。

至於阿末扎希,原是納吉的副手,黨內的第二把交椅,向來予人鷹派印象,其未來政治生涯取決於此次黨選,不管結果如何,前路都不好走。

一般而言,現任領導層參與競選佔優勢,因掌握人脈和黨資源,但換政府後,黨內對丟失政權的問責聲浪不斷,加上阿末扎希無法阻止東馬成員黨離開國陣,如今更面臨後院失火,其老家的霹靂巫統元老更開腔,要他自行退選。

從官拜副首相到被人勸退,只能說政治變幻莫測,巫統在去年12月常年大會上,通過兩大高職主席和署理主席不競選的提案,但短短半年內人事已非。

最後,也許有人說,一個在野黨的黨選沒什麼好看的,但不要忘記國會222席中,巫統佔了54席,是議員人數最多的單一政黨,比希盟任何一個成員黨都多,虎落平陽是失勢了沒錯,但它終究是一隻老虎,不可小看。

文/盧慧菁

【今日重磅】凱里爆出競選巫統主席原因 快看 是在挑戰印尼仔?

「我也非常尊重巫統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他是一名常予以我勸告的兄長。他們兩人都各有擅長,也分別曾領導建設國家的重要單位如國油及土著銀行,也與基層維持緊密關係,都是主席職的有力候選人。」



(吉隆坡16日訊)巫青團長凱里說,他是考慮到巫統現在處境及未來生存,才決定競選巫統主席職;他形容這個決定並不容易。 

「我參選是為了讓黨員能決定黨的未來方向。」

他今午在臉書帖文說,他已通過代表要求將6月1日所呈交提名競選副主席職的表格撤回,並於今午提名截止前呈交競選主席職的最新提名表格。

「我非常尊重(巫統元老)東姑拉沙里,也在幾天前與他會面,也曾鼓勵他參選。



「我也非常尊重巫統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他是一名常予以我勸告的兄長。他們兩人都各有擅長,也分別曾領導建設國家的重要單位如國油及土著銀行,也與基層維持緊密關係,都是主席職的有力候選人。」

因此凱里表示,他參與競選主席,是考慮到這職位是公開競選,並想予以黨代表更多的選擇。

他也說,自己沒有這些候選人般有經驗也充滿缺點,並認為勝敗也將交給黨代表定奪。

他強調,無論誰當選巫統新主席,他將給予全力支持。



「我矢言將全力奮鬥,讓巫統的靈魂以新的軀體(jasad baru)重生,回到過去身為馬來政黨,卻能包容,涵蓋和代表全馬各族人民的一個'靈魂'。

「一個開放於各階層人士,不限上流社會和精英分子,一個為平民的政黨。一個照顧平民利益,不種族和性別歧視,不再對民瘼視若無睹的政黨,及一個能對各族寬大的政黨;直至國陣能重建成為代表所有人的政黨「。

凱里說,新的軀體是說黨內需要進行的重組,讓巫統的一切回歸至開明精神,包括自由競選黨職,能批評領袖而不被開除,開放接受新會員,並自由讓任何能引領黨者當黨代表,而不再只限於各黨閥。

因此他希望這能為人民作貢獻的鬥爭,而不是追逐財富,職位或官位的爭鬥。



「知識為先的文化,將引領巫統各階層,讓年度代表大會成為思想碰撞以為人民造福的所在,而不是淪為發表只娛樂黨員的長篇致辭的場合。

「讓黨外人民(的願望),經黨的機制提至最高理事會。讓之前被邊緣化的知識分子,專業人士,社運分子不再被謁止。我們將向任何有意重建巫統的人,開放所有大門「。

最新爆料【競選「巫統主席職」 7候選人名單】曝光~竟然有他?



競選巫統主席職的7位候選人名單在社交媒體上流傳。(攝影:)競選巫統主席職的7位候選人名單在社交媒體上流傳,競選的領袖一一曝光。已知的黨主席職候選人分別是巫統代主席阿末扎希丶話望生區國會議員東姑拉沙及今天宣布競選黨主席職的巫青團長凱里。



至於其他4名黨主席職的候選人則是部落客拉末阿占丶羅西烈沙益丶莫哈末依克巴及尤索夫慕沙。?這4名候選人的背景都較鮮為人知,羅西烈沙益相信是活躍於非政府組織丶莫哈末依克巴是馬來西亞馬來人陣線(JMM,Jaringan Melayu Malaysia)的成員,而尤索夫慕沙則是一名律師。



不過,這些候選人尚未確定能夠參與黨主席職競選,因為他們仍必須通過審核,以確保他們不是破產人士。巫統在本屆黨選中共接獲612份競選各黨職的提名表格,包括大會議長至黨主席。共有3人將競選巫統署理主席職,並有9名候選人角逐3個副主席職。角逐巫統署理主席職的領袖包括巫統宣傳主任安努爾慕沙及森州前大臣莫哈末哈山。

至於將競選巫統副主席職的領袖則是前第二財長佐哈里丶柔佛州前大臣莫哈末卡立丶農業與農基工業部前副部長達祖丁丶鄉區發展部前部長依斯邁沙比里丶首相署前部長沙希旦丶教育部前部長瑪哈茲及登州前大臣阿末賽益。



凱里原本計劃競選副主席職,不過他在提名截止的11個月小時退選,轉攻巫統主席職。巫統在本屆黨選中共接獲612份競選各黨職的提名表格,包括大會議長至黨主席。

在巫青團長職方面共有9人競選,其中包括正在潛逃的大港區部主席嘉馬尤諾斯,而署理團長職也同樣有9人競選。至於巫統婦女組及巫女青,婦女組主席及巫女青團長職則有4人競選。此外,共有121人提交提名表格,競選巫統最高理事職。

劉鎮東:變天后,我們去見馬哈迪,林吉祥提醒我們要談國民團結和國家建設,而非經濟課題



劉鎮東說,他期待未來的華文報是一份馬來西亞人的報紙,只是用華文來寫,而不是以華人的角度來看問題。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17日訊)行動黨政治教育局主任劉鎮東表示,馬華在2008年已經死亡,在2018年埋葬,如果馬華再走華人路線,只有死路一條。

他認為,馬華要重生,只能跟新巫統合作,成立一個馬來西亞人的政黨。如果巫統沒有改變,馬華只能卡在那邊。

心繫國家建設 林吉祥敦馬擁共同理念



行動黨元老林吉祥與首相馬哈迪有著共同理念,心繫國家建設。

劉鎮東說,兩人都已有一把年紀,兩人最關心的就是如何處理國民團結和國家建設,而非經濟課題。

「變天后,我們去見馬哈迪,林吉祥提醒我們要談如何處理國民團結和國家建設課題,見到馬哈迪後,他也是跟我們談如何通過教育來進行國家建設。

「國家建設包括這國家是否完整,建國的方向,他們認為其他事情別人能做,國民要有個方向,國家是值得驕傲的。兩人關切點是一樣,只是表現方式可能不一樣。」

劉鎮東認為,首相把首相署所有管理經濟事務的機構交給阿茲敏,顯示馬哈迪是在下放權力,希望藉此削減首相的權力。

他認為,首相委任阿茲敏當經濟事務部長是正確之舉,因為阿茲敏和財政部長林冠英皆當過大臣或首長,兩人擁有行政經驗。

「基本上,馬哈迪是不要(負責)管經濟,他更關心教育,所以他才要當教育部長。」

「至於馬哈迪要怎樣削減首相權力,以後安華當了首相……這個就不得而知。」

盼華文報成大馬人報紙



劉鎮東說,他期待未來的華文報是一份馬來西亞人的報紙,只是用華文來寫,而不是以華人的角度來看問題。

他說,如果純粹從華人的角度看問題,是無法看到解決方案。

他坦言,變天是一個機遇,華文報可以研究很多議題,趁機了解馬來社會。

馬可考慮生產巴士



劉鎮東認為,大馬可以考慮發展成東南亞主要的巴士生產國。

他說,汽車工業是可以創造整體的生產鏈,但在現階段而言,他認為還是以生產巴士為主。

針對馬哈迪指政府考慮創造新的國產車的說法,劉鎮東說,東南亞各國目前並沒有很專業地生產巴士,目前大家都向中國購買巴士。

「大馬可以建立以馬來西亞品牌巴士為主的生產鏈,一年生產數萬輛的巴士。因為成本很低,很多地方可以創造以巴士為主的生產鏈。」

劉鎮東認為,馬哈迪的建議本質上是他相信汽車工業還是重要的,是帶領工業發展的管道,是創造整體的生產的供應鏈,就像日本的模式,他們的經濟是靠汽車工業來促進發展。這個本質是可以的。

「至於是不是可以生產私人汽車,這是可以討論的。」

他說,大馬取消或展延隆新高鐵計劃是對的,因為太大的資金投入,卻沒有得回酬。高鐵的問題是只能載人不能載貨。

至於捷運3計劃對他而言是浪費錢,因為沒把巴士系統做好就是浪費錢。

「我們要做的應該是連接的系統。」

《重磅新聞》內政部長:開齋節後,第一份任務是【逮捕1MDB關鍵人物】已知道他的下落了





《重磅新聞》內政部長:開齋節後,第一份任務是【逮捕1MDB關鍵人物】已知道他的下落了!

冀改善執法單位形象......

慕尤丁說,基於公眾對於移民局、大馬皇家警察部隊的投訴很多,希望通過單位的重組,糾正相關機關的問題,例如非法外勞重聘計劃。

內長:改變負面形象 移民局警隊將重組



劉鎮東(左三)率領民主行動黨柔州行政議員、該黨執委,出席慕尤丁(右三)舉辦的開齋節茶會。

(麻坡17日訊)內政部長丹斯里慕尤丁透露,該部將對轄下移民局、大馬皇家警察部隊的【混亂】結構進行重組,以改變人民的負面觀感。

他說,基於公眾對於上述兩個單位投訴很多,因而必須儘快處理。

他透露已會見首相敦馬哈迪醫生,並彙報有關情況。

我作為內政部長,意識到這些事不利於我們的形象,也影響人民對內政部的信任和信心。

他說,該部希望通過單位的重組,糾正相關機關的問題,例如非法外勞重聘計劃。

慕尤丁今日在巴莪國會選區開齋節餐會上,向記者這麼透露。出席者包括土團黨青年團長賽沙迪、柔佛州務大臣拿督鄂圖曼和民主行動黨柔州主席劉鎮東等人。

詢及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案件調查進展,慕尤丁回應,內政部已指示警方尋找與逮捕劉特佐助查,警方將採取必要行動。



慕尤丁在巴莪國會選區開齋節餐會上,表示會重組移民局和大馬皇家警察這兩個執法單位。

組織架構混亂民眾負面觀感 慕尤丁:重組移民局與警隊

內政部長丹斯里慕尤丁說,移民局和大馬皇家警察將進行重組,從而改善兩個執法單位的形象,扭轉民眾的負面觀感。

他說,重組工作刻不容緩,因為上述兩個執法單位的組織架構混亂,且是最多民眾投訴,所以,他也已會晤首相敦馬哈迪醫生闡明此事。

重組旨在確保我們部門屬下機構根據政策和規定運作,因為我們(內政部)的機構面對各種負面觀感。

身為內政部長,我意識到這些不利於我們的形象,也影響人民對內政部的信任和信心。

慕尤丁今天在巴莪國會選區開齋節餐會上,對記者這麼說。

他說,內政部希望通過組織架構重組能糾正和解決相關機構的偏差和問題,如非法外勞重聘計劃。






Jho Low diburu PDRM

Kementerian Dalam Negeri akan merombak struktur pentadbiran dua agensi di bawahnya iaitu Polis Diraja Malaysia (PDRM) dan Jabatan Imigresen.

[https://youtu.be/N85NesWRDmY]

PDRM, Jabatan Imigresen akan dirombak - Muhyiddin

Mengulas status Jho Low ...

Tan Sri Muhyiddin Yassin menegaskan arahan tangkap dan bawa pulang ahli perniagaan yang dikaitkan dengan 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 (1MDB) telah lama dikeluarkan Kementerian Dalam Negeri.

將採取行動對付劉特佐

此外,他說,警方將採取必要行動,以便逮捕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主嫌劉特佐歸案,各造受促耐心等待。



指移民局警隊結構不明,慕尤丁將晤首相商議重整

內政部長慕尤丁直言,現有移民局和警察的結構令人混淆,因此將會見首相馬哈迪,以商談重整計劃。

《馬新社》報道,慕尤丁今日在巴莪出席開齋節開放門戶受訪時表示,移民局和警隊收到最多投訴,因此要見首相解釋此事。

身為部長,我知道這事打擊部門公共形象和信心。

他指出,這項重整計劃將解決兩機構弱點,包括無證移民的漂白計劃。

本屆大選是「反納吉大選」 劉鎮東:行動黨贏了不是了不起的事,只是大家在反納吉



行動黨政治教育局主任劉鎮東認為,希盟政府若要穩住政權,就必須要解決小市民,尤其馬來中下層階級的經濟生活問題。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17日訊)行動黨政治教育局主任劉鎮東認為,希盟政府若要穩住政權,就必須要解決小市民,尤其馬來中下層階級的經濟生活問題。

他接受星洲日報專訪時說,如果新政府要在來屆大選保住政權,就必須解決小市民和中下層階級的經濟問題。

他說:「我們要照顧中小層馬來人的經濟,讓他們生活得更好,5年後大選投票時,如果生活比5年前好,就不會有問題。這是希盟政府的挑戰。

「若能照顧好中下層馬來人這一塊,對所有人都好。每個人都有錢花,無論是在夜市擺攤、賣布或花。

「過去幾年很多人怨聲載道,主要是因為落實消費稅讓物價高漲,馬幣下跌及政府大砍津貼和開支,市場缺乏資金流動。」

他表示,如果人民的生活過得好,有錢花,國內經濟也會轉好,當然前提是全球沒有發生金融危機等事件。

思考如何提高人民薪水



劉鎮東指出,接下來希盟政府要思考的是大馬經濟如何走向另一個不一樣的層次,如何關注小市民的就業機會和提高薪水,以及砍斷壟斷企業和朋黨作業方式。

「例如,農業及農基工業部長沙拉胡丁要終結國家稻米公司(Bernas)壟斷供應白米的的情況。

「還有就是為40多歲就退休的軍人提供就業機會,如可取代外勞擔任保安人員等。」

他認為,如果新政府能夠有效反貪,每年增加2萬個就業機會,經濟良好,讓小市民生活過得好,希盟政權就會穩定。

「小市民如馬來中小層,如果經濟過得好就不容易被煽動。若經濟不好,可能就冒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現象,他是靠網絡媒體來煽動白人中下層階級贏得選舉。」

劉鎮東強調,509大選給予人民的啟發是,不用付出流血代價換政府,選民已不再害怕換政府。

不能忽視新政黨新勢力



他說,希望聯盟政府必須清楚知道這點及自我警惕,不能忽視未來可能成立的新政黨或崛起的新勢力。

「土團黨創黨於2016年9月9日,不到兩年便執政,因此不能假設國陣很爛,沒有新的政黨會出現來取代希盟。」

他說,如果巫青團團長凱里成立新的政黨,再結合馬華和國大黨組成多元政黨,或是巫統和伊斯蘭黨變成多元勢力,這都是希盟政府所不能忽視的。

應改思維免入死胡同 華小是大馬人學校



行動黨政治教育局主任劉鎮東希望大家可以打破傳統思維,華小不是華人的學校、國小也不是馬來人的學校,華小是馬來西亞人的學校,只是以華文來傳授馬來西亞人的價值。

若華小三分一非華裔 沒問題



他說,若未來華小有三分一的非華裔學生和老師並沒有問題,只是媒介語必須是華文。

他接受星洲日報專訪時說:「若我們一直強調華小是華人的學校,只會走入一個死胡同。

「就像我的參政,在文化族群上,雖然我是華人,但在政治上我是馬來西亞人,以馬來西亞人的身份參政。」

他期許未來這個國家會有三分一的馬來人會說華文,全部的華人會說馬來文。可以打破過去一人只能學好一種語文的思維。

他說,多元文化與語言是大馬的特色與資產,我們應該思考未來要如何定義這些學校。

對他而言,今天國小也不能只教一個語文,若教得好,他並不堅持華裔家長一定要把孩子送去華小。

「每個國民都可以掌握多種語言,那是國家的資產。」

劉鎮東說,現在有很多巫裔和華裔家長對政府學校沒信心,紛紛把孩子送入私立學校,但這不再是種族問題,而是階級問題。

「有錢的學生就讀國際學校,階級分得太清楚,這樣的趨勢其實對國家並不好。一旦政府把華小和國小辦好,當公共學校做得好,大家就不會把孩子送入私立學校了。」

談到承認統考一事,他說,這點希盟政府會做到。

半島西海岸逾20%馬來票轉向 反納吉風送希盟入布城



希盟在第14屆大選成功推翻執政60年的國陣,主要原因是大馬半島西海岸逾20%的半城鄉馬來選票轉向希盟。

也是行動黨柔佛州主席的劉鎮東分析,本屆大選被喻為「反納吉大選」,馬來票從原本的巫統轉向希盟和伊斯蘭黨。

「大家都是反納吉,伊黨得的選票不是因為伊黨很強,行動黨贏了不是了不起的事,只是大家在反納吉。」

他指出,吉蘭丹和登嘉樓出現棄保效應,當地人認為巫統勢力強大,唯一能制衡巫統便是伊黨,因此把票投給伊黨,最終讓伊黨執政。

劉鎮東說,本屆大選結果印證了他早前的預測,即大選將出現馬來海嘯。

他認為,希盟獲得多少馬來票不是關鍵,日後希盟面對的挑戰是,要如何通過執政來擴大影響力。

據他觀察,巫統和伊黨從以前一直玩弄種族政治,但現在已經沒得玩了,仇恨生產鏈也斷了,所以並不擔心未來巫統會與伊黨合作,延續這種政治伎倆。

不想得罪中國新加坡,2年內重啟隆新高鐵 ~~希盟尷尬U轉……



(吉隆坡訊)財政部長林冠英指出,政府或將在未來一至兩年內,重新啟動隆新高鐵計劃。

他說,誠如首相敦馬哈迪醫生早前所宣布,隆新高鐵計劃目前已展延,但未來,大馬會和新加坡政府探討此事。



他接受新加坡亞洲新聞台訪問時說:「我們還需要為部分高成本項目或醜聞償還債務,我相信新加坡會了解,我們現階段真的無法落實這些高成本項目,如隆新高鐵。」

「但大馬將探討重啟這項計劃,或許是一年或兩年後,這是我們需要討論的事。」

林冠英說,他相信中國和新加坡方面會理解,大馬為何要檢討諸如東海岸鐵路和隆新高鐵等大型基建項目。

「由於前朝政府對財政管理不善,以致希盟政府必須解決超過1兆令吉的國債,以及一個馬來西亞發展有限公司(1MDB)的問題。我們有信心中國諒解我們的債務困境,他們會願意伸出援手,幫助我們脫困。」

馬哈迪較早前宣布,政府決定取消隆新高鐵計劃,並可能須賠償5億令吉。

不過,他之後對日本進行工作訪問時卻表示,希盟政府並非是要取消由前朝政府推行的隆新高鐵計劃,而是暫時擱置該計劃。

前朝國陣政府是於2016年與新加坡簽訂隆新高鐵協議,預計可在2026年完成全長350公里的隆新高鐵工程。

專注體制改革反貪 許多高官解職求去



新政府目前正專注於財政體制改革及反貪措施,而在這過程當中,許多高官將會被解職或自行辭職,這包括國行總裁的丹斯里慕哈末依布拉。

「我們應慶幸國家換了政府。若前朝政府繼續執政,我想1兆令吉的債務,很快會變成3兆。到時,我們做什麼都無法拯救這個國家。」

將揭財政部大醜聞



他也表示,不久後,他將揭露與財政部有關的巨大醜聞,並指希望在這100天向外公布所有的一切。然後,新政府才可以繼續下一步行動。

「我認為,這清理工作開始的地方……一旦完成評估,清理整頓完畢,而『去毒』工作也完成後,大馬就可再次回到正軌。」

否認對納吉懷恨在心 「若有恩怨早就捉他」



林冠英否認他或首相敦馬哈迪醫生對納吉懷恨在心,並指:「若涉及個人恩怨,他(納吉)早就被逮捕了。許多法律都能讓我們立即逮捕他,但是我們都沒這麼做。

「因為我們依照正當程序,我們想要依法治國。若有任何證據顯示他應該被提控,那他也會被控上庭。

「老實說,我知道情況不會好到哪,卻從未想過會這麼嚴重。

「你知道嗎?他們給我簽的第一份文件是支付1MDB的債務。而我多麼希望我正簽署一些有利於人民的文件,而不是大馬政府必須為1MDB弊案而簽署的債務。

「然後我說,我不打算這麼做……首份要我簽準的文件,絕不能是1MDB。當然,我會在這之後才簽署這些文件。」

也是檳州前首席部長的林冠英說,他發現我國政府為1MDB支付了70億令吉,未來幾年還必須支付多達500億令吉。

欠龐大債務難辭其咎 「1MDB案納吉須負全責」



林冠英表示,自他5月上任以來所獲取的資料很清楚地顯示,前首相兼前財長拿督斯里納吉,必須對一個大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弊案負起全責。

林冠英接受新加坡《亞洲新聞台節目》訪問時說,作為1MDB前顧問的納吉,必須對該公司所欠下的龐大債務負起全責。

財長才能批准交易



「我個人認為他(納吉)應負起全部責任,因為只有財政部長才能批准有關交易。當然,這起事件應讓調查小組做決定,若他們覺得有必要提控,那就帶上法庭。

「這類弊端多到一度讓我覺得自己的責任,是在處理前財長留下的爛攤子。我們已按常規調查與通過正確的法律程序展開。」

目前,納吉正被反貪污委會以濫用1MDB款項而被調查。過去數周,警方也已經搜索納吉及其家人有關的住所。

納吉也指最近剛被解僱的前總檢察長丹斯里阿班迪是清白的。但是在希盟政府於5月9日大選中獲勝後,當局已開檔調查此事。

最新轟動【伊黨高層獻議與希盟政府合作】這個項目





在第14屆全國大選後,在多州因懸峙州議會,而與希盟中央政府鬧得不可開交的伊斯蘭黨,在伊黨中間人調和下,為降至冰點的關係,展開「破冰和談」,以讓兩造能妥善發展伊黨執政的的登嘉樓州與吉蘭丹州。



伊黨元老慕斯達法阿里表示,希盟中央政府應放下歧見,與伊黨州政府攜手合作,一同為兩個東海岸州屬的未來發展共商大計。



他在接受《透視大馬》專訪時說,希盟與伊黨政府所追求的目標其實一致,就是在獲得人民委託後,妥善發展及治理國家,而中央政府也不應輕視州政府。「中央政府肯定有意盡全力將國家發展得更好,同樣的,治理吉蘭丹與登嘉樓州的伊黨州政府,也希望治下的兩個州屬,能獲得妥善發展。」

他認為,中央與州政府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兩造必須維持良好的溝通協調,以彰顯聯邦制的精神。曾是伊黨總秘書的慕斯達法阿里透露,在他從中牽線下,希盟首相馬哈迪與伊黨登州大臣阿末山蘇里,已於本月4日展開「破冰和談」,以促進雙方合作關係,伊黨主席哈迪阿旺也是座上嘉賓。?退出伊黨中央領導層已久的慕斯達法此舉,不但令得伊黨內部感到驚訝,也大出政治分析家的意料之外。



在馬哈迪與伊黨眾高層的政治生涯中,雙方都不曾有任何密切關係,而馬哈迪更是在首度任相期間,以至成為希盟總裁時,不斷發言抨擊伊黨,為了勝選而不擇手段濫用「伊斯蘭教」的名義。從1999年至2004年期間,擔任國陣政府首相的馬哈迪,因為石油主權課題,頻頻與伊黨州政府發生爭執。無論如何,今時不同往日,在上述「破冰和談」之後不久,阿末山蘇里即捎來消息,宣布中央政府願意繳付石油稅予兩州政府。

慕斯達法敘述:「根據過往歷史,只要州政府與中央政府分別由不同政黨執掌,州政府往往就會受中央壓迫。伊黨在這方面感同身受,無論是在治理登州、丹州或吉打州(2008年大選後)時,中央政府都與伊黨州政府不咬弦。」「這樣的對峙已影響伊黨州政府的治理能力,因此,我想從本屆大選後開始,雙方能破舊立新,維持良好友善的關係。」

難能可貴的是,慕斯達法所提出的和談意見,也獲得哈迪與阿末山蘇里的認同,兩人同樣覺得有必要與中央政府保持好關係,所以慕斯達法才有機會牽線,安排這場會面。他補充,在上述會談中,雙方都一致認同,有必要強化彼此的合作關係。馬哈迪也答應履行競選承諾,歸還石油稅予兩州政府。

慕斯達法也提及另一項爭議的「東海岸鐵路」計劃。「若希盟與伊黨雙方沒有坐下來談,這項計劃恐怕無法付諸,因為其中涉及州政府土地權。」

最新轟動【《星報》CEO留話給敦馬 】全部人都傻眼了





(吉隆坡17日訊)隨著首相敦馬哈迪延續向東學習政策,《星報》集團董事經理兼總執行長拿督斯里黃振威提醒馬哈迪,必須在與中國維持的外交關係上步步為營,尤其需顧全中國的「面子」問題。



他說,馬哈迪在30年前任相時傾向日本,是因為日本當時為亞洲新星。



「馬哈迪延續了對日本的崇高敬意,歷史似乎在重演,他的向東政策讓外交部感到驚訝和混淆,該部許多官員都視之為模糊政策,不知如何落實;來到2018年,其新任內閣成員似乎也對向東政策復活猝不及防,尤其外交部長還未受委。」

黃振威在專欄中指出,大馬與日本建立了超過60年的邦交,兩國貿易及投資關係也穩固,但馬哈迪重新拜相後選擇日本為首個海外官訪國家,引起許多疑問,尤其他在官訪日本前,宣布重新檢討、展延或取消多個中國主導的大型計劃。

「我被告知首相辦公廳在這之前已禮貌性知會中國大使館,以避免中方產生誤解。」他說,如今情況顯然脆弱,我國在與中國這個全球領導者接洽時必須步步為營。

「這存在很大風險,世界已改變,大馬必須謹慎處理外交舉措,這是敏感時期,對中國來說,『面子問題』也很重要;不管我們喜歡與否,全世界都在望向中國。」他提到,中國曾是貧窮落後的國家,許多大馬華人當時甚至還會寄錢給身在中國的親人,中國現已今非昔比。

「大馬處在有利位置,因為鄰國新加坡常被視為親美;讓政治成為絆腳石將非常浪費,因為無可否認中國現在扮演受人尊敬的重要角色,中國將塑造新世界秩序,新中國值得看齊,馬哈迪應理解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