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6, 2018

對於東姑拉沙里挑戰【阿末扎希忍不住出來開炮】精彩上演



對於巫統元老東姑拉沙里宣布挑戰競選巫統黨主席,身為代主席的阿末扎希表示歡迎對方的決定,不過,他也提醒,巫統不能因此而重蹈1987年兩派分裂的局面。

面對姑里來勢洶洶的挑戰,同樣競選黨主席一職的阿末扎希,抱著開放的心態看待。「姑里的宣布,證實巫統黨內所有職位,的確都公開讓黨員及領袖們參選。這告訴各界,現在的巫統,已變得民主、開放多了。」?



不過他也表示:「雖然我們在執行上變得開明了,但巫統不能重蹈覆轍出現黨爭,陷入猶如1987年分裂為兩派的局面。」?



扎希是在姑里宣布競選的數小時後,發表上述聲明,強調黨選競爭,應該在注重「友情及同胞情」的情誼下展開,不應該涉及人格謀殺的成分。這位前副首相也坦言,他已做好心理準備,面對黨選結果出爐。「我將以開放心態,接納任何贏得巫統主席職的人士,以同心協力重建更強大的巫統。」



「我們應該善用這次黨選,作為我們面對外頭(政壇)硬仗的準備,而不是製造兄弟鬩牆的困局。」國陣在第14屆全國大選潰不成軍,作為國陣兼巫統主席的前首相納吉,已在選後辭去這兩個職位,並由副手扎希暫代。



姑里是於今日宣布,他將在巫統當選中,問鼎黨主席一職,以便為巫統帶來改變,使黨在經曆本屆全國大選的失利後,能夠更符合時宜。

回溯1987年的巫統黨爭,當時姑里挑戰捍衛黨主席職的馬哈迪,結果這場龍虎鬥的結果,不但導致巫統分裂,巫統也一度因註冊資格成疑,差點被吊銷社團註冊。

最終在黨爭中敗下陣來的姑里,隨後離開巫統另起爐灶,帶領支持者自組「46精神黨」繼續抗爭,更助伊斯蘭黨於1990年全國大選奪下吉蘭丹州政權,自此巫統迄今都無法奪回丹州。

最新消息【長出聲了,通通跑不了】這些人遭殃了



(打昔牛汝莪16日訊)國防部長莫哈末沙布表示,內閣設立的特別調查委員會將在開齋節後,徹查國防部內部的濫權舞弊案。他說,前國家總審計司丹斯里安比寧布昂(Ambrin Buang)將在開齋節後召集人員成立特委會,接著展開調查。

末沙布說,該特委會將調查所有政府部門的濫權舞弊案,包括國防部。「我聽說部門內有醜聞,因此我們準備提供所有資料助查。」末沙布也是哥打拉惹區國會議員,他今天在其住家舉行的開齋節餐會這麼說。



財政部長林冠英、振林山區國會議員林吉祥和檳州希望聯盟領袖也有出席餐會。



國防部長莫哈末沙布指出,大馬武裝部隊將調查一項指委任及升遷軍方高級官員的機密文件疑被泄漏的指控。他說,國防部重視這項指控,並將通過部隊總部下令憲兵司令部徹查有關指控的虛實。他也保證,作為武裝部隊理事會主席,每一項部隊的會議包括決策,將會保密。

他說,國防部對保密一事,絕不妥協。愛國者協會本月3日吁該部調查有關事項,其主席拿督莫哈末阿剎說,有關泄漏的資訊也揭露了武裝部隊前參謀長祖基菲里將軍可能被委為總參謀長的消息,並指這樣的文件若也能泄漏,更遑論其他國防部機密文件。

 


【今日轟動】柔佛不需要大馬 但大馬需要柔佛 快看 柔南方之虎臉書爆出多年前的真相



柔佛南方之虎臉書專頁轉載文章《柔佛不需要大馬,但大馬需要柔佛》,引起許多網民熱烈討論。

(柔佛?新山16日訊)柔佛南方之虎臉書專頁今日上載一則來自網站《今日大馬》,由拉惹柏特拉撰寫的文章《柔佛不需要大馬,但大馬需要柔佛》,瞬間就在網上炸開了鍋,引來持不同看法的網民熱烈討論及留言。南方之虎臉書專頁轉載



根據上述文章,聯邦政府或布城被指不能欺負或冷待柔佛,因為柔佛是出於自願並在提出特定條件下,於1914年加入馬來屬邦及於1948年加入馬來亞聯邦,所以柔佛不需要大馬,而是大馬需要柔佛。「柔佛可以輕易脫離大馬,並與新加坡和汶萊組成一個經濟體。」

有關文章也指柔佛每年貢獻數10億令吉給聯邦政府,但只從聯邦政府取回3億令吉推動州內發展及作為州民福利,那麼所貢獻的錢是否留在柔佛用來照顧州民更好?此外,拉惹柏特拉引述之前的「柔佛蘇丹不曾用人民的錢,而是將薪金和津貼捐給人民」新聞報道。



「據我所知,柔佛和雪蘭莪蘇丹透過投入各種商業活動獲得本身的財富,他們的投資無關白米、白糖、麵粉的壟斷,或是入口AP、固打、政府合約、私營化特許權等。」拉惹柏特拉還特別點出柔佛蘇丹自1899年就捐出薪金所帶出的訊息,並重提英國殖民政府於1826年成立海峽殖民地、1895年成立馬來聯邦「勸諫」馬來統治者、1909年簽署《曼谷條約》的歷史,強調柔佛是於1914年開出條件後,才自願加入馬來屬邦。

「巫統是於1946年,為了反對英國殖民政府成立馬來亞聯邦(MalayanUnion),它是在柔佛蘇丹位於新山的王宮成立。沒在1946年成立巫統,馬來亞聯合邦(Federation of Malaya)也不會在1948年成立,而正是因為有柔佛和柔佛王宮,這才有了後來的馬來西亞。」專頁管理員指分享歷史

儘管專頁管理員一再提醒網民,先仔細閱讀及了解文章內容,並且強調文章無關政治,只是分享歷史事實,而柔佛人有必要知道自己州屬的歷史,但仍有不少網民迅速留言。由於文章一上載到專頁就出現許多留言,管理員不禁自嘲自己感到很奇怪,網民如何能沒看完文章就發表看法,畢竟文章不短,但網民留言的速度實在太快。在網民的大量留言之中,除了有網民力挺並指持反對意見者都是外州人士,也有網民要求專頁著重分享足球消息就好。

原來就是他【1MDB資金匯給納吉等人】證據確鑿



陳金隆。 (吉隆坡16日訊)1MDB弊案關鍵人物之一陳金隆(Eric Tan Kim Loong,譯音),不僅是大馬富商劉特佐高度信任重用之人,還是多個銀行戶頭持有人,他在劉特佐指示下將23億6000萬美元(約94億令吉)的1MDB資金,轉賬到多人的銀行戶頭,包括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





陳金隆的身分相當神秘,曾被認定是劉特佐的化身,反貪污委員會於上週一(11日)首次公布陳金隆頭像,要求現身協助反貪會調查1MDB案,財經周刊《The Edge》重新梳理陳金隆所扮演的角色,及為何我國和新加坡通緝他的原因。

據報導,陳金隆在新加坡渣打銀行所擁有的黑石亞洲地產夥伴私人有限公司(Blackstone Asia Real Estate Partner Ltd)銀行戶頭,約11億美元(約44億令吉)海外投資資金直接或間接轉賬到該戶頭,以將資金分配予1MDB、阿布達比國際石油投資公司(IPIC),及阿爾巴BVI相關人士。

在2012年5月25日至同年12月14日,阿爾巴的瑞士銀行戶頭轉賬6億3600萬美元(約25億令吉)到黑石亞洲,另一筆4億5500萬美元(18億令吉)的資金則是通過投資到Enterprise Emerging Market和Cistensque投資基金,再轉手到黑石亞洲戶頭。

劉特佐一貫手法是利用與知名企業名字相似的公司銀行戶頭來掩人耳目,美國司法部指出,此舉可讓或因交易數額及政治敏感人物,受到金融機構審查的做法。以Tanore名義開設戶頭

接受1MDB 50億轉賬



陳金隆以Tanore金融公司在新加坡瑞士安勤銀行開設的戶頭,曾接受1MDB公司透過一馬發展環球投資公司轉賬一筆高達12億6000萬美元(約50億令吉)的資金。這筆資金是一馬發展環球投資公司為敦拉薩國際交易中心發展籌資發行的30億美元(約120億令吉)債券的一部分。儘管該戶頭與1MDB之間並無合法關係,但是盧愛珊卻和陳金隆都是該戶頭的授權簽名人;美國司法部說,阿末峇達威是安勤銀行主席,也是陳金隆開設該戶頭的推薦人。



司法部指出,陳金隆在Tanore銀行戶頭事宜上擔任劉特佐的代理人,後者也定期通過陳金隆的電郵與銀行溝通,但銀行對此是否知情,則不得而知。

此外, 陳金隆在2013年曾獲劉特佐指示,從Tanore銀行戶頭分兩次轉賬共6億8100萬美元(約27億令吉)給MO1在大馬銀行戶頭,當中首筆6億2000萬美元(約25億令吉)匯款於同年8月從MO1的另一大馬銀行戶頭,轉回Tanore銀行戶頭,最終被用於為納吉夫人拿汀斯里羅絲瑪購置22卡拉粉鑽吊墜和項鍊。

轉賬1.2億到MO1戶頭陳金隆曾在劉特佐的指示下,從黑石亞洲轉賬3000萬美元(約1億2000萬令吉)到「大馬一號官員」(MO1)的大馬銀行戶頭。除了MO1,陳金隆也分別轉賬4億7300萬美元(約19億令吉)給IPIC前董事經理和阿爾巴主席卡迪庫拜希、6660萬美元(約27億令吉)給阿爾巴總執行長阿末峇達威,及500萬美元給1MDB法律顧問盧愛珊(Jasmine Loo,譯音)。

據《The Edge》報導,阿爾巴BVI是虛假的阿爾巴投資公司,被指在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為1MDB從丹絨公司和雲頂集團購買能源資產,發行總值17億5000萬美元(約70億令吉)債券時,從中獲取13億6700萬美元(約55億令吉)。



轉賬逾399萬到盧愛珊戶頭陳金隆在2014年,曾使用Affinity Equity國際合夥公司戶頭,轉賬99萬9975美元(約399萬6800令吉)到盧愛珊瑞士的安勤銀行戶頭。美國司法部指,盧愛珊和1MDB前執行董事唐健志(Casey Tang,譯音)各獲590萬美元(約2358萬令吉)和500萬美元(約1998萬令吉)酬勞,酬勞支出是源自於1MDB資金。2010年12月22日,Good Star Ltd通過蘇格蘭皇家顧資銀行戶頭轉賬500萬美元到唐健志以Totality Ltd名義,在瑞士瑞意銀行(BSI Bank)所擁的戶頭。

Good Star為劉特佐所擁,在2009年非法取得1MDB7億美元(約28億令吉)資金,該資金是1MDB與Petro Saudi國際公司合資、投資的10億美元(約40億令吉)一部分。司法部指出,轉入黑石亞洲銀行戶頭的1MDB資金,有約500萬美元轉到盧愛珊在安勤銀行的River Dee國際戶頭;

最新轟動【巫統元老東姑拉沙為納吉喊話】為自己鋪後路?



(吉隆坡16日訊)巫統元老東姑拉沙里指出,未有證據顯示前主席拿督斯里納吉犯錯,巫統暫不會隨意開除納吉。他說,巫統未就是否開除納吉黨籍一事,進行商討。「為什麼我們要這麼做?除非真的證明了他(納吉)犯下不可原諒的大錯。」





他今日召開記者會時,受詢及若勝選巫統主席後首要進行任務時,他則以「還未有計劃」回應。問及若當選主席職,會否繼續與馬華、民政黨及國大黨合作,他說,巫統、馬華、民政黨及國大黨仍是國陣成員黨,目前還未深入探討此事。



他說,國陣的未來應該注重在加強成員黨之間的聯繫,強化團隊向心力。提及是否與伊斯蘭黨合作時,東姑拉沙里大耍太極,待時機成熟,一切會明朗。

當媒體問及東姑拉沙里是否獲得191個巫統區部支持時,他笑言,希望可獲得所有區部的支持。至於支持他的區部中是否包括納吉領導的北根區部,他則說,北根的黨員應該會支持他。

勁爆新聞~



身陷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醜聞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或在洗黑錢及盜用財物的罪名下遭提控。(吉隆坡16日訊)身陷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醜聞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或在洗黑錢及盜用財物的罪名下遭提控。路透社引述消息稱,負責調查1MDB醜聞的有關當局,正考慮提控納吉。

「湯米湯姆斯」的圖片搜索結果

新任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日前透露,總檢察署已接到反貪污委員會有關1MDB的調查報告,正研究這些報告,以探討提出刑事和民事訴訟的可能性。路透社的報道指出,納吉可能在刑事法典下,被控不誠實地盜用財物。一旦罪成,可被判最高監禁5年、罰款及鞭笞。而有關罰款將由法庭根據違法和違規金額決定。不過,大馬法律豁免50歲以上的罪犯鞭刑罰。洗黑錢可判監15年

「納吉監牢」的圖片搜索結果

另外,納吉也可能在洗黑錢的罪名下被控;一旦罪成,將面臨不超過15年的監禁,或罰款不低於洗錢所得價值的5倍。報道指出,現在是等待總檢察長是否接受這些建議,或是援引不同法令和條文提控納吉。總檢察長辦公室及反貪會皆未針對此事發言。

「納吉監牢」的圖片搜索結果

敦馬:依法辦事非報復

「有充份證據控納吉貪污」另一方面,首相敦馬哈迪說,希望聯盟政府已有充份證據,以貪污罪名來提控納吉和其夫人拿汀斯里羅絲瑪。他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希盟政府並非為了「報復」,而只是依法辦事。「很顯然,他(納吉)是竊取了錢財。「我們已經要求許多人辭職,我們現在要面對這些醜聞。」納吉在2009年創立了1M D B,此前有報道稱,數以千萬計令吉的資金從1MDB以及其前子公司SRC國際公司進入他的個人銀行帳戶;但納吉一直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

【BBC專訪】安華:他已改變了許多.人民給機會「新」馬哈迪



安華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的訪問時表示,如今的馬哈迪與過去的馬哈迪有很大的的不同,並形容過去的馬哈迪與如今的美國總統特朗普非常相似。



安華說,10年的牢獄生活讓他更加珍惜司法獨立,因為法庭的判決將對一個人造成深遠影響。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16日訊)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表示,首相敦馬哈迪已改變了許多,包括對司法獨立、媒體自由及經濟政策的看法,並呼籲大馬人民在未來兩年內給予「新」馬哈迪一個機會。

安華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的訪問時表示,如今的馬哈迪與過去的馬哈迪有很大的的不同,並形容過去的馬哈迪與如今的美國總統特朗普非常相似。

他也回憶起2016年與馬哈迪時隔多年在法庭會面時的情景,並表示當時意識到馬哈迪已改變。

「當時的馬哈迪很陌生,他竟然向我坦承犯了一個錯誤,並要求我給他一個機會糾正。這不是我認識的馬哈迪,過去的馬哈迪並不會承認錯誤。」



他也坦承,馬哈迪到法庭與他會面時,確實激怒了許多支持者,甚至女兒努魯依莎一開始也對馬哈迪非常有敵意。

「我的支持者非常生氣,並質疑馬哈迪的動機。努魯依莎見到馬哈迪時,甚至無視對方,直到我提醒她前來打招呼。努魯依莎之後只是點了個頭,就開口問道馬哈迪要與在野黨聯盟共同推動改革的理由。」



他說,與馬哈迪攜手合作是一項艱難且痛苦的決定,但也正是因為這項決定讓希盟贏得第14屆全國大選,大馬也首次迎來政黨輪替。

被希盟推舉為第8任首相的安華說,一旦他任相,妻子旺阿茲莎則可能會辭去副首相職位,努魯依莎則會維持國會議員的職位,惟不會參與行政工作。

安華說,10年的牢獄生活讓他更加珍惜司法獨立,因為法庭的判決將對一個人造成深遠影響。

「在等待審訊日期,一名14歲的孩子可能需要在牢獄度過6個月的時光。與此同時,揮霍數百萬令吉的領袖,卻安然無恙,甚至獲得升職。這是對體制的嘲弄。」

談及10年的牢獄生活,安華說他已變得更有智慧,更具耐心和哲學性。

「我已變得更有學問,因為我在牢中閱讀超過1000本書。」

-----------------------------------------

展延閱讀:



努魯依莎早前曾「追去」倫敦,挽留有意離開希盟的馬哈迪。(馬哈迪臉書)

(吉隆坡13日訊)公正黨副主席努魯依莎證實,她在去年於倫敦與首相敦馬哈迪會面,是為了挽留有意離開希盟的馬哈迪。

「我覺得我當時的任務就是確保希盟陣營維持完整,因此我們需要一定的妥協以及磨合。」



努魯依莎接受《Malay Mail》訪問時說,她當時跟馬哈迪保證,指希盟可能在一個「有可能的協議」促成合作,況且大馬人都渴望希盟推翻國陣政府。

「如果我們想要從帽子拉出一隻兔子,那就需要做一些超脫框框的事情。」

「我告訴馬哈迪,如果聯盟沒有馬哈迪,就如他所說,其他人是無法有作為的。」



努魯依莎與敦馬伉儷在倫敦合影

最新震撼【巫統阿都干尼為希盟站台說話】全場人都震驚了



(吉隆坡16日訊)前第二財長拿督斯里佐哈里阿都干尼說,應給予希望聯盟時間去證明他們能有效地管理國家。

他今天出席東姑拉沙里的新聞發布會會後,被記者詢問此事時說:「我們需要尊重所有的政府。在我們執政年代,大馬人也是尊重我們所做的一切。」



「人民現今選擇了希盟,所以我們需要給時間他們來證明能夠做得很好。不論怎樣,人民的福利是首要的任務。」



詢及新政府可能會出售國有資產以減少前朝政府留下的1兆令吉債務時,也是巫統最高理事的他說,所有政府都有自己的偏好及優先事項。

《日經亞洲評論》早前報道,菲律賓聖米格爾公司考慮購買大馬的國有資產。據悉,大馬政府有意透露此來削減國債。

相關新聞~

國庫控股(Khazanah)宣布董事局成員有所更動,包括前首相兼財政部長拿督斯里納吉已經辭去主席一職,今日生效。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31日訊)國庫控股(Khazanah)宣布董事局成員有所更動,包括前首相兼財政部長拿督斯里納吉已經辭去主席一職,今日生效。

國庫控股在文告中指出,至於前任財政部秘書長兼一馬公司主席丹斯里依爾旺和前任第二財長拿督佐哈利,也已辭去董事局成員職位。

文告說,依爾旺和佐哈利辭職一事分別於5月23日和5月30日生效。

財政部屬下PFI建築公司,負債500億~~林冠英又吃驚風散了,正加緊追查錢到底去了哪裡……



(八打靈再也16日訊)財政部特別官員王建民證實,財政部正在檢查PFI建築私人有限公司的開銷細節。

根據2015年3月的報道,時任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PAC)主席拿督諾嘉茲蘭透露,截至2013年,財政部屬下的PFI建築私人有限公司已經背負280億令吉的債務。

詢及此事,王建民對星洲日報說,根據the Edge周刊於去年年杪的報道,PFI建築公司的債務已經增加接近500億令吉。

王建民2015年曾提疑問



也是行動黨萬宜區國會議員的王建民,曾經在2015年提出許多有關PFI公司的疑問。

在2013年第三系列總稽查司報告揭露,PFI建築私人有限公司背負了高達279億令吉債務,國會公賬會也就此事進行聽證會。

公賬會2015年3月傳召時任財政部秘書長丹斯里依爾和政府投資公司秘書長丹斯里莫哈末依錫,以了解財政部對於PFI建築私人有限公司的監督工作及該公司可能面對的風險。

PFI建築私人有限公司在2006年獲得200億令吉的資金,2012年則以發放債券的方式,向公積金局和退休基金局借出100億令吉。

當中的60億令吉來自公積金局、30億令吉來自退休基金局,另外來自上述兩個機構的10億令吉,則還未被PFI建築私人有限公司使用。

PFI曾擁886公共基建工程



該公司當時共有886個公共基建工程在手,這些工程包括建立學校等,這些公共基建工程多數以公開招標方式進行。

2015年6月,時任首相兼財長拿督斯里納吉指出,雇員公積金局(EPF)投資2億令吉在一馬發展公司(1MDB),以及投資252億9千萬令吉在財政部屬下的PFI建築私人有限公司。

公積金局是在政府的擔保下進行投資,而政府是以租賃擔保方式,要求公積金局投資在PFI建築私人有限公司。

納吉在下議院以書面回答伊斯蘭黨沙亞南區國會議員卡立沙末的問題時指出,截至2015年3月31日,公積金局共投資799億9千萬令吉在政府相關公司(GLC)。

公積金局是以固定利率貸款和伊斯蘭債券或認購債券方式進行投資,其中有一部分是獲得政府擔保、抵押資產和銀行擔保方式。

為確保公積金局能夠達到保護和增加會員的儲蓄,以及長期的穩定回酬的投資目標,超過50%的投資是投資在固定收益工具,如大馬政府債券、等級債券、貸款以及國內外的債券,因此,公積金局的回酬自然是受到利息和通膨率波動影響。

2015年6月,諾加茲蘭也向國會下議院提呈兩份報告,其中包括PFI建築私人有限公司的調查報告。

【最新好消息】稅收局上門追稅喊停~~商家罵到亂,敦馬聽進去了,親自命令稅收局收手



(布城16日訊)《南洋商報》探悉,首相敦馬哈迪醫生最近出訪日本之前,曾向稅務相關單位下達命令,馬上停止向商家或企業採取上門取締行動。

過去幾年,內陸稅收局雷厲風行,頻向被懷疑少繳稅務的商家或企業開刀,尤其是上門取締行動,引起不少誹議。

可靠消息向《南洋商報》透露,自希盟政府上台後,許多商家紛紛反映困境,而馬哈迪在聆聽相關意見後,下達了有關指示。

本報向內陸稅收局幾個高層查證,其中一人回應說,該局目前確是按兵不動,尤其在希盟政府上台後,管理層都在觀望,等待政府的新方向。

據媒體早前報道,內陸稅收局在過去兩年曾展開多個回合的全國大查稅行動,目標包括專業醫生、律師、藝人、繪測師、律師個人與公司,和其他個人或企業。

為配合有關查稅行動,稅收局全國13個分局將同步行動,參與的稅務官人數動輒逾千人。

據報道,稅收局情報及歸納組早前除了出動無人機展開偵查行動,甚至還傳出向已逝世男人的妻子追討拖欠的所得稅事件,引起坊間非議。

內陸稅收局總執行長拿督斯里沙賓沙米達在今年2月指出,稅收局去年採取的追稅策略奏效,稅收取得正面增長,比前年的總稅收提高了8.15%。

他同時稱,稅收局今年已調整追討稅收的策略,減少上門審查或取締,並會通過「桌面審計」要求沒據實報稅的個人或公司,呈交文件解釋或供審計。

另一方面,根據《南洋商報》早前統計,單是2017年,即有12家上市公司被翻查多年舊帳,遭到內陸稅收局動輒逾千萬令吉的追稅,而短短一年內,共追討總計9.4億令吉的稅金和罰款。

資料顯示,2017至2018年初曾遭稅收局追討稅務的企業,包括綠野集團旗下綠野私人有限公司、萬能、永旺信貸、實達集團及子公司Bandar Setia

Alam私人有限公司、Idaman Harmoni私人有限公司、西港控股、DKLS工業與旗下3家子公司、世霸動力私人有限公司、艾德曼訊、依海城及MK置地等。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6家上市公司在追稅消息傳出後,股價應聲下跌,反映出追稅行動對公司的影響。

最新震撼【慕斯達法全力火開炮轟國陣】句句屬實?



(吉隆坡16日訊)巫統元老俱樂部基於國陣已不合時宜,建議國陣解散。據《新海峽時報》報導,巫統元老俱樂部秘書拿督慕斯達法(Mustapha Yaakub)說,國陣成員黨過去不感激巫統的恩惠,故而提出上述建議。「向來作為國陣主軸的巫統,應該召開國陣最高理事會會議,以探討此事。」



在第14屆大選後,國陣有4個成員黨,即土著保守黨(PBB)、砂拉越人民黨(PRS)、砂拉越人民聯合黨(SUPP)和民主進步黨(PDP)決定退出國陣,並組成砂拉越政黨聯盟(Gabungan Parti Sarawak,GPS)。



身為華基政黨的馬華公會,也曾指國陣名存實亡。對此,慕斯達法說,國陣的主力來自巫統,而其他成員黨只是靠攏,以維持權力。

「他們忘了,巫統在國會擁有54席,誰是弱者?馬華、民政黨、國大黨不能再翻身。他們只能在馬來選區取得勝利。」「若馬華和民政黨有不滿聲音,要將巫統踢出國陣,這說明他們遺忘歷史,忘記他們一直以來都在依靠巫統。」他還說,為了讓巫統成功前進,就必須記得初衷。此外,慕斯達法也建議巫統,是時候將勢力擴張至砂拉越,重奪砂拉越執政權。

最新報道【被指控洗錢和侵占財產後】納吉首次站出來發聲



前首相納吉所領導的國陣及巫統,在第14屆大選中敗下陣來,斷送執政多年的江山。卸下國家及巫統領導人的職位後,納吉不再是鎂光燈的焦點,而他也感嘆如今不再有很多媒體管道讓他發聲,並且和人民溝通。這名北根國會議員在臉書專頁寫道:「今年開齋節的不同之處,是我有了更多時間與家人共度。但令我難過的是,除了社交媒體,我如今並沒有很多管道和人民溝通。」



此外,納吉配合開齋節錄製了視頻,他說:「今年的開齋節與往年不同,因為我們如今不再是政府。儘管如此,我們依然會繼續為人民服務、捍衛人民權益與確保國家和平的鬥爭。」



「如果在競選時期,有冒犯之處,也希望大家能夠互相原諒。我希望穆斯林能夠繼續團結,在未來達到輝煌的成就。」



路透社日前報道,前首相納吉可能會因為一馬發展公司(1MDB)醜聞,面對洗錢和侵占財產指控。



新上任的總檢察長湯米托馬斯將會根據調查隊伍所搜集到的證據,而決定是否需要進一步調查,或者以不同罪名檢控。湯米托馬斯本月12日發表簡短文告指出,他在接獲相關報告後,已指示設立兩支法律團隊,分別研究一馬公司案的刑事和民事檢控。在這之前,反貪會曾兩次傳召前首相納吉錄取口供,並於較後傳召納吉夫人羅斯瑪錄取口供,以調查SRC國際私人有限公司被指把政府款項輾轉匯入納吉私人戶頭的指控。

最新轟動【 國會下議院迎來史上首位女議長】 有驚喜



(吉隆坡13日訊)人力資源部長古拉透露,國會下議院議長人選將「令人意外」。他說,議長人選預計在本月杪就會宣布,人選將會讓人「驚喜」





他向《東方日報》暗示,大馬可能會迎來大馬史上首位下議院女議長,惟他排除了行動黨士布爹國會議員郭素沁及泗岩沫國會議員楊巧雙任議長的可能性。

國會議員楊巧雙擔任2屆梳邦再也州議員的楊巧雙,將轉戰泗岩沫國會議席。姓名:楊巧雙

年齡:39歲

家庭狀況:與丈夫育有2名女兒

學歷:澳洲塔斯曼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Tasmania)法律系黨職:

行動黨婦女組副主席

雪州行動黨婦女組主席

行動黨全國中委

競選宣言:打擊馬來西亞的腐敗,實施制衡改革



入黨短短11年,她從一名執業律師搖身一變成為女州議員,更是全馬首位華裔年輕女議長和創下許多首舉,目前選擇離開安全區更上一層樓,在吉隆坡的泗岩沫國會選區上陣!外表亮麗的楊巧雙絕對不是「花瓶」,能言善道、親民和凡事親力親為的她在2008大選時入黨不久,即獲得黨領導層的青睞競選梳邦再也州選區,更交出漂亮的成績單,後在2013年大選依然旗開得勝,為行動黨守土成功。對於楊巧雙而言,2013年絕對是人生中新的經歷,屬於智慧型女強人的她創下數個創舉,成為我國首名女議長、華裔女議長和最年輕的議長,披上雪州議長袍和宋谷後坐在議長席的她可說是「另一個人」

每逢主持會議時面對來自不同陣營的州議員陷入爭執時,都可輕易控制現場的氣氛,以平復眾議員的心情,只要任何陣營的議員犯錯,她都會給予適當的勸告;走出議會廳,她依然是那位親民的人民代議士。

「新丁」上陣泗岩沫2018年,她卸下雪州議長光環之餘,也將陪伴自己10年的「梳邦再也州議員」一次過放下,並來到吉隆坡的泗岩沫國會選區,成為該黨在吉隆坡競選的第二位女候選人,在眾多吉隆坡行動黨的多屆國會議員而言,名副其實是名「新丁」。楊巧雙接受《中國報》專訪時指出,慶幸的是,該黨在很早就宣布了她是泗岩沫國會選區的候選人,因此就馬不停蹄的在當地走動和開始適應和熟悉泗岩沫的生活,尤其是接觸吉隆坡市政局、警局和各居民協會。她指出,梳邦再也州選區與泗岩沫州選區最大的分別就是,作為州議員會有國會議員和市議員從旁協助,可是國會議員就會缺乏了如此管道,一切都由獨立承擔。

「不過我真的很幸運,我有原任國會議員林立迎在旁協助我,舊人幫新人,至少我不是從零開始,而林立迎過去10年在泗岩沫也付出許多和帶出許多問題,我現在就需繼續跟進。」泗岩沫「過分大」來到泗岩沫國會選區,楊巧雙形容此區「過分大」!楊巧雙指出,泗岩沫國會選區的選民結構其實與梳邦再也州選區可說是大同小異,可是範圍相比而言就非常大,也涉及許多花園而有約7萬名選民,其中的投票中心就有24個。她說,根據她在泗岩沫走動時,發現當地面對的問題包括保安、基本設施和治安等,而其中最令當地選民感到不忿的就是政府腐敗和百物起價的課題,相信許多選民也對此感到不滿。



「如果踏上國會,作為一名女性和母親,我會關注於我國的教育水準,要知道每個家庭的長輩為了孩子們的未來而四處奔波和存款,所以孩子的教育是非常重要,一旦教育水準提高,我國人民的素質也會隨之提高,同時也會關注小朋友的福利。」她強調,一旦孩子沉迷於吸毒,就會為社會製造社會問題,同時也會為個人身體帶來最深的傷害,是直接影響整個國家的未來,所以這也是她最關注的課題之一。她也說,她並非帶完所有梳邦再也的助理前來協助其,她會留一些人協助頂替其上陣梳邦再也的新候選人。

「我也獲得丈夫的全面配合和支持,家人也與我同在,同時也獲得很多行動黨領袖的協助。」沒後悔離開梳邦再也「作為人民代議士,只有5年並非永遠性,所以我不會不捨得離開梳邦再也,我甚至可說沒有遺憾或後悔。」楊巧雙笑言,離開梳邦再也,很多選民儘管不捨都非常支持她,更紛紛信息祝福她。「很多人都問我,放下雪州議長和梳邦再也州議員的身份是否有不捨,可是我覺得作為一名候選人不應留在舒適的安全區,如果要贏得中央政權就得邁前一步,做出改變,所以我選擇離開,我已準備新的路程。」

「梳邦再也距離泗岩沫並不遠,對我而言並不是很大的變動。」她指出,從她踏入政治和擔任人民代議士的首日,她也知道人民代議士的身分並非永遠,而且只有5年時間,5年後就得交還給黨中央作出決定,以讓她重新上陣與否,最後就是交由選民選擇。她說,在梳邦再也過去10年,她都儘自己的能力做到最好,她也對自己能成為雪州議長的成就而感到開心和有成功感,所以目前是時候移步。全力以赴勢守泗岩沫泗岩沫陷入三角戰,楊巧雙勢必全力以赴,為該黨守住這一席!楊巧雙指出,她知道伊黨將會在泗岩沫國席上陣,所以至少會陷入三角戰,同時也認為各選區都並非100%是安全區,因此需加倍努力全力以赴的投入備戰。

她指出,無論泗岩沫是否該黨的堡壘區,都不能視之為理所當然,甚至要更努力的去迎戰。「我始終相信只要你誠心誠意,掏出自己的內心服務,人民會看到和相信我們。」她坦言,自己加入行動黨已10年,而今年將是她第3屆大選,也認為自己選對政黨,讓自己獲益良多。她說,如果自己有幸擔任國會議員,她會努力去吸取更多國際性的新聞。「擔任州議會期間,我也擔任了許多委員會的要職,所以這些年來累積經驗可幫助我走入國會。」

古拉也表示,本身不曾想過坐在議長的右邊(成為執政黨),但坐到這個位置的時候必須謹記,那是人民的選擇。 不過,報導指出,古拉否認這位人選是侯任行動黨的士布爹區國會議員郭素沁,或侯任泗岩沫區國會議員楊巧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