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3, 2018

驚人大揭秘【副首相不為人知的一面】太不可思議了



在許多人的印象中,我國副首相必定是有著陽剛而穩健氣息男性。然而,溫文爾雅的人民公正黨主席旺阿茲莎,卻打破了這層想像。不過人們往往忽略了,在賢淑和藹表象下的她,其實經過這20年來的風霜洗禮,她的意志早已淬鍊得堅如鋼鐵,卻又同時蘊藏著悲天憫人的懷柔之心。早年身在反對陣營奮鬥的旺阿茲莎,一直被視為相對「被動」的政治人物,是公正黨實權領袖安華背後的女人,不過時至今日,請把這些刻板印象拋諸腦後吧。



這位曾經的副首相夫人,自丈夫於1998年入獄後,挑起大梁在反對陣營最黑暗的時刻,一步一腳印往前邁進,直至2018年相隔廿載後,她重新回到政治的主流舞台。不過,這回她自己成了副首相,兼任婦女、家庭與社會發展部部長。



可以肯定的一點,即使今日攀上權力高峰,曾經的磨難與困苦,已在她內心留下一道深刻印記,時時提醒她一件事——勿忘初心!坐在布城副首相



辦公室,百忙中抽空接受《透視大馬》訪問的旺阿茲莎,劈頭就向記者訴苦,說自己從未如此忙碌過。不過,樂在其中的她,卻也甘之如飴的表示:「這是一個充滿希望的黎明!我們從前怎樣批評前朝國陣,如今我們就要加倍警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轍,絕對要做得更好,實現我們對人民的承諾。」?

20年前,這位6個孩子的母親,從一位眼科醫生到淌入政治這潭渾水,代替兩度因肛交案入獄的丈夫安華領導公正黨。而公正黨也從1999年只獲1個國席的小黨,搖身一變成如今在希盟內,擁有最多議席(49席)的成員黨。 



是什麼樣的意念,帶領她穿越這悠長而黑暗的抗爭歲月?她若有所思地回答:「為國家帶來真正改變這股意念,讓我走過來的……」「如今,我會盡力而為,因為我已身處能改變大馬的體制內。

從現在開始的5年內,我要看到大馬改變,從一個盜竊統治的國家,變成一個廉潔而有尊嚴的國家!」在當上副首相後,是旺阿茲莎本身主動要求首相馬哈迪,讓她接掌婦女、家庭與社會發展部。「人們會認為這個部門比較次要,但在我眼中它格外重要,因為它從你出生一刻,照顧到你往生之後。這個龐大的部門,有許多任務與職責可以讓我們發揮,並且改進。」?



自5月22日上任後,旺阿茲莎即馬不停蹄展開工作,包括著手處理低收入家庭孩童,面對營養不良的問題。她坦言,等待她完成的工作還有很多,除了要保障孩童身心安全外,也要傳遞職場性別平等的訊息,到我國各個公共及私人領域。

無論如何,當了20年的反對黨領袖後,如今身份調換成為執政者,旺阿茲莎表明自己還沒完全適應新身份。「其實,我一開始還以為本屆大選後,朝野會陷入懸峙國會的狀況,會需要一些時間來解決。然而,我們竟一戰成功,我還入主布城,感覺難以置信。」



當然,還在適應新身份的不止旺阿茲莎一人,她透露,連全球最高齡國家領袖的馬哈迪,也在學習融入新政府的多元格局。旺阿茲莎以篩選內閣部長一事為例,表明馬哈迪原本欲在開齋節前即公布完整的內閣名單人選,但如今因為有許多考量,而不得不推遲宣布。「除了要考慮到內閣30%女性固打制外,他還需要思及4個盟黨的形勢。」「敦馬說『我還不適應啊』,我則回應他『是我們都還不適應才對』!」

【林冠英爆內幕】509變天之夜,巫統高層來電 求放過他們一馬 ~~林冠英正氣回應……







林冠英:任何不該的都需面對法律制裁。

(檳城13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透露,509大選投票日,在開票的晚上,接近凌晨時接到巫統高層的聯絡要求跟他談判,除了討論政權交替之餘,也要求放過一些領袖一馬!

也是行動黨秘書長的林冠英透露,當時他還未接到巫統高層的通知時,他還不能肯定大馬已經變天,就是這聯絡,讓他意識到希望聯盟已經勝利。

「計票開始後,我們以為(希望聯盟及國陣)成績會很靠近而已,不過,當我接到來自巫統高層的聯絡,他們要求談判時,就知道希盟勝出了!」

林冠英說,他是於509當晚11時30分接到某高層的聯絡,要求談判,唯林冠英並不透露對方的身份,同時也否認了是前首相納吉聯絡他。

林冠英當晚接到兩通關鍵電話,但不是接到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來電,他笑著說:「我們沒有這個身份,他是聯絡安華,納吉也不會聯絡敦馬,因為他知道敦馬很堅持立場的!」

他接受《光華日報》執行總編輯林松榮以主持方式獨家專訪時透露,儘管巫統高層要求放過一些領袖,不過,當時他已傳達一切會根據憲法程序,任何不應該的都需面對法律的制裁。」

主持人也問起,巫統高層除了談政權交替和放他們一馬之外,是否有談合作時,林冠英也否認了。「他們只是跟我談這些,沒談到合作的事宜。」



甲州希盟領袖對林冠英首先知道變天消息感到突然!

「全國第一個知道甲州變天的反對黨領袖」

林冠英可以說是全馬第一個知道馬六甲已經變天的反對黨領袖,值得一提的是,當他知道甲州變天時,甲州希盟領袖對林冠英得到第一手消息也感到突然!

林冠英說,馬六甲領袖當時還反問我為什麼遠在檳城的我會知道變天的消息。

「我有巫統朋友,當時他們致電我告訴我這消息的,大概是晚上10時左右,他們告訴我,成績雖然很接近,是15比13席,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甲州已經變天了。」

林冠英在獲得「巫統朋友」的消息證實後,他已經忍不住興奮的心情,當晚就在計票中心率先公布甲州變天的成績了。

但是,他隨後卻笑著說:「幸虧這些正義朋友的消息正確,不然我宣布後才發現不對,那麼我就「黑頭」(福建話/尷尬)了。」

他隨後更希望,柔佛一樣可以變天,但當時他知道森和甲州變天時,還不知道柔州變天。

曾經為馬六甲一名巫裔女生爭取公義而飽受牢獄之災的林冠英,從那時候開始與當地巫統領袖成為朋友。當晚,林冠英就是接到當地巫統朋友致電,讓他預先知道該州巫統已經倒台。

「我在甲州服務的那些年,也結交了一些巫統正義的朋友,是他們告訴我第一線消息的。」回顧509當晚,馬六甲及森美蘭預先知道變天,而森美蘭則是候任芙蓉國會議員陸兆福通知的。他說,當陸兆福知道森州變天后,擔心沒有組織政府的經驗,一度要他下去幫忙組織政府。

不過,當晚林冠英並沒有機會下去森州幫忙組織政府,反而是直接踏入布城,執政中央了。

【柔蘇丹爆出多年這為人不知的的好消息】柔佛子民也太幸福了

 





柔佛多任蘇丹都將政府撥款,全數捐出來發展柔佛州。

(新山13日訊)柔佛蘇丹依布拉欣指出,柔佛王室自1899年起,即已故蘇丹阿布峇卡統治年代開始,已經把薪金捐出,幫助有需要的柔佛子民。



柔佛王室在柔佛足球隊臉書專頁發表聲明說,這項做法至今仍繼續沿用,而且蘇丹依斯干達依斯邁(現任蘇丹的父親)在位時,更成立了蘇丹依布拉欣基金會,將所有給予柔佛王室的撥款,放入該基金會,用來發展柔佛。「當蘇丹依斯干達在1984年至1989年登基為第8任國家元首時,陛下將所有中央政府提供的撥款,捐給蘇丹依布拉欣基金會。」



文告說,該基金會主要是扶貧,同時也用來金援柔佛州內的教育、天災以及電腦資訊發展。



「柔佛王室的所有收入,從蘇丹依布拉欣爵士開始,都是來自種植業。柔王室也有其他生意包括房地產。」文告說,現任蘇丹依布拉欣也另設基金會,宗旨是撥款給教育、公益、獎學金、醫療、援助殘障同胞等。

「這個基金會的資金來源,也是來自蘇丹依布拉欣的王室撥款。」蘇丹依布拉欣在2015年接受時曾聲明,陛下必須自己做生意,因為不可能依賴政府所提供的2萬7000令吉津貼過生活。柔佛王室的這篇聲明,應該是針對資深報人拿督卡迪加欣,日前指國家元首莫哈末五世在過去16個月的開銷超過2億令吉一事。

【納吉:反貪會不曾調查我】反貪會透露真相了 夠夠力打臉納吉 又再次證明納吉講騙話



(吉隆坡13日訊)反貪污委員會證實,當局曾在2015年12月針對一馬發展公司(1MDB)的調查,向時任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錄取口供。這也反駁納吉週日發表文告,指反貪會不曾調查他,且也沒有要提控他的說法。

根據報導,當時反貪會派出數名官員,到首相署向納吉錄取口供。反貪會副首席專員(行動)拿督斯里阿占峇基說,當局獲悉此案後就展開調查。2015年12月,該會在納吉的辦公室與他會面並錄取口供。詢及為何納吉指反貪會沒有向他錄取口供時,阿占峇基不願置評,但他表明,納吉有權這麼說。反貪會也曾在2015年12月5日發文告,宣布針對SRC國際和26億令吉捐款的調查。

文告也清楚說明,當局已向首相(時任)錄供兩個小時。並指納吉充分合作,並交代會繼續跟進調查。前總檢察長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在2016年1月發表文告,確認納吉收到來自沙地王室家族的20億8000萬令吉私人捐款,但納吉已把20億3000萬令吉捐款歸還給沙地王室捐獻者,換言之,首相並沒有涉及任何刑事犯罪行為。

他當時還強調,這筆沒有被使用的捐款是在2013年8月歸還。阿班迪也宣布,26億令吉捐款事件及兩份SRC國際有限公司的調查已結案。

相關新聞~

【終於算出來了!】納吉公寓起貨的奢侈品,總價值超過RM4億!



警方突擊柏威年共管公寓3間與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有關的單位迄今已差不多一個月,但警方還沒有點算完所起獲的大批奢侈品,經相關奢侈品專家估價,警方至今記錄的奢侈品市價已超過4億令吉。





消息指出,警方可能需要再多一個星期,才可能將所有扣押的名表、名牌手袋、珠寶及金條全部進行估價。初步推算,警方在柏威年共管公寓納吉兒女住家,以及一間用作納吉倉庫的單位所起獲的財物,總值可能達到5億令吉。





全國商業罪案調查部總監拿督斯里阿馬星早前在有關這項突擊行動的新聞發布會上證實,在仔細點算所有裝在35個行李箱內的馬幣及外幣後,單是現金已有1億1400萬令吉。





【「紅」到國外去!】連台灣綜藝天王吳宗憲都拿納吉開玩笑! 【BENTLEY找到了!】網絡瘋傳納吉多輛『豪華名車』停放在河馬朋友家停車位! 【馬哈迪:我錯了!】敦馬承認點名納吉當首相!還揭開選納吉的背後原因! 【靠出唱片賺了幾百萬?】羅斯瑪經典『名曲』你聽過沒?Rosmah: "他們"都是我的超級粉絲

他補充,這些現金包含26種各國貨幣及支票,其餘37個行李箱則裝了包括284個名牌手袋的奢侈品。

為了掌握這些奢侈品的市價,警方特別邀請第三方奢侈品估價專家估價。

據了解,除了之前引起民眾熱烈討論的各款價格高昂的名牌手袋如愛馬仕名牌手提包外,警方所扣押的奢侈品,單是名表就有433枚,市價達到數千萬令吉,這些名表的款式包括勞力士、百達翡麗、理察米勒以及Cecil Purnell等,其中最貴的一枚名表價值逾300萬令吉。



警方相信會在這些奢侈品全部估價完畢後召開新一輪的新聞發布會。

納茲里又霸凌馬國民:馬華民政國大黨全是巫統的沉重負擔,他們要國陣招牌?拿去巫統孤軍作戰更好



納茲里又霸凌馬國民:馬華民政國大黨全是巫統的沉重負擔!他們要國陣招牌?拿去!巫統孤軍作戰更好!

509大選過後神隱多時的納茲里,今天終於忍不住現身開炮,猛轟馬華民政國大黨才是拖垮巫統的罪魁禍首!

他說,馬華民政國大黨都已證明被全民拋棄,他們繼續留在國陣里賴死不走,已經成為巫統沉重的包袱,只會拖累巫統。所以如果他們要巫統離開國陣,巫統會感到特別開心!

納茲里說,國陣這個招牌已經腐爛了,過時了,如果他們要,就快快拿去拿去!

嘩佬!失去政權的巫統還是囂張如故,而馬華民政國大黨被當棄婦了還死抱巫統大腿,Hello!你們的尊嚴在哪裡?難怪全民唾棄你們,因為你們實在只是一個屁!連一點生存的價值都沒有了!



民青團署理團長楊錦成昨日建議國陣成員黨大可把巫統逐出國陣,遭致巫統最高理事納茲里及巫青團執委阿曼阿茲哈撻伐。

納茲里反指民政黨才是國陣負擔,而阿曼阿茲哈則直斥楊錦成說話不經大腦,拋出愚蠢的建議。

倡議巫統可獨立行軍

根據網媒《自由今日大馬》報道,納茲里指出,若民政黨要把巫統逐出國陣,大可接管國陣。

他稱,巫統可離開國陣,而獨立行軍。

「我認為,我們(巫統)要在半島獨立行軍。民政黨已完了,如果他們想要國陣,他們大可以拿去。」

「我們留在國陣,跟民政黨為友,但這種模式已完全被人民所拒,實為一種沉重負擔。」

「像國大黨、馬華和民政黨這些政黨,都已經大敗。短期內,他們幾乎不可能重新崛起。」

「如果他們無法振作起來,那國陣要如何繼續運作?我們必須接受國陣已『玩完』的事實。」

詢及是否擔心國陣成員黨投票驅逐巫統時,納茲里表示他毫不在乎。

「我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就讓他們做吧!」

抨楊錦成說話不用腦

另外,阿曼阿茲哈今日發文告批評,楊錦成所提出的建議,顯然未經大腦思考。

「在我看來,他已經患了『反對綜合症』或是講話不用腦袋,只情緒化地發出愚蠢聲明。」

阿曼阿茲哈強調,巫統在剛落幕的大選為國陣貢獻超過50席,反而民政黨潰不成軍。

因此他敦促,楊錦成發言前應先思考自身的位置。

「身為民政黨青年團署理團長,他發言前應該看看他的政黨的位置,說出這種愚昧的建議前,要看看他的黨獲得人民多少支持。」

阿曼阿茲哈表示,國陣當務之急是共同解決問題,並非互相指責。

因此,他他已準備當面與楊錦成商議解決對策。

「我已準備好與楊錦成單獨會面討論他提出的問題,以尋求解決方案。國陣是時候團結起來,而不是互相指責彼此的過錯。」

感謝砂國陣昔日貢獻

另外,阿曼阿茲哈也說,巫統依舊與成員黨保持團結和睦的精神,雖然砂州政黨已決定退出,巫統仍感激他們過去的貢獻。

「雖然砂拉越的成員黨已決定與希盟聯邦政府合作,我們身為國陣一員,仍要感謝他們過去在國陣的合作與貢獻。」

「我們相信,我們有天仍會重新合作。我們知道砂州政府是以人民利益為考量,國陣也尊重他們因人民利益而做出的決定。」

繼沙巴團結黨、沙巴自民黨、沙巴人民團結黨與沙民統在大選後宣布退出國陣之後,砂拉越土保黨、砂人聯黨、砂人民黨與民主進步黨昨日也宣布另組「砂州政黨聯盟」(GPS),並誓言支持希盟政府。

國陣在大選贏得79個國席。然而,隨著沙砂8個成員黨相繼退出,目前國陣僅剩下57名國會議員,包括巫統54人、國大黨2人與馬華1人。

國陣執政絕不會發生這種事情,這部分人已經後悔支持希盟政府



前首相納吉表示,如果國陣政府繼續執政,絕對不會辭退17000名合約公務員,而所有公務員的收入一定獲得保障。 

他闡明,合約公務員包括宗教與義務班(KAFA)教師也一定獲得照顧。他在個人臉上擬文指出,部份公務員對於在全國大選支持希盟感到後悔。 

「一名宗教教師述說在兒子出生後就面對消費稅的壓力,特別是物價高漲的問題,所以決定在大選支持希盟。儘管已經支持希盟,可是在509的兩天後即齋戒月期間,他接獲停職的通知,而他望著兩個年幼的孩子臉上充滿著淚水。」 

無論如何,他感謝北根選民繼續給予支持,讓他以高票中選。 

他承諾,儘管已經失去資源,惟將會繼續履行代議士的承諾捍衛人民的權益。

相關新聞~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今日宣布,向涉及一馬發展公司(1MDB)事件的兩人發出6年禁令。





根據《聯合早報》報導,新加坡金管局發文告指出,已向馬來亞銀行金英證券前股票經紀洪偉慶(Ang Wee KengKelvin,譯音)、NRA資本董事經理凱文史各力(Kevin Scully)和前研究主管李志輝。

金管局計劃向洪偉慶和李志輝各發出六年禁令,向史各力發出三年禁令。

報導也指出,上述2人在6年內不得在新加坡從事任何財務顧問服務、參與管理、擔任董事或成為在財務顧問法律管制下任何財務顧問公司的大股東。



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陳肇鴻接受《聯合早報》電郵訪問時說:「通過這次大規模的調查及懲處,我認為金管局藉由實際的個案,明確向國內及國外的金融機構與從業人員,傳遞當局在反洗黑錢活動的立場、具體標準,以及銀行業應注意的具體事項。金管局一系列實際的處罰,也有明確的嚇阻作用,這意味著新加坡政府不是紙上談兵,而是有具體作為的。」



金管局迄今已向6名在一馬事件中違反條例的人員發出禁令。當局接下來還將向瑞意銀行(BSI)前財務規劃師楊家偉發出終身禁令。



瑞士信貸和大華銀行因觸犯反洗錢條例,被金管局罰款70萬元和90萬元。馬來亞銀行金英證券前股票經紀洪偉慶、NRA資本董事經理凱文史各力和前研究主管李志輝,則將個別接到三至六年不得從事本地金融業的禁令。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完成了為期兩年對涉及一個馬來西亞發展有限公司(1MDB,簡稱一馬公司)事件的銀行的調查。多兩家銀行——瑞士信貸(CreditSuisse)和大華銀行(UOB),因觸犯反洗黑錢條例,被罰款70萬元和90萬元。

在這兩年的調查期間,金管局撤銷了瑞士瑞意銀行(BSI Bank)和安勤私人銀行(Falcon PrivateBank)的執照,對這兩家銀行及另六家銀行罰款總計2910萬元,對四名涉及的前銀行職員發出10年至終身的禁令,也將對另外三人發出介於三至六年的禁令,他們在規定期限內不可從事本地金融業。



儘管一馬發展公司(1MDB)事件在新加坡掀起巨瀾後,如今似乎告一段落,但分析師坦言,隨著金融科技的發展,「洗黑錢」行為只會層出不窮而不會因此杜絕,將成為監管單位的新挑戰。

義正律師事務所(T[S.M]P LawCorporation)聯合管理合伙人張祉盈說,黑錢能流入新加坡,並非因為該國監控系統存在疏漏,而是因為新加坡是個國際知名的金融服務和銀行中心。「每天有大量資金流經新加坡銀行系統。犯罪分子肯定會設法在這裡洗黑錢。」



新加坡管理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陳肇鴻則指出,即使有刑罰,依然會有人犯罪,關鍵在於監管當局能否適時發現及執行相關規定,並把不法洗錢行為降到最低水平。

他認為,新加坡監管機構接下來面對兩大挑戰:首先是隨著網路及智能型手機普及化,加速金融科技發展,洗錢方式必定不斷「創新」。

其次,由於反洗黑錢規定日益嚴格,非法人士或恐怖份子勢必會把洗錢活動進一步地下化,或以更複雜的方式來洗錢。

他以一馬案件為例,洗錢很可能會跨數個不同的市場及透過多層次的交易安排來達成,這會增加政府監控的難度,同時也需要更多國際間的合作。

翁詩傑促陸兆福指名道姓誰批80萬請槍手,要不然自己也躺槍



翁詩傑在貼文中促請交通部長陸兆福清楚指名有關的前朝部長姓名。

(吉隆坡12日訊)交通部前部長丹斯里翁詩傑今天促交通部長陸兆福指名道姓,是哪一任前朝交長批准逾80萬令吉的酬勞,請「槍手」在報章寫專欄。





他在面子書貼文說:「嘩! 花交通部80萬元(令吉)請『槍手』在『黨報』寫專欄,咁都得(這樣也行)?!」

他指出:「相信這又是另一創舉: 慷人民之慨,給自己造神!」他在貼文中也促請交通部長陸兆福清楚指名有關的前朝部長姓名。

「陸部長理應明確點名,免讓交通部歷仼前部長(包括我本人)無故一起蒙羞。拜託!拜託!」

網友留言:







此為翁詩傑面子書貼文的連接:https://www.facebook.com/ong.keat.10。

------------------------------------

相關新聞:



交通部部長陸兆福揭露,前朝國陣政府花了80萬令吉聘請顧問公司替部長撰寫專欄文章,他已經指示終止相關合約。

交通部部長陸兆福今日宣布,終止該部與Pemandu Associates顧問公司的一項價值80萬令吉合約,停止聘用該公司繼續為交通部撰寫刊登在主流英文報章的專欄文章。

Pemandu Associates私人有限公司是前首相署部長依德利斯開設的諮詢顧問公,該公司原本是隸屬首相署底下的表現管理與傳遞單位(PEMANDU),之後脫離首相署獨立運作,並承包各種諮詢及顧問工作。

陸兆福透露,前交通部部長廖中萊在任內和Pemandu Associates簽署了一項名為「部門交流計劃」(ministerial communication programme)的合約。這份合約從今年一月起生效,為期7個月。據了解,Pemandu Associates為交通部提供的服務包括替部長撰寫每周專欄,以便刊登在主流報章上。



陸兆福今日在交通部召開記者會說,從部門彙報獲悉,前朝政府在今年1月24日,與一家公關公司簽署為期7個月的合約。

他指出,對方提供的服務名為「部門溝通項目」,但交通部官員卻不解項目詳情。

「若記者知道的話,前交通部長在《星報》有一個專欄,原來這個專欄7個月要花費80萬8629令吉48仙。」

「交通部官員並不了解所謂部門交流計劃的全部內容,但他們知道該計劃包括協助部長撰寫每周報章專欄文章。」

在這之前,也是馬華總會長的廖中萊每周都會於英文《星報》刊登專欄文章。

「我已經指示部門終止這項撥款,因為我們不需要任何公司給部長提供任何交流計劃。」

「我可以直接和媒體溝通,我不需要任何公關公司幫我處理交流計劃。」

Pemandu Associates私人有限公司目前的主席及首席執行員也是依德利斯賈拉。

原來敦馬曾心灰想過離開,努魯依莎追去倫敦挽留救希盟



努魯依莎早前曾「追去」倫敦,挽留有意離開希盟的馬哈迪。(馬哈迪臉書)

(吉隆坡13日訊)公正黨副主席努魯依莎證實,她在去年於倫敦與首相敦馬哈迪會面,是為了挽留有意離開希盟的馬哈迪。

「我覺得我當時的任務就是確保希盟陣營維持完整,因此我們需要一定的妥協以及磨合。」



努魯依莎接受《Malay Mail》訪問時說,她當時跟馬哈迪保證,指希盟可能在一個「有可能的協議」促成合作,況且大馬人都渴望希盟推翻國陣政府。

「如果我們想要從帽子拉出一隻兔子,那就需要做一些超脫框框的事情。」

「我告訴馬哈迪,如果聯盟沒有馬哈迪,就如他所說,其他人是無法有作為的。」



努魯依莎與敦馬伉儷在倫敦合影

在努魯依莎與馬哈迪會面後,希盟就推薦馬哈迪為希盟總裁,公正黨主席拿督斯里旺阿茲莎為主席,而安華則是實權領袖。

在早前,行動黨柔佛州主席劉鎮東爆料,指馬哈迪曾致函給土團黨總裁丹斯里慕尤丁,要求慕尤丁將土團黨脫離希盟。



馬哈迪寫了有關信函後,就在開齋節之前離開大馬前往倫敦。



據了解,馬哈迪當時是因為希盟無法在領導層架構以及執政後的內閣陣容達成共識,導致無法向社團註冊局註冊成為政治聯盟,因此不滿而產生去意。

今日重磅好消息首席大法官、上訴庭主席已主動向元首請辭;檢控納吉河馬最後一道障礙解除,這是人民的勝利



今日重磅好消息!首席大法官、上訴庭主席已主動向元首請辭;檢控納吉河馬最後一道障礙解除,這是人民的勝利!

希盟上台後,人民一直期待能夠儘快檢控納吉河馬,要他們為一馬醜聞和各種貪污腐敗濫權的罪狀付出代價,但是精明的敦馬卻明白,這些東西急不來,最重要是納吉在當權時已經為自己設下重重保護網;要將他治罪,首先就必須將這些保護網一個一個拆除。



首先被除掉的,是反貪局一哥、財政部秘書長、國行主席;接下來被除掉的,是總檢察長;現在輪到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及上訴庭主席。這些都被認為是納吉飼養的忠狗,在納吉當權時,沒有人能夠成功對他進行刑事訴訟;即使找到缺口對他提出告訴,也有大法官、上訴庭主席把守最後一道關口,沒人可以將他定罪。

不過,隨著這兩人今日向元首請辭,希盟要讓納吉獲得公平審判及治罪的最後一道障礙,也已經獲得解除了。

首席大法官勞勿斯和上訴庭主席祖基菲里宣布呈辭,7月31日正式生效!

根據一份聲明,兩人已經在本月7日提呈辭職信函給國家元首。

與此同時,兩人也已經會見面首相馬哈迪,傳達呈辭的意願,並表明將服務至一個適當的日期,確保公務不會受到延誤和影響。



兩人的呈辭已經獲得國家元首的御准,並在7月31日正式生效。

首席大法官勞勿斯以及上訴庭主席祖基菲里的司法職位一直飽受爭議,而兩人的委任更一度引發憲政危機。

政府援引聯邦憲法第122(1A)條文延長了首席法官勞勿斯和上訴庭主席祖基菲里的任期。

勞勿斯和祖基菲里在重新受委為國家兩大司法職位的事宜上遭受到批評和反對,來自司法界、法律界以及對此事有所認識的民眾和輿論,包括一名前聯邦法院法官、一名前總檢察長、一名前任主理法律事務的部長以及馬來西亞律師公會,都在他們重新受委時作出抨擊。

較早時,民主行動黨依斯干達公主城國會議員林吉祥表示,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勞勿斯及上訴庭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應該體面地辭去各自的職位。

他說,2人因為較早時的受委,引發我國的憲政危機,現在時候辭去相關的職位。

他今日發文告說勞勿斯是在倍受爭議的情況下,重新被委任為首席大法官。

「當時,勞勿斯聲稱,其受委儘管是『史無前例』,但卻是符合憲法的,還有凡是都有第一次,所以當第一次的事情發生時,各方難免就會有不同的意見。」

林吉祥說,一個毋庸置疑的事實就是,勞勿斯和祖基菲里在重新受委為國家兩大司法職位的事宜上遭受到批評和反對,包括來自司法界、法律界以及對此事有所認識的民眾。

他表示,反對此受委的,還包括一名前聯邦法院法官、一名前總檢察長、一名前任主理法律事務的部長以及馬來西亞律師公會,都在他們重新受委時抨擊他們兩人。

「勞勿斯和祖基菲里,若體面的辭去首席大法官和上訴庭主席職位,是國家迫切需要的司法及法律改革的良好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