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2, 2018

【大U轉】敦馬犯眾怒,新國產車大改口: 「非政府提出,是私人界獻議~~」

(日本東京12日訊)首相敦馬哈迪說,新國產車計劃是由私人界提出,並不是由政府提出。他獻議有興趣者,可以向政府獻議主導這項計劃,如果有關獻議可行,政府會把這項計劃交由有關私人公司來推行。

他說,目前政府未涉及,也還未決定何時推行。無論誰有興趣,都可以提出獻議。

不發執照給準備轉售者





不過,他強調,他不要把執照發出給那些準備轉售執照的人,這是政府嚴禁的。

馬哈迪今日結束對日本的3天工作訪問後,在返回馬來西亞前接受大馬媒體的訪問時如此指出。

詢及是否有人選,馬哈迪回答說:「我不能指定任何人,否則又會有人說這是我的朋黨。」

談到他昨天宣布這項消息時,國內出現兩極的反應,馬哈迪解釋說,當初他開始普騰國產車計劃時,國人對汽車工業和技術一無所知,在經過25年後,我們已具備了設計、製造和生產汽車的知識。

「不幸的,普騰卻出售了給中國公司,我們也失去了管理權。現在,馬來西亞人沒有機會好好應用他們在汽車工業的知識和技術,所以,我們希望通過新的國產車計劃,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他說,由於普騰已經易主,許多本地的工程公司無法再為他們提供技術和服務而紛紛倒閉,他希望能夠協助他們。

「設立國產車的初衷,並不只是為了製造汽車,而是要通過這個工業成為我國工程發展的催化劑,而事實上我們也做到了,許多華人和印裔為普騰提供配件。」

證實達因曾召見 「暗示2大法官辭職」



馬哈迪證實,政府精英顧問團主席敦達因的確有召見2名大法官討論辭職的問題,他暗示他們辭職,否則政府將採取行動把他們停職。

敦馬說,這是因為前朝政府延長他們的服務期是不對的,即使是律師公會也不同意,這種事之前是沒有發生過的。

「我們已經讓法官延長到65歲退休,如果讓他們再延長服務,如同否定了其他法官的升職機會。」

談到有人認為顧問團已越權一事,馬哈迪不同意這個說法。

「他們可以跟任何人談話和獲取資料,如果連這個都無法做到,那麼精英顧問團就可以解散了。」

前聯邦法院法官拿督哥巴斯里南批評,政府精英顧問團主席敦達因不應該施加壓力,要求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丹斯里勞勿斯和上訴庭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辭職。

他敦促政府領袖尊重憲法程序,不要重蹈覆轍,無視權力分立和憲法規定。

「無論出於什麼原因,首相以外的人要首席大法官或任何法官辭職,都是違憲和錯誤的。」

充分使用日本專才 「擴大向東學習範圍」



馬哈迪指出,他這一次訪問日本所提出的向東學習政策,將擴大學習的範圍,即概括教育、投資和基本設施工程等,以讓我國充分應用日本的專才。

他舉例,日本的火車交通系統是充分被利用的,而在大馬,我們的火車軌道並沒有被好好利用,很多基本設施都是建了而被荒廢。

「所以我們向日本請教,要如何善用現有的設施,才不會被浪費。

「現在路上有許多大型羅厘在使用,這造成路面容易損壞。如果貨運業者可以善用火車,對大家都有好處。」

要求鄭重考慮 促日大學來馬設分校



今天與安倍的會面中,馬哈迪也建議日本在馬來西亞設立大學分校。

他說,目前我國有4所英國的大學分校,也有澳洲的大學分校,以及有2萬名學生的中國大學分校,惟日本卻沒有在大馬設立分校。

不過,他表示,由於日本的政策限制和資金問題,目前尚無法落實。不過他要求日本政府鄭重考慮這個建議。

馬哈迪說,大馬的成本比其他地方來得低,這可讓更多大馬人接受日本的教育,其他的亞洲國家也可送他們的學生來馬來西亞接受日本教育。

慨嘆只能同富貴,不能共患難;東姑安南:落難才看清誰是真朋友,國陣或難逃解散厄運



慨嘆只能同富貴,不能共患難;東姑安南:落難才看清誰是真朋友。國陣或難逃解散厄運!

曾經自稱是蘇門答臘王室後裔、後來被踢爆只是冒牌貨的東姑安南,今日面對砂拉越4個成員黨背叛國陣而去的突變,顯得非常無奈。

他說,只有在落難時,才能真正看清朋友的真面目。那些離開的,他不會再珍惜。《甚至如果國陣因此解散,我也不會覺得意外,畢竟我已經做好最壞打算》。



如果最後連馬華民政國大黨也離開了,國陣真的不存在了,我們也沒辦法。《但是巫統不會因為這樣就垮掉,巫統一定會東山再起的》。他說。

可惜,如果巫統繼續由現在這班遭人民唾棄的領袖領導,巫統想東山再起,估計那是痴人說夢了。

隨著砂拉越4個盟黨今天宣布退出國陣後,國陣正面臨分崩離析,分分鐘解散的局面。

國陣總秘書東姑安南說,他已經做好準備,面對國陣解散的局面。

「還能做什麼?如果國陣最終要解體,我們也無法阻止。」



這名前聯邦直轄區部長告訴《新海峽時報》,他目前正在等候人在麥加朝聖的代主席阿末扎希回國,以決定國陣未來的命運。

東姑安南說,他早已做好準備盟黨會離開,儘管他認為,所有的國陣成員黨都應該同舟共濟,與巫統一起面對未來的挑戰。

「但他們要離開,我們還能怎樣?」

「我們現在知道,誰才是我們的朋友。」

他也特彆強調,如果有一天國陣解體,那也是必須接受的事實。

「我們必須接受命運的安排。如果人民覺得我們不重要了,那我們唯有另尋途徑發展未來的巫統。」

【國陣丟失政權僅一個月】東姑拉沙里:人民後悔換政府 結果遭網民狠狠轟炸



(吉隆坡12日訊)巫統元老東姑拉沙里表明,他願意認真考慮競選巫統主席的獻議,惟他也強調,巫統的未來應交給沒污點可被攻擊的年輕人領導。

早前,吉蘭丹州格底里巫統邦高勒巴支部已提名東姑拉沙里競選巫統主席一職,昨晚由獨立時代青年協會主辦的「第14屆大選後的馬來人困境」講座現場,也有不少聲音力挺東姑拉沙里出來競選。但東姑拉沙里至今仍拒絕表態是否要競選巫統一主席。他仍在詢求家人的意見,加上年齡因素等的考量,尚未有仍何決定。

他表示,巫統過往的成功是因為獲人民支持,但由於受到希盟提出的不實指控及甜蜜諾言誤導,加上原任領導層忽略了應有的責任,造成巫統在本屆大選慘敗。「希盟政府提出的許多競選承諾包括降低油價、廢除過路費及高等教育基金償還,都是不太可能被實現的民粹承諾,加上希盟政府廢除一系列惠及馬來人的津貼,以政治理由撤換許多官員,都已引起人民不滿。」

東姑拉沙里相信,國陣雖丟失政權僅一個月,但人民顯然已感後悔選擇換政府了。因此,巫統須趁機修復自己,以便從希盟政府手中重奪政權。他直言,巫統尚有很大修復空間,但這些修復卻應由年輕人承擔。

他相信,巫統的年輕領導人能扛起重振巫統的責任,並有資格成為國家領導人。只有透過這種方式,新的領導人才不會受質疑,因為他們沒有可被攻擊的記錄。他也建議,年輕領導人應有逆向思想,不應全面接受最高領導人的觀點。「我們不要由上至下,而是要有由下至上的管理方式。」

東姑拉沙里提及,有經驗的年長領導人和年輕領導人互相結合,將是率領巫統重新出發的最完美團隊。他說,1946年成立的巫統是國內歷史最悠久的政黨,同時也是國內最大捍衛馬來人權益的政黨,因此絕對有能力可恢復過往的雄風。

最新消息首相馬哈迪再宣布【隆新高鐵計劃】重要一事




首相馬哈迪醫生澄清,希盟政府只是展延隆新高鐵計劃,而不是如報道所言,取消這項前朝政府推行的計劃。正在東京訪問的馬哈迪接受《日經評論》時說,馬來西亞仍然需要這項高鐵計劃,不過由於耗費過高,希盟政府必須暫時把它擱置。

「長遠來說,我們需要這項計劃(隆新高鐵),至少大馬半島需要這項計劃,但在現階段,我們沒有能力發展這項計劃」?「所以,我們其實是延遲推行這項計劃。」



馬哈迪說,雖然隆新高鐵不錯,但在馬來西亞扛著1兆令吉國債的當兒,要進行一項高達1100億令吉的計劃,代價太高了。



他也指出,其實前朝政府的隆新高鐵計劃也需要從長計議,因為連接新加坡、柔佛與吉隆坡的這項高鐵,並沒有完全讓大馬人受益。「高鐵的真正用意是縮短長途跋涉的時間,但隆新高鐵計劃的路程過短,能帶來的效益不大。」?

「所以我們必須從新考慮這項計劃,我們也不能說馬來西亞完全不需要高鐵。我們可以做的是展延這項計劃,檢討後再推行。」



新加坡政府較早時發布聲明,表示還沒收到任何希盟政府提出要取消隆新高鐵計劃的要求。

相關新聞~

(吉隆坡、八打靈再也28日訊)隨著馬來西亞政府決定取消前朝政府擬議、建費高達1110億令吉的隆新高鐵計劃(HSR),以及正在檢討中的東海岸鐵路計劃和其他大型計劃;一旦政府決意取消這些大型計劃,估計可以削減總額高達1兆國債的近五分之一。

盡管取消隆新高鐵計劃,我國或被逼作出多達5億令吉的賠償,但首相敦馬哈迪今天強調,(取消隆新高鐵計劃)是最終決定。敦馬哈迪今日分別接受《金融時報》訪問,以及主持土團黨最高理事會會議後的記者會上,作出上述宣布。



他首先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說,我國必須放棄一些不必要的計劃,例如隆新高鐵計劃;他說,這個耗資1110億令吉的計劃,令我國一無所獲,必須放棄。「目前我們與新加坡有協議。我們會和新加坡討論放棄這個計劃的事情。」

敦馬也透露,我國政府也正在就東海岸鐵路計劃,與中國接觸商討。取消這些大型計劃後,估計可以削減總額1兆國債的近五分之一。至本報截稿時,新加坡政府尚未立即針對馬哈迪放棄隆新高鐵項目的報導,作出任何回應。馬哈迪也是土團黨主席。他今午在記者會上也發布取消隆新高鐵計劃的消息。當媒體詢問他有關5億賠償金的貨幣單位,是令吉、新幣或美元時,他顯得有些猶豫,並指還沒有看清有關合約。

「不過,應該是令吉吧。」馬哈迪說,基於大馬政府與新加坡政府已簽署協議,一旦取消相關計劃,大馬會與新國政府會談。他強調,雖然取消有關計劃是最終決定,不過這需要時間處理取消計劃程序。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於2016年12月13日會面,並見證隆新高鐵協議簽署。

據報導,全長350公里的隆新高鐵是標準規範的雙軌鐵路,335公里在大馬,另外15公里在新加坡;高鐵操作時速320公里。隆新高鐵將設有8個站,包括布城站,而馬新的終站分別是大馬城及裕廊東;其他6個停靠站分別是布城、芙蓉、愛極樂、麻坡、峇株巴轄和依斯干達布蒂里。一旦計劃完成,往來吉隆坡與新加坡分別只需90分鐘。

美國答應了【林冠英為大馬人民帶來天大好消息】全馬人民都沸騰了




一馬發展公司(1MDB)醜聞再有新進展,美國承諾將把被美國當局充公的1MDB資產轉換為金錢,並會儘快歸還給大馬。



美國駐馬大使雷荷花今日到財政部會晤財政部長林冠英,雙方針對美國對馬的大量投資和企業問題展開討論。林冠英與雷荷花會面後,在面子書貼文,指美國司法部對1MDB醜聞的調查有新的進展。



他說,美國司法部已重新啟動調查工作,並受到大馬新政府提出的合作鼓舞。他提到,席間雷荷花保證,美國會儘快將所有被美國司法部充公的1MDB資產,轉換為金錢,並儘快歸還給大馬



「她(雷荷花)向我保證,美國從1MDB充公的資產將被套現,並儘早歸還給大馬。」美國司法部(DoJ)已經提出民事訴訟,充公從1MDB挪用資金所購買的資產。



美國司法部宣布提出民事訴訟,尋求充公濫用一馬發展公司(1MDB)超過10億美元(40億令吉)洗黑錢得來的資產,並把前首相納吉繼子裡扎阿茲、大馬富豪劉特佐,以及阿布達比政府官員卡登和莫哈末阿末列為答辯人。發行債券募集的資金,轉入這名「大馬1號官員」的帳戶中,這名人士是在1MDB擔任職位的大馬政府高官。

【警隊高層大地震】馬哈迪出面說句話了



即時新聞傳言警隊高層將出現人事大地震,惟首相馬哈迪卻表示,毫不知情。「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馬哈迪今日在日本召開記者會時稱,不知道警方高層將會大洗牌,以重整隊伍。

昨日,《海峽時報》引述消息人員指出,警隊也將在下月迎來人事整頓,其中第一個遭撤換的人是全國總警長弗茲。



弗茲是在去年9月,獲委任爲全國警察總長。新加坡《海峽時報》引述消息人士指出,大馬警隊將在下個月迎來人事整頓,而全國警察總長拿督斯裏弗茲哈侖可能被撤換。《海峽時報》引述消息人士指出,政府將撤銷3個涉嫌貪腐的警隊小組;而部分小組的組長預計也會被革除。



該消息人士稱:「沒錯,(警隊)很快會在7月出現8.5級大地震。」針對誰會是首個人頭落地的,該消息人士回答:「頭號人物。」暗指總警長弗茲將第一個被撤換。



弗茲是在9個月前,獲時任首相拿督斯裏納吉委任爲總警長,接替丹斯裏卡立。不過,該消息人士沒有透露,弗茲被撤換的原因。



報導指出,警隊之中的反風化、肅賭及取締私會黨特遣隊(STAGG)、特遣精英部隊(STAFOC)以及毒品特別戰略情報部隊(STING),預計將被廢除。《海峽時報》也引述另一名消息人士指出 ,政府預計撤銷這3個警隊小組,是因爲他們涉嫌受賄,並掩護罪犯。

「太多這些原是受委來對付黑幫的人,同時也是幫助他們(黑幫分子)的人。」在去年的透明國際組織對大馬人的調查中,警察部隊被認爲是該國最腐敗的機構。已呈建議接替人選名單



據報導,目前政治部已向希望聯盟政府提呈3名總警長人選,以接替弗茲的職務。其中包括了全國副警察總長丹斯裏諾拉昔、警隊策略及科技資源部(StaRT)總監拿督斯裏艾克裏沙尼。60歲的諾拉昔已在警界服務31年,曾經擔任全國毒品罪案調查總監,亦曾經擔任沙巴總警長。艾克裏沙尼則曾是全國刑事調查副總監,並曾任砂拉越及霹靂總警長。報導並未透露第三名人選是誰。

此外,《海峽時報》也引述消息指出,部分高級警官因爲「並不廉潔」,所以沒有被提名。「他們有的人擁有過多財富……他們有的能夠擁有很多豪華汽車,居住在頂級的別墅裏,這很不合理。」

「有的則是濫用了權力——其中一人領導其中一個警隊小組時,濫用了警隊開道的服務。他(當時)並無權這麽做。」消息人士也宣稱,部分警員則因爲被認定傾向納吉陣營,忠心度備受質疑因此未獲提拔。

【甲州首長宣布這項好消息】馬六甲的華裔子民有福了

首席部長阿德里說,州政府也在收集新村的土地資料,將為新村臨時地契轉換為永久地契的可行性,從長計議。



阿德里:將撥款培中納入州財政預算案。

(馬六甲11日訊)希盟甲州政府做出多項革新政策,首席部長阿德里為華社捎來多項好消息,包括制度化撥款資助馬六甲培風獨立中學,每年不少過25萬令吉。他說,州政府也在收集新村的土地資料,將為新村臨時地契轉換為永久地契的可行性,從長計議。修法案限首長任期2屆

「不僅如此,州政府也會通過地方政府的管道,撥款提升巴也明光養豬區的排污系統。」至於甲州首長任期,他說,州政府也將通過立法,限制甲州首席部長連任不能超過兩屆。

阿德里今日在首長辦公室接受中文報配合州政府執政彌月聯訪時說,希盟州政府將會逐步履行大選宣言,以及85項概括各方面的努力。他在一個小時的訪問中說,就好比援助各源流學校,資助培風獨立中學,同樣被列入希盟宣言。「回首過去,自2014年開始,州政府就有按年資助培中,只是數額不定,有時10萬,有時15萬或20萬令吉。」撥款學校納入預算案

他說,現在州政府正在了解,過去撥給培中的款項,是源自州政府財庫,還是甲州教育基金,而州政府未來將會檢討,這些撥款的來源管道。

「若可以的話,我們將把資助學校,包括培中的撥款納入甲州常年財政預算案,以便固定撥款給受惠學校。」他說,由此一來,過去那種臨時性撥款學校,有申請才有給的撥款方式,將不復存在。

「我們會從這方面進行評估,讓受惠學校,如培中能在獲得常年固定撥款的情況下,預先擬定學校建設計劃。」他說,在現階段,州政府供給培中的常年撥款,每年不少過25萬令吉,若財務狀況允許,數額逐年再做調整。

針對甲州首長不得連任超過兩屆事項,阿德里說,他已經指示州法律顧問擬定有關法令草案,以便在州議會尋求通過立法。「一旦有了這道法令,不管誰是甲州首席部長,都得加以星洲日

最新勁爆【安華大力炮轟英國政府】英國袖手旁觀,見死不救?



希盟實權領袖安華炮轟英國政府在一馬發展公司弊案的調查過程中袖手旁觀,特別是部份的舞弊交易也發生在英國倫敦!他狠批,英國政府完全沒有嘗試對一馬發展公司弊案展開調查,畢竟濫用款額大肆花費是一項罪行。



他希望獲得英國政府和英國外交大臣詹森的全力支持,對一馬發展公司弊案進行調查。?「我已經告訴英國政府,儘管英國一再提及廉政透明和對抗舞弊濫權,可是是時候展開行動了。」



因此,他希望英國政府能夠給予執法單位全面的配合,確保可公正調查案件。



安華是在接受《衛報》的訪問時對一馬發展公司弊案發表看法。無論如何,安華較後也發表聲明闡明,英國外交部已經承諾會協助大馬調查一馬發展公司弊案,包括協助索回資產。



目前安華在首相馬哈迪領導的希盟政府並沒有擔任任何的職位,並在各項議題大膽諫言和發表看法。由於他被視為是未來首相職位的首要人人選,所以他的談話和看法顯得舉足輕重。

【大馬國債有救了?】為解決大馬債務問題 敦馬向日本提出這項建議



(東京12日訊)大馬首相敦馬哈迪指出,大馬已向日本提出「日元貸款」(Yen Credit)要求,除了解決大馬的債務問題外,同時也要用來解決一些高息貸款。



他今日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同出席雙邊記者會時指出,日本首相也表明,將會研究他所提出的貸款要求。

他說,他在雙邊會談時,也向安倍講解了大馬的財務問題,並向後者提出了貸款的要求。不過,敦馬哈迪在雙邊記者會上並沒有進一步說明,僅表示如果大馬的債務問題可以得到妥善解決,相信大馬將會再一次成為日本一個很好的投資市場。

敦馬哈迪較後在出席與大馬媒體的新聞發布會上解釋說,他向日本提出的貸款,是低息貸款,惟他並沒有透露貸款的數額是多少。他說,這貸款除了償還國債以外,同時也可以馬上解決一些高利息的貸款,以避免大馬需要用很多年來償還利息。



他指出,一些貸款的利息高達6%,也有一些貸款需要償還高達10%的佣金給處理貸款的人。他表示,他過往擔任首相時,大馬也曾向日本貸款,利息僅0.7%,且償還期長達40年,不過當時日本的經濟狀況非常理想。

「我這次再度向安倍提出日元貸款,他也表示會給予考慮。」敦馬哈迪首次出任首相時曾向日本大量貸款,不過在1994年因為馬幣對日元嚴重貶值的情況下,停止向日本貸款;但大馬在1998年因面對金融風暴危機,敦馬哈迪再次恢復向日本貸款。



詢及如果成功向日本貸款,會用來抵銷哪一個貸款時,敦馬哈迪說,「目前還不能透露,還在研究中。」他強調,如果能向日本作出低息貸款,將能有效地解決國家債務問題。

【馬來西亞】「敦馬承認起訴證據不足」 納吉:證明我是清白的



在首相敦馬哈迪指政府還在收集更多有力的證據,以便提控前首相拿督斯裏納吉後,納吉趁機表示,敦馬之前對他的指控,原來是沒有證據的。



納吉(中)表示,希盟長期以來對他的指控,都是政治陰謀。-路透社-

(吉隆坡11日訊)在首相敦馬哈迪指政府還在收集更多有力的證據,以便提控前首相拿督斯裏納吉後,納吉趁機表示,敦馬之前對他的指控,原來是沒有證據的。



納吉今天在面子書專頁寫道,馬哈迪在第14屆大選前說服了那麽多大馬人,指責他從一個大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盜取了數十億令吉,現在卻說沒有確鑿的證據,難以逮捕或起訴他。



「他( 馬哈迪)說,如果沒有確鑿證據,法庭會判我無辜,那麽民衆就會質疑希望聯盟曾經對我作出的所有指控。」

「這麽說,馬哈迪等於承認希盟針對我的指控,都沒有確鑿的證據。」

納吉也表示,馬哈迪上述的言論也證明,之前傳聞的所謂2015年控狀,根本是子虛烏有的事情,「是欲利用(當時)政府內特定人士來推翻我的陰謀。」

「當時,反貪會不曾向我錄供,因此怎麽會有控狀呢?」



「隻有到了現在,他們才要找證據來將他們的指控合理化,無論它是真實的、想像的或是捏造的。」

「我要重申,我沒有接受任何的利益,也沒有竊取1MDB或任何一方的金錢。」



他還說:「如果是在政治理由下被控,我相信法庭會還我清白。」

納吉也諷刺稱,有別於「第4任首相」(指馬哈迪),他的孩子並沒有上市公司、數百萬令吉的超級豪車,也不曾獲頒政府合同或跟政府有生意來往。

「除此之外,我也感到難過,因爲這個國家許多低收入的穆斯林原本需要資助以履行朝聖的宗教義務,但現在卻不再獲得政府資助。」

馬哈迪昨天表示,政府不會再利用贓款來資助穆斯林朝聖,暗諷納吉過去透過1MDB來資助朝聖行程的做法。



納吉稱:「敦馬哈迪經常指控1MDB的錢被偷,但怎麽如今又說,1MDB竊取1MDB自己的錢,以便資助朝聖行程?」

納吉強調,接受1MDB援助的穆斯林無需擔心,因爲1MDB的錢是「合法」(halal)的,否則他將承擔極大的罪孽。



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najibrazak/posts/10155393948460952

「納吉說是即是」,邦莫達堅信公寓現鈔屬巫統, 珠寶或是茨廠街假貨

「納吉說是即是」,邦莫達堅信公寓現鈔屬巫統




儘管前首相納吉在大選後辭去巫統主席職,但他在黨內仍有忠堅支持者,而巫統最高理事邦莫達正是其中一人。

他接受《當今大馬》訪問,談及警方在柏威年高級公寓搜出大量現金時,堅信納吉所提出的說法。

他宣稱,正是馬哈迪擔任巫統主席時,教導他們要堅信領袖。

「按照納吉的說法,這是黨資金。既然他這麼說,就沒有問題。每個人都可向黨捐錢。」

馬哈迪教導要信領袖

記者追問邦莫達,為何這些資金藏於私宅而非銀行時,他稱唯有納吉才知道。

「或許(納吉)沒有時間安排(到銀行),他(競選期間)每天四處跑動。但我不知道(實情),只有納吉知道。」

「我相信我的領袖,因為我們受訓效忠領袖。在馬哈迪(治黨)時代,他訓練我們要信任領袖。」

「即使馬哈迪離開我們了,我們仍相信自己的領袖。」

拒絕揣測名牌包物主

記者也向邦莫達探問,究竟在這些住宅搜出的名牌包包是否屬於納吉妻子羅斯瑪,邦莫達也不願置評。

「我們不知誰是擁有人。每個人都可以說三道四。我不要揣測。我不擅於揣測。」



珠寶或是茨廠街假貨

邦莫達是京那巴丹岸國會議員。他也說,柏威年高級公寓搜出的珠寶真偽,也有待驗證。

「我們也聽過這個傳言。我沒看到這是什麼類型的珠寶。或許它們與你在茨廠街買的一樣。」

警方5月18日搜查疑似跟納吉有關的柏威年高級公寓3間單位,而警方較後證實,它們分屬納吉女兒諾雅娜(Nooryana Najwa)、幼子諾阿斯曼(Nor Ashman Najib)與一名「丹斯里」人士。

警方也透露,他們從上述單位起獲284盒名牌包包及72個行李。其中,35個行李裝有26個國家的貨幣,現金總額1億1400萬令吉。

巫統隨後表示,這些資金是巫統黨產,進而要求警方歸還。

劉鎮東正式入稟高庭提出選舉訴訟魏家祥哀嚎:連死剩種你也不放過?鎮南王你太無情




劉鎮東正式入稟高庭提出選舉訴訟!魏家祥哀嚎:連死剩種你也不放過?鎮南王你太無情。。。



希盟亞依淡國席候選人劉鎮東今早向柔佛新山高庭入稟選舉訴訟,要求司法審核第14屆大選亞依淡國席的選舉執行過程及選舉結果。

根據劉鎮東面子書專頁的視頻直播,劉鎮東的代表律師楊映波在庭外向記者表示,此訴訟要求庭方檢視亞依淡國席整個競選期的舞弊違法行為,再進而裁定選舉結果是否需要重審,甚至是否需舉辦重選。

「基本上,我們認為整個競選期間,出現許多違反條例及法律的行為。我們要求法庭審視這些違法行為,並裁定選舉結果是否需要重審,抑或是否重新選舉。」

「我們關注的重點在於整個競選期間的選舉執行方式,而並非只是選舉投票日當天的事情。」

楊映波透漏,此選舉訴訟的答辯人為亞依淡國會議員魏家祥、亞依淡選區選舉官以及選委會。

訴訟本身已具意義

楊映波也指出,即便選舉訴訟最終未能推翻選舉結果,訴訟過程本身也深具意義。

「我研究此案後,我認為此案有良好及充足的基礎。我和劉鎮東都認同,無論選舉訴訟的結果如何,此訴訟過程本身也非常重要。「

「我們希望庭方能在此選舉訴訟中表達看法,而庭方的看法將奠定未來選舉的執行方式。」

楊映波強調,因為庭方在此選舉訴訟的裁決,將奠定往後的選舉執行及改善方式。

「這次提呈選舉訴訟的意義非常重大,不只是攸關亞依淡誰勝選的問題,而是關係到如何改善以後整個國家的選舉操作,以讓制度對朝野所有的候選人更平等。」

律師無酬協助此案

與此同時,劉鎮東今日也在庭外向記者表示,楊映波將無酬地協助處理這項選舉訴訟。

「我們今早已入稟亞依淡國會選區的選舉訴訟,而我的律師楊映波將會無酬義務處理此案。」

「我們希望,這個審訊不只是釐清亞依淡的選舉結果。透過這個亞依淡的選舉訴訟,我們也希望釐清選舉制度的問題。」

希盟第二項選舉訴訟

劉鎮東也是行動黨柔州主席。他在第14屆大選離開安全區居鑾國席,轉戰馬華署理總會長魏家祥的堡壘亞依淡,最終以303張多數票微差落敗。

5月28日,選委會宣布,第14屆大選成績已經憲報,而候選人若不滿大選成績,可在21天內,即6月18日前提出選舉訴訟。

此前,希盟金馬侖國席候選人瑪諾佳南(Manogaran Marimuthu)也入稟了選舉訴訟。他指控金馬侖國席以及所屬日賴州席的兩名勝選國陣候選人涉嫌賄賂和恐嚇選民,尤其原住民選民,因此向吉隆坡高庭提出選舉訴訟。瑪諾佳南是行動黨黨員。

【希盟政府揭發這三人黑幕消息】退休後幫納吉做這些事 月薪最高竟是首相的10倍 200千令吉



前首相納吉掌權期間,對於花費納稅人的稅款顯得非常闊綽,他聘用了多名顧問,每月需支付每



人7萬至20萬令吉的薪金。希望聯盟在入主布城後審查機密文件,當局發現其中一位前部長後來轉任顧問,首相辦公室每月支付他20萬令吉,這大約是大馬首相薪金的10倍。希盟政府目前已經勒令他們當中的一些人退休。從這項發現中,我們也可以看到納吉政府出手闊綽的行事作風,一些政府官員、顧問即官聯公司領導層,他們享有比私人界高管更高的薪金。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前朝政府通過提供高薪的手段,將這些人留在納吉身邊,當他的「啦啦隊」。消息人士透露:「這些人的薪水介於7萬至20萬令吉。不過,至今為止,我們發現只有其中一人是獲得20萬令吉的薪水。」「這幾乎是首相薪水的10倍。政府在這方面的審查工作,目前仍在進行中。」「這些人不只得到優渥的薪水,他們也因為本身的職位而享有許多福利。」



這名消息人士也透露,這些官員自國陣在第14屆全國大選中倒台後,便不曾到辦公室報到。據悉,那名獲得月薪20萬令吉的前政治人物,是被安插在首相辦公室擔任小組主任,他是在內閣部長任期屆滿後轉任政府顧問。

「這些官員如今不再受到僱傭。他們在國陣倒台後便離開了辦公室。」消息人士說:「這些人士當中,有者是在沒有通知我們的情況下便自行離開,有者則是被勒令辭職。」

希盟政府目前為了削減國債的壓力,而決定重組功能重疊的政府機構,並且不再對1萬7000名政治委任的官員續約。較早前,報道數名在國陣執政時期的擔任部長的人物,如今都獲委任官職,並且享有和部長同等待遇丶擁有辦公室丶持外交護照及每月約2萬令吉的薪金。這當中就包括



前總警長卡立阿布峇卡



印度國大黨前主席三美威魯



前政府顧問莎麗扎。此外,退休高級公務員也獲委任進入政聯公司董事局。忠誠度與績效之間,前者成了最主要的考量。消息人士透露,政府會在近期內發函給這些官員,解除服務合約,或者不再獲得更新合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