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5, 2018

霸气!阿兹敏阿里罕见暴怒,炮轰TV3是假新闻制造厂:《若电视机是便宜货,我每晚必砸烂一部》!


霸气!阿兹敏阿里罕见暴怒,炮轰TV3是假新闻制造厂:《若电视机是便宜货,我每晚必砸烂一部》!(内有视频)
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针对TV3连日配合国阵制造虚假指控,在依约土地课题上抹黑雪州政府,诬赖他和希盟官员中饱私囊蚕食当地人民利益。

阿兹敏愤怒反驳道:TV3对国阵的贪污腐败问题、对首相纳吉的一马公司贪腐问题和联土局的贪污指责从来不敢报导,不敢让人民看到国阵贪婪腐败、渔肉人民的真相,却不断配合国阵巫统制造虚假新闻抹黑真正关心人民福祉的希盟州政府。
《如果电视机是便宜的电器,我每天晚上都会忍不住砸烂一部!》他愤怒的说。


在雪州依约IJOK土地课题上,雪州政府与人民其实已经达致双赢局面,实际上是居心不良的国阵朋党,包括前任州务大臣卡立和他身边的人不断破坏,制造各种不实的谣言企图煽动不明就里的人民起来对抗雪州政府。
这些阴谋都不能得逞,因为依约人民心中雪亮,不会被国阵朋党愚弄。

雪州政府在依约开垦者土地课题上采取的解决方案,不但令受影响的980户人家获得18万令吉和市值40万令吉的房屋赔偿,而且也令州政府获得估计总值7亿5000万令吉的1000英亩土地,达致双赢局面!
瓜拉雪兰莪区国会协调官祖基菲里表示,这项双赢方案令州政府获得1000英亩地库,而且各户可获得一笔现金和一间家园赔偿,令他们喜出望外。

“就因为雪州大臣做出的这项明智决定,令州政府获得1000英亩土地,所以这个结果可交由大家去评断。”
祖基菲里针对国阵在依约土地课题上做出的不实指责发表文告,驳斥对方此举显示在执政时期无能的解决这项僵持已久的课题。
“国阵巫统策略及通讯主任拿督斯里阿都南兰在这项课题上发表的言论,清楚显示他根本不理解州政府在化解这项课题上所采用的策略,以致对开垦者和发展商所带来的双赢效果。”

此外,祖基菲里也指前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在位期间所采用的方案具有一定风险,包括可能落得如马来亚银行起诉州政府在“夺地”课题上的下场,恐怕得根据市价赔偿一笔巨额给发展商。
雪州大臣政治秘书苏海米驳斥自己并未人身攻击前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反之要求对方与特别助理法伊卡停止攻击雪州政府和州务大臣阿兹敏阿里,以免沦为国阵的“代言人”。
他说,自己在依约土地课题上并没有对卡立做出任何人身攻击,反之身为卡立特别助理的法伊卡却屡屡发表毫无根据和污蔑性的言论。

“我的言论并未构成人身攻击。如果论及人身攻击,法伊卡对阿兹敏做出的攻击更严重。这又该如何解释?”
苏海米向《当今雪州》披露,自己不曾通过社交媒体攻击卡立,而且之前也曾赞扬他的一些表现。只是当对方的所作所为令州政府蒙亏时,自己才会做出反击。
“由于前雪州大臣在依约土地课题上的作法已损及州政府利益,所以我才会跳出来发声和表明立场。”
他要求卡立和法伊卡不要沦为国阵的“代言人”,协助搞垮现有的雪州政府。
“我凡事依理据办事。对我而言,他的时代已经过去,所以请不要被国阵利用及保重身体。我的劝告就这么多。”
此外,苏海米也促请各造停止渲染依约土地课题,州政府已交由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处理,各造就应耐心等待调查报告出炉。
法伊卡早前在文告中称,苏海米并未就依约土地课题做出详细解释,反之对卡立做出诸多人身攻击。
卡立早前接受本地一家媒体访问时,质疑州政府把依约土地交还给发展商的作法。
事实上,州政府采用双赢方案解决依约开垦者的土地课题,包括令980户开垦者获得18万令吉赔偿,同时分配到市值至少40万令吉的一间民宅单位。

馬華元老直戳國陣兩大致命傷!308印裔海嘯重創國大黨;505華裔海嘯讓馬華瀕臨滅頂;本屆大選馬來海嘯必埋葬巫統!



马华元老直戳国阵两大致命伤!308印裔海啸重创国大党;505华裔海啸让马华濒临灭顶;本届大选马来海啸必埋葬巫统!
作者:廖诗弦
10年的时间,物换星移,但一切都改变了吗?
历经了308大选的印裔海啸,以及505大选的华裔海啸;如今,马来海啸似乎正在悄悄形成,而促成这一场政治海啸的因素,很可能是困扰我国多年、一直未有改善的贪污问题。



10年前,马华因为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弊案的影响而受重创;10年后,巫统的江山,是否可能因为一马发展公司(1MDB)、联邦土地发展局等弊案,而有所动摇?

308大选的戏剧性结局

“ 那场308大选,如果我没有输,我就当副部长了。”
2008年3月8日的大选,无疑是历史性的选举。一场反风出乎意料地把我国“相风铜鸟”一转,反对党在222国席中横扫的82个议席。这也是大马自1969年以来,国阵首次丢失三分之二的绝对优势,连失五个州政权,赢得的选票只有51%。

那场戏剧性的结局,不仅决定了我国往后10年的政治动向,不少政治岗位也因此重新洗牌。成败转空头,有人退党、有人留下、也有人的名字从史册上消失。


当时身为马华领袖的李华民,人生也就此改写。
“ 我完全没有想过我会输。坦白讲,完全没有想过!”
不只是李华民以为他赢定了,当时的马华总会长黄家定也如此认为。他们还打了如意算盘,让李华民放弃原来的梳邦再也州议席,竞选格拉那再也国席。一旦胜出,就举荐李华民为副部长。
谁也没料到,当年被视为常胜军的李华民,竟以5031张多数票败给选前一个星期才加入公正党,且首次竞选格拉那再也国席的年轻伙子罗国本。


淡出政坛的李华民,如今过着半退休生活。(图:透视大马)

10年前:错失的海啸警报 

2008年,李华民照常到选区拜票。那时候选民握手的力度不如之前般,会边握边说“我一定会投给你”,反而是有点尴尬地说“谢谢”。
在种种现象中,他只有感到不对劲,始终没料到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另一边厢,大马印裔因不满长时期在多方面被边缘化,在11月26日举行印度教徒权益委员会(Hindraf)大集会,当时有将近3万民印裔上街,不畏镇暴队的催泪弹和水炮,展开了 7 小时的和平示威集会。
当时,格拉那再也选区有20%的印度人。李华民也知道他们会因此跑票,把精力都集中在拉拢他们。
“ 我拉不动他们。但也没关系,我还是认为我会赢。”

每一场海啸都有警报。只不过,不曾见过海啸的人,不知道海啸警报长什么样。


败选的冲击,让李华民多次反问自己,当时究竟看漏了什么现象,低估了什么预兆?
他大略依事件的影响力,整理出了排序:
第一,前首相阿都拉巴达威把竞选期设在13天的长时段。
第二,马华党要被指涉及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PKFZ) 弊案。
第三,印度教徒权益委员会(Hindraf)大集会。
最后,才是林甘影片。

“ 如果前首相没把竞选期设到这么长,我们不可能会败选。”
李华民有5次的竞选经验,但没有一次像308大选一样,有长达13天的竞选期。这无形中给了反对党更多时间做准备。


李华民认为,阿都拉将竞选期设为13天,是导致308政治海啸发生的其中一项因素。(档案照:欧新社)
他回顾,2008年也是首次允许公开游行的时期。反对党光是在13天的竞选期内,就举行了多达10次的集会,地点都在与他的战地毗邻的梳邦再也选区。
“ 林吉祥下来,安华下来,几乎天天都有。他们主要是以攻击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PKFZ) 弊案、宣导马华在国阵之下没有‘话事权’为主。”

竞选期长了,影响选情的因素也有了时间发酵。
“ 国阵身为执政党是有优势的,都是在国阵准备好后,才宣布竞选期,向来在12天左右。反对党常会因为议席分配未谈妥而一片混乱。竞选期若短,他们就没有时间重振。”
他略带惋惜地承认,自己低估了风险,很多该做的事都没做。
“ 好比林甘影片,我有把柄。但我什么有没做,反而说:‘哎呀,我一定会赢得啦,不用讲这么多。’ 我有了纯熟的追踪系统,能特别就跑票的选民拉票、派传单。可是,我都嫌太多任务而没做。”
“ 没想到,当时的情势已经是‘派谁来上阵,我都会输’。”

10年后:该变的,还是没变 

10年变了吗?在李华民眼中,变是变了。社交媒体更兴盛了,从纸上谈兵到网上谈兵,网络战更激烈了。
但,国阵的两大致命伤:贪污与一党独大,始终没变。

第14届全国大选,巫统的江山则可能因为一马发展公司(1MDB)、联邦土地发展局等弊案,而有所动摇。(档案照:透视大马)
“很多人认为林甘短片影响很大,其则不然。那时候网络是有的,但不想现在这般普及,你问很多人,他们可能听过‘林甘’,但很多人不知道,甚至问那是什么...... 。”
“贪污才是击倒马华的要素。”
提及大马贪污案,首个跃入脑海的,往往涉及26亿令吉的一马发展公司舞弊案。
但在此之前,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PKFZ) 弊案是大马第一大贪污案件,涉及款项达上亿令吉。
李华民落败之后,并没有马上淡出政坛,反而是顺应黄家定的邀请,担任港务局主席,势必根除PKFZ弊案。
不过,政治总归政治。李华民虽成功将弊案整理成《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国家信任的背叛》一书,最终还是惨遭当时的马华总会长蔡细历革职,从此退隐政坛;而该案件的3名被告,获无罪释放。
“ 这就是问题,太多的贪污了!这些都会成为反对党的把柄,攻击的对象。”
李华民再三强调,贪污是当时华裔选择放弃马华的主因。

李华民认为,贪污是当时华裔选择放弃马华的主因。(档案照:欧新社)
开票当天,李华民难掩失落,票数道尽了忠实选民也他弃之而去的现实。殊不知,不少选民隔天登门拜访,说不是因为讨厌李华民,而是讨厌国阵成员党——巫统。
308大选之后,马华的败北,促使巫统更进一步地独揽国阵话语权。
如今,在贪污方面还多了一马发展公司舞弊案、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舞弊案、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刑事罪案调查部总监旺阿末纳兹姆丁早前被指在澳洲涉及洗黑钱......
“ 人民不喜欢一党独大,不喜欢贪污,这是公认事实。但10年的后的今天,也是没变,一样也没变。”

308印裔海啸、505华裔海啸后:2018年将是马来海啸 

10年前,他想入仕改革,但时乖命蹇;10年后,李华民经营了自己的会计公司,偶尔载送孙子,过着半退休人士的生活。退而不舍,他透过多元工作室、俱乐部,用另一种方式论政治。
对于本次大选,李华民看准“马哈迪因素”很可能会掀起马来海啸。

李华民看准“马哈迪因素”很可能会掀起马来海啸。(档案照:透视大马)
“ 308大选的印度海啸很难消退,行动党的议员人士比国大党的还多。505大选中的华裔海啸遗风也还在。”
“ 马来人方面,很多都对马哈迪有特殊的情感。他们的脑海中有一种我国经济飞起,都是因为马哈迪的帮忙、出国读书都是马哈迪的帮忙、能够到印度尼西亚、英国、美国,很多都是马哈迪的帮助。”
这种感念的情怀会吹起马来海啸。
在社交媒体方面,国阵虽已追赶反对党,但反对党在2008年开始,已累计了一定的“粉丝团”,以致许多对国阵不利的新闻,不是从反对党党员传出,而是由“憎恨”执政党的民众自行剪接、包装,传播能力与范畴自然更胜一筹。
李华民眼里的2018年大选,不见扭转乾坤,只有覆车继轨。
“ 华人的想法很简单,谁能提他们说话,他们就投谁。可是你看(旅游与文化部部长)纳兹里抨击(大马富商)郭鹤年的事件,只有显示巫统可无限攻击马华,马华手无缚鸡之力。”
“ 贪污的问题只要一天不解决, 308大选海啸对国阵的后患则难消除。”

毁灭前的疯狂!大头菜吃千遍也不厌倦?包头佬还在妄言:伊党可赢得雪州25席,州务大臣是我囊中物。。。看来他又忘记吃药了。


毁灭前的疯狂!大头菜吃千遍也不厌倦?包头佬还在妄言:伊党可赢得雪州25席,州务大臣是我囊中物。。。看来他又忘记吃药了。
雪州伊党跟民联旧盟友分道扬镳后,准备在大选大展拳脚,出战雪州逾七成半的州议席,以便收集足够的政治筹码,选后跟希盟谈判和共组雪州政府。
雪州伊党选举主任罗斯兰(Roslan Shahir Mohd Shahir)透露,雪州伊党暂定上阵43州席,所设想的最理想状况是赢得25席,即捍卫13个原有议席,同时夺回“叛将”所带走的淡江(Hulu Kelang)和摩立(Morib)2个议席,并新增10席。

他说,这43州席已排好候选人,目前只待伊党中央通过。
雪州伊党在上届大选赢得15州席,但民联分裂后,淡江州议员沙阿里顺吉,以及摩立州议员哈斯努转投诚信党。
雪兰莪州议会共有56个议席,因此只要赢得29席就能执政,38席则能进一步掌控三分之二议会优势。
目前,伊党有13席、诚信党2席、行动党14席、公正党13席、巫统12席、独立人士2席(遭公正党开除党籍的前雪州大臣卡立和遭行动党开除党籍的罗志兴)。(见下地图)虽然伊党已和希盟切割,但雪州伊党目前还留在雪州政府。

料巫统席次再受侵蚀
罗斯兰日前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他们预估,在即将来临的大选,包括伊党在内的所有政党皆无法单独执政雪州,即赢得29席或以上。
而且,他们更预测,雪州巫统的席次会进一步受侵蚀。
如此一来,询及届时会与谁组织联合政府时,罗斯兰直言,雪州巫统未来状况不佳,他们没有寄望巫统。
“我认为雪州巫统很难提升表现,它(雪州巫统)当然说自己没问题,但若下到选区跑动,则会发现它的记录很糟糕。”
“若它不能大胜,我们怎么能接受它?除非它能赢得15席或20席,那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但从我们的观察,它很难再增加州席,甚至可能减少。”
“所以,是的,雪州伊党没把希望放在雪州巫统。”

冀有造王者地位开条件
当记者追问,这是否意味伊党只能与希盟组织雪州政府时,罗斯兰(见下图)表示,伊党持开放态度,接受任何可能。
“说不定届时那些朋友(希盟)还愿意与我们交朋友。我想,行动党和公正党也必须等选举成绩出炉后才能作决定。”
但他强调,一旦伊党占据造王者地位,对方就必须接受伊党所开出的条件。
“我们会告诉他们,我们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若你跟随我们,我们就接受。”
暗示绝对不容诚信党
“现在变成这样(民联分裂),就是因为行动党和公正党无法接受(伊党条件),我们说我们不要诚信党,他们说不能接受,那是他们的朋友。”
他笑说,诚信党若在大选全军覆没,那么事情就变得好办了。
询及是否有大臣候选人,他指,一如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所言,伊党没讨论首相或大臣人选,一切等胜选后才谈,何况届时也得先看谁是最大赢家以及协商条件。
提醒“政治变幻莫测”
罗斯兰也透露,雪州伊党本届的竞选主题是“引领雪州繁荣”(Menerajui Kesejahteraan Selangor)。
“引领(Menerajui)的意思不代表我们单独执政雪州,意思是我们会带领(lead), 所以我们有信心,来届大选雪州会出现悬峙议会,但伊党会成为造王者。”
“政治变幻莫测,就像我们也无法想象(前首相)马哈迪现在会和(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坐在一起,但选举之后,可能公正党要和我们一起,为何不可?”
“抑或行动党发现伊党没错,并来找我们和支持我们,我们都很开放。我们会成为造王者,就算我们只赢15席,虽然这有点紧,但也可以成为造王者。”
准备战行动党四州席
罗斯兰也透露,在43个暂定上阵的州席中,包括4个属于行动党现有议席,即适耕庄(Sekinchan)、直落拿督(Teluk Datuk)、新古毛(Kuala Kubu Bahru)、双溪比力(Sungai Pelek)。
他说,这是伊党首次在雪州直捣行动党议席,而挑选这4席的原因是,它们拥有约40%马来选民,且伊党过去一直在当地助选。
他指,伊党比较有希望拿下的是新古毛和双溪比力,因为这两席是在伊党的伸援下,行动党才成功打败马华。
“在4席中,我们认为至少能夺取两席,可能是新古毛和双溪比力。新古毛是行动党的新议席,他们在2013年胜出是因为得到伊党很大的帮忙。”
双溪比力有一定胜算
“双溪比力也是行动党必须小心提防的议席,他们在2013年才赢得此议席,但我听说他们现在面对候选人问题,会撤换候选人。”
现任行动党双溪比力州议员是赖玉兰,罗斯兰说,伊党将会派一名当地人上阵,该候选人在市议会工作,并在当地有服务记录。
在2004年和2008年大选,行动党在新古毛和双溪比力皆败给马华,直到上届2013年大选才成功胜出。
“好助手”出战黄瑞林
至于适耕庄,罗斯兰表示,适耕庄周围被马来选民占多数的议席包围,行动党一开始也是获得伊党的协助,才会赢得此议席。
他说,本届大选伊党将派一名马来候选人,并形容这名马来候选人是行动党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的好助手,上届大选帮助黄瑞林胜选。
“他在当地非常出名,是伊党适耕庄前五把交椅,之前帮了黄瑞林很多,黄瑞林肯定知道这个人是谁。”
黄瑞林已连任三届适耕庄州议员,即2004年、2008年和2013年。
至于直落拿督,罗斯兰说,行动党该议席同样出现候选人问题,其原任行动党党籍州议员罗志兴已因涉嫌滥用州选区基金,而被行动党开除,成为无党籍议员。
虽然直落拿督的马来选民只有约30%,但罗斯兰说,与城市华裔选民不同,乡区华裔比较注重地方联系,因此伊党将以服务记录来迎战行动党。
余下13席或由盟党打
罗斯兰也说,余下的13个州席,伊党计划交给和谐阵线(Gagasan Sejahtera)的盟党上阵。和谐阵线由伊党领导,另两个成员党是民系党与爱国党。
而这13个伊党不竞选的州席,多数是行动党议席,其马来选民一般少于40%。
但罗斯兰也强调,一切未有拍板定案,或许伊党最终上阵的州席会增加。
攻打逾九成雪州国席
至于雪州国席,罗斯兰透露,他们也准备出战雪州逾九成的国会议席,即22个国席中的20个。
他说明,伊党不上阵的两个国席是八打灵再也北区(灵北)和巴生,或同样交由盟党上阵。
灵北和巴生是行动党的堡垒区,同样也是华裔占多数,在上届大选,灵北选民就有77%华裔、巫裔仅14%、印裔7%;而巴生选民则有46%华裔、巫裔32%、印裔20%。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以4万4672张多数票守土,而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则以2万4685张多数票守土。
放眼争取两成华裔票
对于华裔选民,罗斯兰说,雪州伊党的目标是至少获20%华裔票,这就能保证伊党的胜利。
他说,其竞选团队旗下有一个非巫裔计划(Program Non-Malay, PNM),由其团队成员哈丽玛(Halimah)领导,并已走访雪州各地争取华裔选票。
“普遍上,大家都说雪州伊党会输,因为没了行动党及公正党和我们一起,但我认为,不管是巫裔或华裔选民,他们首要都会看服务记录。”
“很多批评者说伊党的华裔票将是零,但我们的目标是20%,我们有信心能争取到。”

希盟若执政,国债将飙到1.1兆?经济学家左右开弓狠掴纳吉:国债现在就达一兆了!债台高筑全是因为你无能!


希盟若执政,国债将飚到1.1兆?经济学家左右开弓狠掴纳吉:国债现在就达一兆了!债台高筑全是因为你无能!
是的!纳吉其实心里清楚得很,国会现在还没解散,国债累积已经接近一兆了!他的如意算盘是想,如果侥幸又取得执政权就尽一切能力继续瞒骗人民让国债继续飚高到超过1.5兆;如果不幸失去政权,就尽一切能力抹黑希盟让希盟吃死猫,把他留下的一兆债务硬推给希盟负责!
经济学家指出,若加上布城的贷款,马来西亚的国债迄今其实已近1兆令吉!

世界银行前经济学家林德宜指出,截至2017年9月,马来西亚中央政府的债务已达7,000亿令吉,这尚未包括政府所担保的债务,而只是一马发展公司,就已经超过2亿令吉。
他向《透视大马》指出,根据可靠的经济估算,若中央政府的债务继续在国阵政府的领导下同持在过去十年同等的增长率,那在2021年国债将攀升超过1兆令吉,并在2028年及2032年分别达到2兆令吉及3兆令吉的水平。
林德宜是针对首相纳吉日前表示,希盟一旦执政就废除消费税及现有过路费将导致我国的国债攀升至1.1兆令吉的说法提出看法。纳吉说,希盟的承诺将导致马来西亚国债进一步攀升,从6,850亿令吉现有债务再加上4160亿令吉的负债,导致总债务将会超过1兆令吉。
林德宜认为,这仅是一种“震撼和恐吓”的大选策略,如果希盟欲废除消费税及其他重要的收入来源,首相及国阵领导者有权质问国家屇时会陷入如何的财务状况,那纳吉更应该说明,在他领导下国家的现有财务状况。
“因政府过度挥霍及管理不当导致年轻一代需要承担更多的国债,很多人都认为,他的警愓更应该回向他目前所领导的政府, 若自己不足,先勿揭人长短 。”
数据显示,未加上政府担保贷款,中央政府从2007年至2017年,每年债务平均增长率为10%,即从2007年的2,667亿令吉增加到2017年的6,715亿令吉。
独立经济学家及金融专家阿兹鲁安祖华认为,中央政府目前债务已逼近国内生产总值的70%。马来西亚对中央政府是实行55%的债务限制。
“若加上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末的总数据,中央政府及政府担保的债务(分别为6,874.30亿令吉和2,268.76亿令吉),总数相当于9143.06亿令吉,与1兆令吉相差不远了,这已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70%。”
询及若希盟执政后将废除消费税及过路费,国债将攀升至1兆令吉的说法,阿兹鲁认为,这仅是财政部秘书长依万的“假设性债务”预测。
“这是只有他自己了解的计算法,我这为这个价值并没有考虑到其他可抵销因素及所将采取的机制。”
他说,一些人批断,若希盟执政废除消费税和收费站,将导致国家减少潜在收入,即消费税为450亿及额外税务(24亿令吉),还有因受中央政府合约捆约的大道商损失支付(根据财政部估算为3380亿令吉)。
 “根据财政部秘书长估算,政府的年收入将会损失高达513亿令吉,而总公共债务将增加3380亿令吉,但他并没有对这项潜在开支进行分解。”
据《The Edge》 商业周刊最近计算政府预算外支出至少2210亿令吉,占了国内生产总值16.9%。

毀滅前的瘋狂!歹毒真面目盡顯!伊黨辦恐怖詛咒集會,祈求選投希盟者不得好死!投伊黨者也死路一條!


毁灭前的疯狂!歹毒真面目尽显!伊党办恐怖诅咒集会,祈求选投希盟者不得好死!投伊党者也死路一条!
Niamah!大马选民无论投票给谁都得死?包头佬诅咒希盟支持者会不得好死,也就罢了,为何连投票支持伊党者也必须《在睡梦中死去》?投你伊党也是死路一条?那投你搞淋啊?

雪州伊斯兰党周六晚特别办一场祈祷会,除了形容希望联盟是一股“邪恶的力量”,也祈求希望联盟”死去“。
伊斯兰党宗教师阿末都苏其在庆祝伊斯兰党作为雪州政府10周年的活动上,带领超过1000名的出席者祈祷。
“我们祈求所以希望联盟的计划都被摧毁。让希望联盟这个邪恶的力量没有壮士的助力。”

他也祈求雪州人民看见国阵政府的弱点,让他们在来届大选把选票投给伊斯兰党。
雪州伊党成员也强调,把票投给伊斯兰党的人,将会在和平中离世。
“让投选伊斯兰党的人,都能在平安中死去。他们的手将作为祢的见证。”
雪州伊斯兰党昨晚举行祈祷会,祈祷的愿望包括要希望联盟“阵亡”!
这项活动由伊斯兰党传教士阿末达苏基所主持,地点在莎阿南,宗旨是庆祝伊党在雪州政府10周年,该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也有出席。
阿末达苏基在祈祷活动上念道:“我们祈求希盟所有协议都失败。我们要这个邪恶的希盟全军覆没。”
他也祈祷雪州人民觉醒,看清楚国阵的失败,并将票投给伊党。
“上苍啊,请打开选民的心,那么他们才能看到国阵对雪州人民以及大马人的所作所为。”
阿末达苏基也祈愿所有在大选中支持伊党的选民,将会得到善终。
哈迪阿旺在在致词时说,不管大选之后,是国阵或希盟组雪州政府,伊党都将会是造王者。
“如果我们自己无法组政府,我们也会成为州政府的顾问,监督他们的行政。”
“任何一方都组不了政府,他们必须先获得我们的支持。”